我感到困惑的是,每到关键的时候,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总是让人感到,似乎只剩下两种人:无知的和无耻的。

注:昨天,新拆迁条例草案第二稿终于出来了,这两天,各大媒体报道这一消息时,都将取消行政强拆,改为司法强拆,列为了报道重点,似乎拆迁中的和谐马上就要降临了。

其实,实践中,真正聪明的党政领导早就不再实施行政强拆,住房城乡建设部统计,近几年来,行政强制拆迁的比例平均为0.2%左右。我甚至碰到过,政府已经作出了强制拆迁决定的情况下,政府首长为了躲避到第二线,以便发生死人事件不会追究到自己头上,授意拆迁主管部门再次申请法院强制拆迁的。

有教授称,申请法院强拆,法院至少可以进行审查,不合法的话可以裁定驳回。当然,如果法院院长、副院长已经准备好,到乡里去当过乡长、副乡长或者信访局长、副局长的话。

我感到困惑的是,每到关键的时候,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总是让人感到,似乎只剩下两种人:无知的和无耻的。

还是看看斯伟江的撰写的话剧吧。

2011年司法强拆三幕话剧:新拆迁条例草案第二稿

2010-12-16 15:33:35

第一场:县委

书记洪:李院长,这次把你找来,是因为原来行政强拆变为司法强拆了,黄副县长分管的事情,现在落到你头上了。你有没有信心做得一样好?

李院长:沉默2分钟

县长白:你说条件吧,我知道你小子滑!

院长李:(一笑),白县长这么说,我就直说了。院里缺钱,也缺人手。条件足够了,事情也好办。

书记洪:说吧。

院长李:司法警察要多招几十个;执行庭、行政庭要扩编;办公楼要重新换地方建;每年的财政拨款要增加一倍以上。

县长白:你小子真会要价!编制很困难,这样,我多给点经费,多做点司法警察的服装,人员我们来配备,出去强拆时让他们穿司法警察服装就是。适当给你行政庭、执行庭多一点钱。办公楼县里给一块地,你们自己去拆。如何?

院长李:这个—–

书记洪:你好好干完这一届,下一届县里考虑你挪个位置,你可以自己挑!

院长李:书记这话,我不是为个人考虑。既然领导下了命令。我们争取完成。说实话,必要的装备是要的。据说南方的法院已经配备了军用装甲车,这个是必须的。尤其是要防燃烧的。我个人希望强拆时派点武警。

书记洪:必要时,我们会安排的。

(拉幕)

第二场:法院

院长李:今天开院党组会议,主要是落实县委精神,我们法院变成拆迁第一线了。我向县里要了政策、经费。于庭长,你们执行庭有什么问题?

庭长于:这活不好干,我能不能换个庭?

副院长郭:你小子,以前是肥差时你怎么不提出来?

庭长于:我年纪有点了,要不提前内退?

院长李:少罗嗦,你提要求吧!

庭长于:我要装甲车,再增加五十个法警,适当要武警,公安配合,强拆的津贴要高。—

院长李:你要的装甲车,我早想到了,法警会给你增加几个,其他的有政府人员穿司法警服配合,公安、武警必要时也会,这种强拆,我们又没多少好处,县里卖的地,我们干脏活。

庭长于:什么时候司法独立啊!我们也分一点!

副院长郭:你小子,司法独立,轮得到你当庭长?

(闭幕)

第三场:强拆现场

钉子户参:不是说现在政府政策改了吗?怎么还那么多黑压压的警察?

钉子户四:娘的,司法强拆更惨,都上装甲车了。以前上访访县政府,还可以去国务院,现在司法强拆,只能去最高法院。王院长的级别和温总理差远了。

钉子户吴:看来汽油都靠不住了!油也涨价了,中石油他们都是一伙的,存心不让我们烧!怎么办?

钉子户陆:对付装甲车只能用壕沟啊!

钉子户戚:哪来得及啊!还是我搞的地沟油好,也能烧,又烧不死人。就是味道差点!

记者贾:我看还是一样,新闻富矿!

网民易:娘的,又死人了!

教授沈:我们只能再联名上书,司法强拆不如行政强拆,要求改回去!

法制办官员德:要不下次改为纪委强拆?

律师钱:坚决支持司法强拆,唉,总算多了一个业务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