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其实是一部悲剧

》公映后立即遭受到精英与百姓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

精英阶层声讨“电影粗口,色情,暴力,内容不值得一提”;然而,百姓却怀着一种喜滋滋的心情去电影院听听《让子弹飞》中的“土匪”是如何痛骂欺利用权势掠夺国家财富、欺压百姓的黄四郎等暴富阶层是“臭不要脸,吸血鬼,蝗虫”什么的。

要说“粗口,色情,暴力”还有现实中的血腥拆迁、十三跳、黑社会、站街小姐等更“粗口,色情,暴力”的吗?现实管不了,却指责起电影来了,且不另人笑掉大牙。

《让子弹飞》中的场景画面有时看起来好象很搞笑,其实一旦与现实社会联系起来,就让人不由得有些悲伤了。

《让子弹飞》电影的背景是民国初年,画面、台词有点很搞笑的样子。不过,电影中反映的很多的内容,让你一旦联想到今天似曾相识的社会,你就笑不起来了。

其中有一个细节,即:一碗凉粉引发的血案。

在表演时,那“开肠验粉”者屈辱与无助的目光,立即就会让人想起2004年发生在河南的“开胸验肺”事件。民工张海超怀疑在工厂得了尘肺,维权无门后自己被迫做出惊人之举——开胸验肺,这与电影中的“开肠验粉”是多么相似。想到千千万万个得了尘肺却得不到医治的张海超,你还能笑得出吗?

《让子弹飞》的开场,首先出现十匹白马拉着现象征西方工业时代文明的火车。

当子弹打断这种荒谬的、匪夷所思的原始、落后的与自然动物的动力白马组成的中国特色式的组合替代品。获得解放的白马还在奔驰,而列车却是出轨,车毁人亡。

这车上坐着的是惯于花钱买官,到处勾结恶霸收刮民脂民膏的骗子县长。

县长、县长妓女夫人、专为骗子出谋划策的高级精英走狗,几个人凑在一起唯一的目的就是:打着发展经济的旗号,不择手段的赚钱!这三人就极其形象地代表了现实社会的一个极为醒目的阶层。

电影里面的世界观,人物事件都是用隐喻手法设计出来的。

小六子剖腹验粉这个事件中,很显然就是被压迫的,受害的农民工。他只是希望获得一个公道;

胡万(黄四郎的那个中分头的手下)是泛指黑心的官商。口口声声说着“我会还你公道”,到最后还是奸笑的说“你被我骗了”;

武状元是泛指煽风点火的媒体。一直鼓吹着六爷是条汉子,鼓吹着六爷拉刀。然而却与胡万相勾结;

黄四郎原来也算是革命队伍中的同路人,在这里算一个隐形的人物,因为一切都是他发布的指导思想。当信仰被政客绑架后,这些有着革命背景的新型恶霸,更无情,更残暴地对待民众。

黄四郎一方面找人假扮土匪,对百姓大肆掠夺,另一方面却以剿匪的名义向乡绅与百姓收取费用。这种空手套白狼,双向收费的压榨百姓为生的行径,手段老辣,玩的是师出有名,出神入化,另人不寒而粟。

这和我们当今精英们是多么一脉相承啊。

当今一些贪官污吏一方面高喊群众利益无小事,然而另一面却因为百姓上访而将百姓送进精神病院或关进牢中。

对于这些精英,正如百姓总结的那样: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法制。你跟他讲法制,他跟你讲国情。你跟他讲国情,他跟你讲接轨。你跟他讲接轨,他跟你讲政策。你跟他讲政策,他跟你耍流氓。

乐清事件中,村长为几千农民谋取利益而上访,这些改革精英们再也不提群众利益无小事了。

那位由葛优主演的高级骗子,极懂官场规则,告诫说,酒要一口一口的喝,路要一步一步地走(维稳),步子太大了容易扯着蛋。最后如愿以偿,幸福的死在银两堆中,而屁股却高高挂在树梢上。

笑过之后,你会怎么想呢?

这部充满了2010年网络流行语汇的影片,通过搞笑形式狡猾的把当今中国的现状展现开来,并逼着我们在字字珠玑,针针见血的电影画面和对白中自觉或不自觉中沉思。

2011年1月9日, 11:37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