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用泡沫不减 全球酝酿可怕的债务危机

中国信用泡沫不减 全球酝酿可怕的债务危机

 

2011-1-13 每日经济新闻

 

   
金融危机全球央行救市,造成水浸银根、债券、高风险市场泡沫无处不在。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平衡财政、恢复经济,货币略有紧缩泡沫依然堆积。

 

   
从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酝酿着可怕的债务危机,通胀阴影将长期笼罩市场,紧缩政策在通胀过程中的小穿插。

 

   
虽然信贷总量等数据相比2009年有所下降,但我国总体信用泡沫岌岌可危。

 

   
1月11日,央行公布2010年信贷数据,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7.95万亿元,超过2010年的新增信贷目标7.5万亿。信贷只是其中的一项,外汇储备创出新高,截至2010年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28473亿美元,同比增长18.7%。广义货币
(M2)余额72.58万亿元,同比增长19.7%,增幅比上月末高0.2个百分点,比上年末低8.0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26.66万亿元,同比增长21.2%,增幅比上月和上年末分别低0.9和11.2个百分点,这是2010年四季度大力紧缩货币的结果,但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数据看,仍处于高位。

 

   
除了信贷、货币发行等等,我国的债券与信托也处于高位。1月7日,中央结算公司1月7日发布的《2010年银行间债券市场年度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0年全年累计发行债券1169次,发行量达9.52万亿元,同比增长10.06%。债券发行已经超过2010年全年的信贷总量。另据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国内57家信托公司共发行信托产品2422款,发行规模累计达到2680.89亿元,平均预期收益率达7.76%。而在2009年,53家信托公司发行信托产品总量只有1483款。

 

   
所有上述信用加上可以转化成购买力的广义货币,显示我国2010年总体信用规模超过救市高峰期的2009年,也就是说,未来存在着严重的货币风险,而政府与民间的债务居高不下。

 

   
美欧正在酝酿债务危机。

 

   
美欧疯狂发债,2010年,美国财政部共发行2.307万亿美元的票据、债券和通货膨胀保值债券,2009、2010,美国企业债券的发行规模连续两年超1万亿美元,美国企业债务超过GDP的一半,预计今年发行量将超过去年。而欧洲为了缓解债务危机,大规模发债筹钱,葡萄牙债务管理机构称,该国2011年计划总计发行200亿欧元债券。巴黎银行预计,2011年西班牙和意大利将发债筹资共计3170亿欧元。欧洲财政稳定基金起码需要7500亿欧元,中国与日本是大买家。

 

    
全球正在酝酿一场新的金融危机,此轮危机不是房地产危机,不是金融衍生品危机,而是全球性的债务危机。

 

   
全球债务危机不会马上爆发,尤其不会从美国引爆。从美国市政债就可以见出端倪,任何一个国家面临3兆亿美元的市政债、面临上百个城市财政破产的巨大风险,恐怕汇率早已大跌,央行不得不加息稳定汇率,由此引发热钱进入,爆发类似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式的风险。

 

   
面对美元,市场失灵,美元指数不跌反涨,从去年年底以来,美元指数在震荡中一路上行,直至坐稳80大关。美国一手指着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另一手端出美国越来越漂亮的宏观经济数据,而世界银行的研究报告已经在明示新兴市场国家,CPI高点算不了什么大事,到4%完成在经济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新兴国家已经发生较为严重的通胀,2010年前11个月,巴西CPI累计增幅已达5.25%,俄罗斯同比上涨7.2%,印度同比上涨9.8%,食品价格涨幅曾连续52周超10%。

 

   
这一轮债务危机不会形成次贷危机式的全球金融崩溃,而会造成全球货币购买力的集体下降,无论美日还是中国地方债务,几乎没有兑现的可能性。面对无法兑现的债务,最现实的做法就是将债务一笔抹杀,让债权人承担,同时以通胀的方式让所有纳税人买单。

 

   
如果欧美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持续好转,美国开始紧缩货币,那么,新一轮的债务危机的爆发点将在最薄弱、最没有定价权的国家爆发,如俄罗斯、印尼等国家。这些国家如果忘记了上世纪90年代的教训,在全球货币泡沫高涨时张开双臂以国债、企业债等形式拥抱外债,那么在美元大幅上升时将成为炮灰。新兴市场国家必须抑制热钱,制止在低息期大规模借入外债。

 

   
由于上世纪90年代金融危机后,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囤积外汇以备不测,因此,新一轮债务危机将以通胀与赖债的方式进行。

 

   
对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而言,购入债券不过是握有实物资产的敲门砖,参股、控股企业、买资源、买技术,仍然是应对危机的不二法门。

 

注:媒体披露,央行开始酝酿推出一个新的货币流通量统计口径——“社会融资增速指标”。该指标侧重于描述“社会融资规模”,或将部分取代M2(现金+居民储蓄存款+企事业存款)在货币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参考指标地位。

   
“社会融资增速指标”包括了全部金融机构(包括银行、证券、信托等)对社会实体经济的融资,这是适时之举,M2等数据无法反映现实。

 

   
到处抢购商品房,存量房不增的消息长上翅膀四处流传,所有的人都想让手中的资产成为存量资产。

   
如果属实,将是一个错误决定,后果严重。

   
房产税没开征,倒助推了房价,有关方面有责任尽快澄清。

 

   
看到最近高铁、飞机等报道,有些朋友很骄傲。

   
适可而止吧,得意会儿就行了。

   
在制造业升级技术,包括LED等方面,我国都处于低端,专利大部分在德日等国手中。

    

Behind the Great Firewall? Click here to create a Psiphon account.

2011年1月15日, 8:4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