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收支而言,财政管理是一个宏观经济问题;就公共属性而言,财政管理是一个民主政治问题。监督财政,是限制权力的重要环节,对某些不合理的权力行为,它具有釜底抽薪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公众、民意机关、社会舆论必须给予阳光财政以更大的关注。

作者:

重庆就要召开两会,消息称48个政府部门的财政预算将首次公开。

近几年,广东省在公开政府预算上一直领先,人大会议上提供“厚账本”,网络上“晒账本”,都被评为进步。国家在财政公开上也有所行动,去年财政部就公开了中央财政收入预算。重庆公开48个政府部门的财政预算,同样值得肯定。

社会上,公民意识的觉醒,使人们对权力监督越来越重视,财政监督因涉及到公众的钱袋子,也涉及到政府行为的正当性和廉洁度,备受关注。

很多国家的财政史,都不乏惊心动魂的记录,政权因财政收支、纳税问题与社会的深刻互动,有时改变历史。法国大革命和英国光荣革命,财政问题都起到触媒作用。现代政府的权力受到约束,很大一个表现,就是财政收支受到代议机构的约束,不能随意增加税赋,也不能随意开支公共财产。

我们已经看到,在广州市和广东省,财政账本公开后,人们对9家市属机关幼儿园、4家省属机关幼儿园的高额补贴提出严重质疑,对市政府办公厅公车数量提出疑问。还有不少地方,仅因政府采购的公开,人们就发现了不少价格高、档次高等采购不当的问题。

在中国,各级人大每年的会议,都要审议财政预决算报告。财政报告与一府两院报告一起审议,表明了对财政监督并非无所认识。但大致而言,财政报告账目过大、过粗,几乎使审议只能针对收支是否平衡、是否需要赤字预算进行,无以监督政府怎么花钱。

不能不令人深思的是,人们都在痛斥高昂的“”、豪华的办公大楼、巨大的办公开支、失败的公共投资决策,但每一年我们都会看到无数的财政预决算报告在各级人大会议上安然通过。

如果政府开支合乎被审议通过的预算,那么上述现象何以出现,人大会议的预算审议审议了些什么?如果政府开支不符合被审议通过的预算,那么上述现象照说应当使政府决算无法交账,那决算审议又审议了些什么?

全国乡以上政权有多少个,每年就要开多少个人大会议,审议多少个政府的预决算报告。这么多年来,人们看到了公款开支的诸多乱象,但没有看到一份财政报告被否决,甚至极少看到它在通过前经过了重大修改。

政府的财政计划太容易通过,不仅使公共资金过多无益耗费,而且助长了权力做违背其宗旨的事情的能力。政府太容易花钱,就必然造成财力滥用;没有人看好钱袋子,钱袋子必然被掏空;财政计划没有被否决的风险,就很难就受到了严格的审议。

公众有必要要求民意代表认真、负责地审议政府的财政计划,同时公众和人大有必要要求政府提供负责的可供真正进行财政监督的报告来。财政公开必须扩大,报告交底必须全面,财政不是政府自身去打算的收支项目,而是公共财力运用于公共利益的途径。

就收支而言,财政管理是一个宏观经济问题;就公共属性而言,财政管理是一个民主政治问题。监督财政,是限制权力的重要环节,对某些不合理的权力行为,它具有釜底抽薪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公众、民意机关、社会舆论必须给予阳光财政以更大的关注。
   20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