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都是碎片和垃圾,我们不得不向出租车司机行贿才得以前往机场。”哥伦比亚游客爱德蒙德这样形容突尼斯政变后的景象。

由一次自焚事件引发的突尼斯骚乱,在1月14日一改激烈有余却力度不足的状态,一举将总统本·阿里掀翻在地。尽管本·阿里命令军警面对骚乱民众时不准“让子弹飞”,但最后却上演了“让总统飞”的戏码。当总统的专机在沙特吉达降落时,民众取得了胜利,突尼斯政府围堵未果的网络空间笑到了最后。而早已名声大噪的维基解密,则意外地以此次“茉莉花革命”幕后推手的身份再次成为人们瞩目的焦点。《外交政策》杂志甚至称,这或许是世界上第一场“维基革命”。

神秘报告2009年7月的一天,美国驻突尼斯大使高德斯和妻子欣赏着远处迷人的景色哈马梅特海湾。这里景色宜人,气候温润,连阿拉伯联盟也曾将总部搬到离此不远的突尼斯市。

高德斯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可以俯瞰整个哈马梅特海湾的豪宅,拥有游泳池和50米长观光平台。这栋别墅属于一位名叫艾尔·马特里的突尼斯男子。有能力在如此显耀的地方拥有这样的豪宅,马特里想必来头不小。没错,他便是突尼斯总统本·阿里的女婿。2004年马特里迎娶了总统千金,原本是一名商人的他,一跃成为突尼斯国内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很快,时任美驻突大使的高德斯也成为了马特里的座上宾。

1989年,本·阿里这位既做过工程师也当过将军的政客,成为突尼斯摆脱法国殖民统治和国王专政之后的第二位民选总统。突尼斯地理上向北直插地中海中部,与意大利隔海相望,属马格里布地区的战略要地。为了在此站稳脚跟,本·阿里自然被华盛顿所重视,马特里也借此与美国人搭上了线。

此刻,高德斯和马特里两家人刚刚喝过3味果汁,品尝了十几道可口且昂贵的菜肴,正在享受男主人从法国圣特罗佩带回来的冰冻酸奶。马特里很了解美国人的喜好,他起劲地介绍自己旗下的新闻集团对突尼斯反对派领袖的专访,不断表示希望可以将麦当劳引入突尼斯,还暗示可以为高德斯解决问题,“就像对朋友那样 ”。

随后,他们起身来到一个铁笼子旁边,那里锁着一只珍贵的宠物老虎,马特里给他取名“帕沙”。他介绍称,“帕沙”每餐要消耗4只鸡。

在一名南非保姆、一名孟加拉管家和数名政府所雇佣的保安服侍与保卫下,两家人的这个夜晚过得异常愉快。

回到家后,高德斯开始构思一篇报告。几天后,他的报告成文,被送交华盛顿。那个愉快而奢华的夜晚成为报告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提到那只宠物老虎时,高德斯说:“它让我想到了乌代,那个喜欢养狮子的萨达姆长子。”

在5个月前的一篇报告中,高德斯刚提醒过美国方面要注意马特里这个突尼斯政坛崛起的新势力。此外,在另一篇报告中,他直称突尼斯是“警察国家”,总统家族如黑社会一般对国家经济进行操纵,并将马特里的奢侈与突尼斯普通百姓的艰难生活作对比,眼下他们正因经济危机肆虐而大量失业。

当然,这些报告都被打上了“保密”字样,没有人可以公布这批文件的内容—除了维基解密。

网络催化剂

几个月后,这些文件的内容神秘地出现在网络上,披露它们的正是维基解密网站。也许在维基解密公布的外交文件中,有关突尼斯的只能算是“毛毛雨”,但阿桑奇没想到,引发突尼斯政治变局的正是这几份文件。

这些文件立即通过网络流入了突尼斯国内。在本·阿里的严厉统治下,网络处于严密监控状态。在国外流行的许多交流工具在突尼斯国内都被禁用,只剩下 Facebook没有被禁。于是,通过Facebook以及翻墙软件,高德斯所撰写的外交文件被突尼斯国内民众所了解。2010年12月7日,突尼斯一家报纸甚至因为公开刊登这些文件而遭到查封。

与此同时,一位网名为“阿里”的突尼斯网友一直奋战在Facebook虚拟世界里。利用网络提供的工具优势,“阿里”组织起了一个15人的新闻组。这15人分布在突尼斯全国各地,他们或者通过网络寻找新闻,或者亲赴各地采集新闻,然后将新闻和自己的观点汇集到Facebook上,让其他网友了解在突尼斯这个阿拉伯国家正在发生什么事情。而像维基解密披露的这些绝密外交文件,自然也成为他们关注的重点。同许多人一道,他们为这些文件在突尼斯国内的传播作出了贡献。

很难说到底有多少人在利用网络传播新闻,但是哪怕只有“阿里”和他那14名伙伴,他们发布的哪怕一点点消息都可以在网络的放大作用下变得相当可观。

等到文件的传播已经失去控制时,本·阿里政府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Facebook也进入了政府监控名单,敢于在报纸上刊发维基解密文件的报社,更是遭到了严厉的惩罚。突尼斯当局甚至使出盗取用户Gmail、Facebook账户的手段来对网友活动进行监控。此法一出,顿时引来不满。

使出这种手段,可见本·阿里政府真的着急了。但是,随后的事实证明,尽管政府采取了“堵漏”的措施,一切还是太晚了。

从两个层面上说,本·阿里已经来不及挽回败局:首先,那几份外交文件早已是路人皆知,政府已经来不及堵漏;其次,他的腐败统治已经维持了23年。

1987年,自封为“终身总统”的布尔吉巴将国家带到了内战的边缘,其摇摇欲坠的世俗统治已与泛伊斯兰运动闹到势不两立的地步。当时,担任总理和内政部长的本·阿里横空出世,宣布总统布尔吉巴因健康原因辞职,自己取其代之。在此之后,本·阿里4次连任总统。

当初,本·阿里接替布尔吉巴之时,人们没有谴责本·阿里篡权,而是将他看做是拯救国家的英雄,因为他作出当选后实行民主化、自由化和多党制的承诺。但是,在百姓选票投出的同时,包括伊斯兰派在内的其他政党依旧被打压。本·阿里的承诺随风而逝,同以前相比,一切不过是换汤不换药。

钳制政治自由的种种手段再次建立起来,人们无法随意表达观点,报纸处处受限,甚至会因为一篇报道而一夜关门大吉,反对派更是处处被打压,从未得到参与竞争的权力。在这种环境下,突尼斯变成本·阿里的“家天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当然,这种统治并非毫无亮点。经济上奉行自由原则的本·阿里让突尼斯保持着比较高的经济增速。尽管权力受限,人民毕竟可以从经济增长中获得好处。但是,这也从反面为本·阿里的权力下了定论:当经济增长停滞甚至逆转时,政权恐怕就将迎来大限。

青年自焚

经济危机的爆发让突尼斯失业率飙升至13%,一些地区甚至超过50%。人们开始满腹怨恨,频繁表达对当前政府的不满。此时,维基解密为他们带来了秘密文件,人们由此得知,在哈马梅特海湾还有那样一座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豪宅,那里住着总统的女儿和女婿,还住着一只老虎,那只老虎每餐吃四只鸡,要远远好过自己的伙食。

细节能带来更大的震撼,内幕往往比公开的消息更引人关注,当那只老虎成为突尼斯人谈论焦点的时候,本·阿里的大限到了。

2010年12月17日,也就是那家敢于公开报道外交文件的报纸遭到惩罚后的第10天,一位名叫布阿吉吉的青年在突尼斯南部西迪布吉德地区的一个市场内摆下水果摊。这一切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但是布阿吉吉身上却至少有3个具有代表性的特点:他很年轻,只有26岁—像其他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一样,突尼斯的年轻人很多;他有大学文凭—在已经形成了一个中产阶层的突尼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很多;他失业了,只能靠摆水果摊为生—在突尼斯,这样的失业人士多达 13%。

但布阿吉吉却有些东西与别人不一样,或许是他当天的情绪低落,或许他正对生活感到绝望,或许是他的性格比别人更加偏执。如此说的原因是,当他受到几名执法人员的盘查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面对执法人员的简单粗暴,布阿吉吉选择了让人意想不到并且最为残酷的应对方式:他将一瓶汽油浇到自己身上,然后点火自焚。

烈火迅速覆盖了他整个身体,在场的人们惊恐万分,连忙将火扑灭,但剩下的只是一具奄奄一息的躯体。

人们七手八脚地把布阿吉吉送到医院,不论是否见过那具被烧焦的躯体,所有人似乎都对布阿吉吉感同身受。

这已经不是近来发生的第一起自杀事件。此前,一位名叫纳吉的年轻人已经因为失业和饥饿而选择用触电的方式结束生命;还有一位名叫阿布迪的青年,因为还不起贷款同样结束了年轻的生命。就这样,不满情绪找到了产生共鸣的契机,人们不约而同走上街头,控诉政府的腐败。动荡的传导极为迅速,突尼斯南部被动荡不安笼罩着,人们将怒火齐齐指向了首都,指向了总统府。

骚乱接连在全国多处爆发。1月4日,当人们获知布阿吉吉在医院中不治身亡的消息时,怒火更加汹涌地喷发出来。无奈之下,本·阿里只得下达宵禁令。尽管本·阿里命令军警不许向民众开枪,但至少已经有60多名平民在冲突中丧生。

本·阿里落幕

此时,在虚拟的网络空间正进行着另一种形式的抗争。政府对Facebook的管制措施已经实施了数天,网友“阿里”和伙伴们只能通过不断建立新交流平台的方式来保持与全国乃至全球网友的联系。当骚乱爆发,“阿里”的小组行动起来,他们将各地网友发来的消息汇总到信息平台上,并亲自到街头采集信息,随时在Twitter上发回新的报道。

技术的进步往往在政治事件中扮演催化作用,当网络成为这场革命的主角,人们很容易会想起早期伊斯兰革命中的录音磁带,以及前年伊朗大选骚乱中的Twitter和手机短信。后来,“阿里”接受电话采访称,这几天里他每天都要在电脑前呆上15个小时。

在他们的努力下,这场后来被称为“茉莉花革命”的事件被真切地呈现在全世界人的面前。同样,通过他们的努力,突尼斯人在同一时间了解到了各地正在发生的事,这些信息起到了前所未有的组织作用。

骚乱发生之初,在一些小镇里曾发生警察打死示威者的事件。在网络的作用下,事件瞬间传遍了全国,进一步引发愤怒。人民的行动就这样在与网络的互动下被联结成一个整体,齐齐指向总统本·阿里。尽管发表了电视讲话,表示将在2014年不再谋求连任,但本·阿里明显感受得到:民众的怒火并没有因此而减弱。

此时,本·阿里开始盘算退路了。或许,1年前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巴基耶夫的先例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在那次革命中,巴基耶夫也是受到了不满于其腐败统治民众的反对,不得不逃离国家。那么,本·阿里呢?1月14日,人们得到消息,本·阿里已经乘坐飞机逃离了突尼斯。15日,新消息传来,马特里也已逃离。

总统倒台,革命者毫不手软地冲入了其家族成员的别墅。在本·阿里一个侄子的别墅里,人们拿走了一切能拿走的东西,甚至连院子里的灌木丛都被连根拔出带走。一位妇女说:“本·阿里不知偷了我们多少血汗钱。”而另一个传言称,本·阿里逃走时从突尼斯中央银行取走了1.5吨黄金,运到了国外。

统治了23年的本·阿里就此落幕。新成立的临时政府裁定,本·阿里永久性地放弃了总统权力,人民将在6个月内重新选举总统。同时,临时政府还宣布,将对涉嫌腐败的那些富豪进行调查。1月17日,突尼斯总理加努希宣布突尼斯民族团结政府正式成立,新政府将集中精力对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进行全面改革。

一夜之间,突尼斯迎来了新的时代。那么,是什么促成了如此剧烈的变化?民意,一场意外的自焚,当然还有网络以及维基解密。

革命过后,网友“阿里”接受了采访。他说:“其实我一直都感到很担心,因为警察随时可能来把我带走关起来。”但是,在提到倒台的总统时,他又很乐观地表示:“取得了这么大的胜利,冒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本文来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