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官的儿子真的睡奶奶的上铺吗?



——对再次出现厅官买不起房新闻的质疑


   
最近有个学生做了个软件分析:说按照中国大地的住房计算,全世界的人来居住是没有问题的;这就说明我们社会的住房应该是过剩而不是供不应求。然而即使这样,房价依然是令中国人纠结的主题;因为中国老百姓望楼兴叹永远是绝大多数人。可是近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袁古洁在广东两会发言称自己的工资买不起一个商品房,说自己17岁的儿子只能与奶奶睡上下铺。

   
袁古洁说:“人民群众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怎样分享,最基本的一个方面是住房”。他激动地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的个案:“我自己住的是75平方米的房子。我的儿子高二,17岁了;跟我的妈妈是睡上下铺的。我也想买房,但华南师范大学旁边刚刚开盘的一个房子地价是2.5万一平方米。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读书读了10年;教授职称也拿了10年,但我买不起一个商品房”。正是这位厅官的话使我们怀疑,我们既然厅官都没有住房;我们社会的住房究竟是谁住了呢,难道真的全部是境外人员来居住了吗。

   
首先我们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官员按照级别配备住房的原则并没有改变;只是现在的语言变了,说是单位的小产权房或改制房。正因为如此,处级以上人员全部是四室两厅以上的住房;而且这是最基本的待遇。如果再加上单位“以权谋私”的话,公务员住别墅的比比皆是;所以说厅官几代同居一室是谁都不会相信。其次假定广东这位厅官陈述的生存状态属实,那我相信他也绝对在郊区能买得起商品房;因为住房公积金制度和“官本位”的待遇,他凭什么不买商品房呢。在我单位的调查中,科级干部拥有两套商品房的占百分之八十;再加上单位的复式楼,也就是说有百分之八十的科级干部有三套以上的住房。而我认识的一位处级干部,商品房竟然有六套;加上单位配备的住房,这人应该是有七套住房。正因为如此,这位厅官说自己的儿子睡奶奶的上铺;因而引来我单位领导们的一片讥笑。

   
我们知道今天的社会连普通农民工都能在城市里买二手房,所以说公务员买不起房就是笑话;自然也是让自己出洋相的话题。因而这位厅官着汪洋书记的面哭穷,难道真的说他就是清正廉洁的好官吗;因为在广州这座城市,能比他收入水平高的究竟有多少人;如果没有多少,那么商品房又是卖给谁了呢。也正因为如此,汪洋凝神听取了袁古洁的发言后;竟然说:“没房住的有房住,没钱花的有钱花”。这应该是最真实的写照,按照计算我们的公务员的确买不起住房;可住别墅的公务员竟然多的是,这才是我们这个可爱的社会。

   
我们同样知道今天的官基本不靠工资生活,因为他们的待遇收入比工资还高;而且还有巨大的灰色收入和高福利。正是这样的客观情况,才成就我们社会的官最先致富。然而老百姓不同,老百姓只有工资这唯一的收入来源。这就是我们社会今天买不起房而且还没有房住的,只能是贫穷的老百姓;而决不会是公务员。尤其是我们社会的下岗人员,他们应该是连生存都困难;所以商品房的梦从来没有光临过下岗人员。就连前些年的经济房都买不起,因此这些人倒欢迎政府的廉租房。今天我们的厅官说自己买不起房,是不是又想与老百姓竞争廉租房呢;因为我们社会的经济房最后并不是贫穷的人居住,而同样还是权力与关系的结果。也正是这铁的社会定律,使我们社会的老百姓永远没有住房。

   
当然如果是为了彰现我们社会的住房不合理和房价奇高,也只需要调查百分之八十的老百姓实际情况就行了;用厅官的儿子睡奶奶的上铺,来说明厅官廉洁应该是幼稚;因为今天没有老百姓会相信厅官会没有住房,更不会相信厅官没有商品房。因为在前些年商品房的投资热潮中,百分之百的官员都投身于商品房之中了。所以说这厅官的话实在太假了,假到老百姓当成笑话听;这才是我们社会的悲剧。

   
如果说我们社会真的连厅官都没有住房的话,那么我们社会这么多住房究竟谁住了呢;上次人口普查认为能调查出实际住房情况,谁知最后竟然还是不了了之;因为中国的住房情况特殊,它从居住功能变成了经济支柱。当中国的房子已经彻底沦为资本的工具时,真正没有住房的是老百姓;所以老百姓才是买不起房甚至也租不起房的人,这才是中国的真实。

 

广东副厅级官员抱怨“蜗居” 17岁儿子睡奶奶上铺

要翻墙? 用赛风.

2011年1月27日, 4: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