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高晚年反思中国的政治制度,说:“我是很霸道。但是,这一切都要放在政治体制上来观察。这个体制让我有权力霸道,但是,现在我却没有任何机会去申诉、去说明自己的冤屈啊。”这话最多对了一半。

程维高为什么不服气

124日出版的《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是被开除党籍的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写他最后的7年、他的河北往事、他的反思摘录。这个选题很好,不是“痛打落水狗”,而是给他自我辩护的机会,不仅还他一个公道,也有利于建立媒体报道平衡及司法公正的范式,虽然这样做晚了些。想当年,希特勒要打击共产党,制造了“国会纵火案”,还容许季米特洛夫在法庭上公开发表了高谈阔论的自我辩护词,并让它流布世界,我们怎么 ……

……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