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把工作看做当代斗争的最前沿,最前线。每一次上访都是对国家机器一次完整的检验,这个国家机器的问题究竟出在那里。维权的斗争是残酷的,钱云会的惨死就是例证。每一个上访案例的背后都有一大串贪官,因此这些维权上访就是他们争夺的焦点。 …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