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需认识到,针对大国的批评、针对政府的批评,即使是恶意的也应归为范畴。诸如发展工业是否构成污染源,可以争论回击,甚至可以做意识形态、泛政治理解,但上升到不同文化形态间的仇恨、上升到不同民族/国家的尖锐对立,并时时刻刻以受害者 …

Behind the Great Firewall? Click here to create a Psipho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