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南方都市报》)

对我而言,活着无非两件事:读书与阅世。阅世有感遂有时评,读书有感而有书评。

但我要强调的是“有感”,必须有真实的感受,而不是为了生计挤牙膏地挤出一段段自己都不想读第二遍的文字。就如一个专业品酒师,任何新品种他必须品尝才出具报告,这种纯职业行为中,是很难获得酒徒举杯畅饮的快乐。因此,我常说自己既不是一个专业的时评人,也不是一个专业的书评人。读书乃至写书评,都是从吾所好,不赶时髦,因此对一些媒体热捧的书籍未必很关注。

捡点过去的2010年,我所读的书中,新出版的占到不到一半 ……

……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