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平等的身份认同

 

2011115星期六

 

      江苏盐城市滨海县82岁离休干部刘太香家的两间房子遭遇夜间偷袭式强拆,曾是新四军敢死队队员、参加过淮海战役的刘太香抱病“出阵应战”,不明身份的拆迁人员望风而光学。有道是明人不做暗事,但偷袭的事情始终无人站出来承认,刘太香只好将他们缴获的“战利品”——犯罪工具挖掘机一台,放到网上“公开拍卖”,逼偷拆者现身。

      感叹于老战士的智勇,也感叹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偷袭者紧要关头的那一点畏惧之心。当冷血的拆迁机器把其中每个棋子都变成了“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的冷血机器,眼前这些个偷袭者在活生生的人面前,一点畏葸心,守住了最后把枪口抬高一点点的“一厘米主权”。这是极端重要的。不管谁是谁的什么对象,当我们面对面的时候,就是人格、尊严、自由、权利上平等的一个人和另一个人!

      但今冬的河南林州市民可没有那么幸运。11日河南林州市最低气温为-10℃,但供暖已经停止5天了。媒体的说法是,林州为完成节能减排任务停止供暖。地方官员勉强的解释是:没有想到新热源由于技术原因无法正常使用。但“为谁服务”的问题真相已昭然若揭。在一个法治国家,这样的事件要接受独立调查,热力公司在经济上可能面临巨额索赔;市政府官员则要承担治理失当的政治责任。

      房产税的靴子终于要落下来了。还没正式开征,只对增量房征收的“末班车心态”已经在助涨上海房价。150平米以上、单价4.5万元以上的高价房源备受购房者垂青。21世纪不动产上海区域中心统计显示,今年1月1日至9日期间,上海全市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达2.12万元/平方米,与上月同比均价提高了5.8%。

      即使像重庆那样宣布对存量房也征房产税,也不可能“逼退”房价上涨的势头。因为征税对象只占城市住宅的极小部分,而我们要面对的是史无前例的城市化人口增速,以及每年10%甚至更高的实际通货膨胀率。人们甚至全款买房,也要用它来抵御通胀。最终结果是:与历史上几乎所有增加房屋持有和交易环节税费的结果一样,房产税最终又以房租、房价的形式转嫁给买方或承租方。

      房产税是直接税种,对政府征税和用税的公平性和透明度都提出了更高的挑战。而房产税的“身份认同”,亦是难题。最该征税的是没有缴纳土地出让金甚至没有缴纳一分钱税费的福利房、小产权房,但如今要征的,却是已缴出让金的商品房。已纳税的还要万税,不纳税的永远无税,“身份认同”基础在哪里?

      河南禹州市农民时建锋购买了两辆大货车,用假军车牌照,在8个月的时间里免费通行高速公路2361次,偷逃过路费368万余元,平均每次1500多元。日前该农民因诈骗罪被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案件曝光,举国哗然。与之形成尖锐对比的,是媒体曝光了深圳众多数万元一平米的豪华居住者成功进入保障房申请的终审名单后,深圳市住建局终于首次在保障房历史上给20名骗购保障房申请人开出了一份“罚单”:罚款5000元。

      同样涉嫌诈骗,虽然一个“未遂”一个“已遂”。但对“已遂”的骗购者,广州是勒令迅速搬出,规定多少年不能再申购保障房。北京去年曾开展打击骗租、骗购保障房的行为,对已查出的1371户家庭,开出的“罚单”是:取消申请资格,或解除购房合同;载入个人诚信不良记录,5年内不得申请享受住房保障待遇。

      按照北京、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的房价计算,骗购的保障房与市价差额最少也有几十上百万元,“诈骗”所得远超农民拉沙赚得20万元。法律对骗房者如此心慈手软,对农民如此心狠手辣,冰火两重天啊。它只能导致贫者对富者、无权者对有权者“仇富”的“身份不认同”。据悉,香港相关房屋条例规定:如申请人故意隐瞒资产,房屋署可予以检控,一经定罪,可判罚款2万港元及监禁6个月。又据悉,1月14日凌晨,平顶山中院以出现“新的证据”为由,对时建锋案启动再审。

      鉴于流动人口不能与当地户籍人口享受平等的子女教育、高考、买房买车等市民待遇,网友们联名将减免个人所得税的建议信寄往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同税同权”。这样一份“身份认同要求”,目前还没有得到正式回应。

      1月11日上午,一座总高9.5米的“孔子”塑像在位于北京天安门广场东侧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北门广场落成。孔子成为继毛泽东,孙中山之后第三位进驻天安门广场的历史人物,成为天安门的文化新地标。

      这是中国政治、文化的主流话语从革命话语转向国家认同的一个标志。“国家”稀释“革命”,“认同”高于“对抗”。国家命名的建筑越来越多:国家大剧院在大会堂西侧落成,曾经的中国革命和历史博物馆,也在2003年正式更名为“中国国家博物馆”。这是好事。但家国的身份认同,政治、文化标志固有必要,更重要的仍是一点一滴的基于平等、自由的公民社会建设。我甚至希望,天安门的孔子塑像,不要那么高大,真人大小即可;不要基座,双脚牢牢立于大地;双手也不要藏在宽大的袖袍里,露出来,让人们可以握一握。因为啊,孔子当年,名为周游列国,实则和今天几亿中国人一样,在中国大地上四处流浪呢!(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Behind the Great Firewall? Click here to create a Psipho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