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家水疗会上班,几天前,头儿单独来给我们几个手法好、出勤率(点钟)比较高的姐妹开会时说,这次公司要挑选两个技术好的思想纯正的小妹给首长服务,你们要有思想准备,因为这不仅是给首长服务的光荣,更是我们公司的光荣。

于是,带班的通过反复考察挑选,终于选上了我和我另外一个同事。

   
到了指定的地点,我的心情极其慌张,因为我不知道是给那位首长服务,怎样为他服务。

   
带我们去的人很神秘,不许我们多问。不过,后来经过打听我才知道,我们服务的对象是国家一个部委办的两位部级领导,一个是一把手,一个是副职。

   
到了哪儿,我和同事就被分别安排在两间不同的房子里为首长服务,而且他的随从就在门外等着。

   
带我们去的人告诉我们,看到客人不能随便打招呼,要叫首长好。可是到了房子里面后,我见他喝醉了酒半躺在床上,没有半点的官像,他的随从在退出去前告诉我,要好好的为他服务。我点了点头就随口对躺在床上的客人说了句:老板好!说完我就开始给他按摩。

他迷迷糊糊的说,我不是老板,我是一名打工仔。

我说,打工仔也是分层次的,您是给我们全国人民打工的打工仔。

   
他睁开那双被酒渲染了的红眼睛,见我说话时有点紧张,便安慰道,你不要怕,按照你们平时的程序来做就是了,有什么可怕的,我不就是一个普通人吗?

   
您跟普通人不一样,在您身上我看到了领导的光辉形象,看到了高层官员的和蔼可亲,同时看到你们也有七情六欲。

   
小妹你真会说话,做你们这一行的女孩我平时见的不多,像你这样能说会套的一定更少。请问小妹老家哪儿的?

长江边上的。

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湖北的,湖北人聪明,我的初恋就是你们湖北的!

请问老板现在的夫人是初恋吗?

   
现任夫人就不是初恋了,那时单纯,在学校里什么都不懂,现在懂了却什么都赶不上时代的发展要求了。请问你有男朋友吗?

还没有呢,您是不是准备给我介绍一个?

他说,我虽然是个正部级干部,但工资并不高,还没有你们公司老总的工资高呢!

我们小姐的工资是没有的,只有拿点数,点数你知道吗?

   
知道,就是按劳取酬,你们这种激励机制很好,在我们机关,还是大锅饭,做得多的不一定能在领导的心目中占主要位置,工资也不会多,加班都没补助,请问你们的加班费是按照国家的要求发的吗?

   
干我们小姐这一行的,压根就没有什么加班费,一天24小姐,只要有人叫上钟,都是正常的,如果你不去做,这个机会就给了别人,你就拿少点数的钱。

春节你不回老家过年吗?

   
不回去了,叫老乡帮我买车票,她说车票全卖完了,不回去就在这儿过吧,不回家还可以多做些事儿,回去就要花很多钱。

不回家过年,在这里老板给你多大的红包啊?

50、100的,还有十块五块的,无所谓了,有一个红包就代表着吉利。

说着说着,他拉着我的手说,我要给你红包,一定给。

平时过年您一定收不少红包吧?

   
是的,不过都是老婆给保管了,我也不知道多少,你说全国各省市的都来拜年,这红包还会少吗?

   
是啊,不拜年就不给他们办事,这也许就是官场的潜规则。人家送红包,有没有您夫人没来得及收走的被您拿走的红包啊?

   
我记得有一次,有个省来拜年,一来就往我手上塞红包,沉甸甸的,我顺手就放在沙发的皮垫下面。其实,红包是小儿科,一张卡远远不是这个数,还有用箱子或者蛇皮袋装来的。嘿,小妹,做我们这一行的,不是没有钱,就怕没有命享受到这些钱啊!

   
是的,拿了人家的好处就给人家方便,这是中国做官的哲学,也是最高境界。不过,人家都说男人藏私房钱是对老婆不忠的开始,您对老婆好吗?

他喝了一口水,清醒了许多,没有回答我刚才的话题,而是问我住什么地方。

我说我租房子住,4个同事一起租的,50多平米的两居室,农民房,1800元的月租。

不贵啊,北京这个样子和这么便宜租金的房子很难找了。

他还问我什么时候做这一行的,还问我最多一次能拿多少小费等等。

两个小时后,我就对他说,时间到了,您还需要加钟服务吗?

他说不要了,每次一喝酒必醉,逢醉都要去做按摩才能清醒。

我从房子里面出来,他的随从就进去了。他对随从说,你给这个小妹一个红包吧!

   
他的随从说着就随手给我一个红包,我谢谢便走了。出到门口,带我们来的不知道是那个部门的,可能是对口部门的领导吧,他也给我小费,我当面一数,是1500元。回到公司后,老板又分别奖励我俩2000元。

   
说到这里,也许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但我觉得是我做小姐以来遇到最大的官,虽然不是拿小费数量最多的一次,但这是第一次重复拿到小费次数最多的一次……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