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收房产税将是一次艰难的政治考验

征收房产税将是一次艰难的政治考验

 

              
      
卢麒元

 

任何关于资产的赋税,其前提条件都是资产透明。资产透明,必然涉及资产来源的合法性问题。资产来源合法性的问题,已经超越了税政的范畴。

老实说。征收房产税将是一次艰难的政治考验。这将测试中国管理层的道德勇气和政策水平。

可以确定,中国私人房产持有者中,很多人无法提供有效的收入来源证明。所以,在征收房产税的同时,许多特殊人士将可能面临“有罪”假设。这是房产税屡遭阻拦的根本原因。

如果,不查证资产来源,直接认同资产来源不明的现实,那实际上意味着将进行一次历史性的大赦。本质上,对特殊有产者“有罪”的大赦,相当于一次集体“洗钱”。这虽然在技术上并无难度,但却会在道德上留下历史性的瑕疵。如何“赎买”既有“有罪”的历史事实,从而和平地实现全社会的和解,建立真正的和谐社会,这需要极高的政治智慧。

中国开征房产税还有更深层的社会意义。中国目前的个人所得税,更类似于一种“丁税”。由于个人收入所得税主要是劳动者税赋,天然存在着不公平的问题。未来征收的房产税,更类似于一种“亩税”。房产税是有产者税赋,具有一定的社会主义意义。“摊丁入亩”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社会进步意义。然而,此种做法历来困难重重。毕竟,有产者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他们会利用一切手段维护既得利益。而普通劳动者未必理解房产税的重要意义,他们未必懂得通过制度和政策进行维权,他们未必会成为支持税制改革的社会力量。

我们看到了一种历史性的尴尬。一方面,具有社会进步意义的房产税非征不可;另一方面,收入来源不明的历史问题也需要某种程度的妥协。反抗的阻力十分强大,民意的基础却十分薄弱。这的确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悖论。

所以,征收房产税问题不仅仅需要极高的政治智慧,还需要提高全体国民对于公平税赋的认识。这是一个远远超出房产税自身功能的系统工程。此事处理得好,将开启下一个十年辉煌;处理不好,后患将不止于经济。

由重庆率先试点征收房产税是一个非常好的策略选择。试验可以先将问题充分暴露出来,并尝试系统的解决方案。待到方案成熟之后,再行全国推广。

三十年来,中国的改革开放一直集中于交易层面。为了不引发广泛的社会冲突,中国的改革开放一直在回避分配层面的问题。分配层面的问题不断累积升级,终于成为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所谓总需求不足,所谓拉动内需,全部指向分配问题。分配问题不解决,中国经济将进一步失衡,中国将面临总体性的经济危机。解决分配问题,必须从财政入手。矛盾的焦点,集中于税收。房产税将成为中国深化改革的试水点。

显而易见,中国的改革开始进入深水区了。

我们应当向重庆的同志致以敬意。他们勇敢地拉开了中国深化改革的大幕。他们将面临非常复杂的局面。他们可能会遭遇国内外既得利益集团激烈的攻击。他们的工作未必能够获得全体国民的广泛支持。因此,我们不能仅仅局限于表达一下我们的敬意。

请注意:

在客观存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前提下,社会主义原则必须通过社会分配予以实现。对于资本和资产的课税,就是实现社会主义原则的重要途径。对于资本和资产的课税,前提条件是解决资本和资产的来源合法性和使用公开性问题。在这一问题真正解决之后,才能谈得到社会分配的公平正义问题。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待重庆的试验,就会明白此次试点房产税的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笔者此文就是想要呼吁,中国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中国广大的劳动者阶层,如果你们仍然认同社会主义理念,就请你们热情地支持重庆改革。我们希望重庆赢得此次艰难的政治考验。我们也希望中国赢得此次艰难的政治考验。我们希望我们的国家从此步入真正和谐发展的轨道。

要翻墙? 用赛风.

2011年1月23日, 3: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