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李刚案-居然以预备党员作理由,求法庭轻判

无采访自由权就没事实真相可言,就没有公众知情权可言,就谈不上。就目前形势而言,要保证新闻采访的自由权,单靠新闻出版总署发的一则《通知》不管用,关键是要促成国家制定出台《新闻法》,用国家大法来保证记者自由采访的权利。 …

要翻墙? 用赛风.

2011年1月31日, 6:2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