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市场在二三线城市延续最后疯狂

房地产市场在二三线城市延续最后疯狂

 

2011-1-25 解放日报

 

   
媒体披露,住建部已经要求2010年年末房价上涨幅度较大的一些城市出台限购令细则,一位副部级官员在1月中旬的内部会议上明确表示将向地方官员施压,“不限购,就约谈”。明确的房地产限购方式在二、三线城市蔓延开来,郑州、太原、武汉、昆明刚刚出台其限购令细则,紧随其后已明确将要出台限购细则的地区还有青岛与济南,以及陕西、广西的部分城市。

 

   
调控二、三线城市房价大有必要,在2010年的房地产短期疯狂中,二三线城市扮演主力作用。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0年的销售面积及销售额度增速上,中部地区为19.9%及39.7%,西部地区为13.5%及32.2%,远高于东部地区的4.1%及10.1%。在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百城价格指数报告上,位列12月份房价涨幅榜前列的均为二、三线城市,刚出台限购细则的昆明及郑州分别位于榜单的第八和第十三位。

 

   
二三线城市房价过快上涨,透支了未来的资金潜力与产业前景。以某中部省份为例,在GDP上升的同时房价快速上升。2010年,其省会城市普通商品住宅均价为6167元/平方米,相较2009年上涨了1779元/平方米,涨幅位列东部省会城市之首。根据最新的数据,十一五期间该市居民、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分别由9684元、3207元提高到18800元、6800元,比“十五”末翻一番,但即使以如此漂亮的数据,在该市动用可支配收入购买一套一百平米的商品房,需要10年左右,远超国际警戒线。

 

   
该城市的经济发展模式过于激进,让人担心。十一五期间,该市GDP由925.6亿元提高到2600亿元以上(初步统计),年均增长18%;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由843亿元提高到3700亿元,年均增长34.9%;财政收入由130.9亿元提高到470亿元,年均增长28%以上;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完成9500亿元,年均增长44%,固定资产投资已经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从侧面显示,该地区在通过不断的土地与国资兑现,通过借贷维持高增长。

 

   
上述房地产泡沫与经济发展路径,蕴含重重风险,是中国经济无法承受之重。没有居民消费,固定资产投资畸高,政府负债率过高,而居民财富转化成了房地产,缺乏内生的向上动力。

 

   
事实上,全球的经济形势已经逐渐好转,人民币汇率升值与内部货币逐步紧缩,意味着过多的资产泡沫必然被挤出市场,中国有必要主动挤除房地产泡沫,不仅在一线城市,更要在实业未兴泡沫先行的二三线城市,以防止产业彻底空心化,内需根基被彻底毁坏。

 

   
欧美的产业正在复苏,表现在反映美主要企业的大盘蓝筹情况的道琼斯指数在1月21日创下30个月以来的新高,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收于11871.84点,涨幅为0.41%。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涨3.09点,收于1283.35点,涨幅为0.24%。欧美金融机构的赢利已经开始复苏,摩根大通等赢利上升。而欧元区经济火车头德国最新公布的Ifo商业景气指数1月份升至110.3点的纪录新高,略微高于市场预期的110点,上个月为109.8点。

 

   
更重要的是,反映市场信心的黄金价格走入下降通道,截止1月21日的一周,纽约商品交易所2月期金合约下跌5.5美元,跌幅0.4%,收于1,341.0美元/盎司,创自去年11月7日以来的最低水平。本周该合约累计跌1.4%。黄金下挫说明市场信心恢复。

 

   
欧美挽救了金融机构,从实体经济与消费开始复苏,而我们仍乞灵于基础建设与房地产泡沫的方向发展,甚至任由房地产泡沫向三四线城市蔓延,攫取最边远地区的民财,与此同时还在加快人民币资本项目的开放步伐,这是最糟糕的搭配——货币控制放松与泡沫肆虐。

 

   
或者制止泡沫发展实业,或者停止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建立经济秩序,除此之外别无良方。

   

要翻墙? 用赛风.

2011年1月28日, 2:2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