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为阻暴力拆违,孕妇遭殴流产

        孕妇李美丽为阻止暴力拆违,被拆违人员“推搡”流产,并致其轻伤。为讨公道,她曾找领导反映,上网发帖求助,甚至找过媒体,但至今仍未有人站出来为此承担责任。

        2010年9月17日,对于李美丽来说是个无比悲惨的日子。那天上午,以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洛王社区主任汤学文为主,召集百多号人随着坦克般的挖掘机,来到李美丽新建的一层毛坯房前。经过一番“袭击”之后,新建的毛坯房被很快夷为废墟,与此同时,孕妇李美丽被人“推搡”倒地不省人事。

房屋规划管理失控

 2010年12月26日,李美丽告诉记者,今年7月底,她家在组上的自留地建了一层69平米的房子。因没有办理合法的手续,在建房后不久,区规划部门给她家下达了一纸“责令停止违法建设通知书”。在接到停止建设通知书之后,李美丽很快让建筑民工停工回家休息。

李美丽还向记者透露,房屋规划在她们这里可以说是“管理失控”,在当地不批先建房的情况很多,一些小开发老板利用晚上和休息日大肆抢建抢搭房屋。“这些无资质的小开发都能随便建房子,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呢?”

当地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那些小开发商老板与相关职能部门的关系一般会处理得很好,他们平时在抢建房子时,那些职能部门往往会派人送来停工通知,或者到施工现场大发雷霆制止施工,并象征性地用脚踢倒几块砖头,发一顿脾气就走人。“几个回合之后,房子还是被建了起来,已经被抢建竣工的房子通常不会被依法强制拆掉,而是罚款了事,再补办相关手续。”

据记者了解,这些小开发商房屋的价钱比市场价要低许多,建好的房子很快被卖出去,这股暗流也以疯狂之势滋长。李美丽看到当地很多非法建房顺利过关,便与丈夫一起商量如何仿效人家。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施工,李美丽也很快在自留地上建起一层的毛坯房。 

得知李美丽家建好一层房屋后,区规划局很快下达了停工通知书。这个时候,李家一边安排民工停工回家休息,一边找人打点关系,以便让自家房子顺利建成,让李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的一切奔波都是徒劳。

居民叙述恐怖一幕

有居民告诉记者,2010年9月17日早上8点多,社区主任汤学文带领上百号人的拆迁队伍,随着坦克般的挖掘机,浩浩荡荡地来到李家的一层毛坯房前。这时,李家人苦苦哀求带队人“手下留情”,李美丽的哀求不但没有获得带队人的怜悯,反被苦苦相逼,还受破口大骂。

在遭到对方拒绝之后,李美丽与婆婆拿着板凳坐在毛坯房里面,以“人在房在”的心理抗议强拆。看到婆媳俩呆在屋内不肯出来,已经举起老高的铁抓没敢往下砸。这时,人群中好象有人喊了一声“上去”,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蜂拥而上,先将李美丽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婆婆搂手拖脚的抬走。

见婆婆被人抬走之后,李美丽犹如飞蛾扑火那么冲动,但很快被另一伙人按倒在地。在一顿拖拉撕扯后,有人将李美丽的脑部猛烈地撞向了坚硬的预制板,任凭李美丽怎么哭喊,那伙人还是没有半点心软。

经过几分钟“撕扯”之后,李美丽犹如一只捻死的蚊子倒地难起。然而,在场的所有执法人员却置若罔闻,熟视无睹。就此机会,挖掘机的铁抓疯狂般地砸向毛坯房,在房子被夷为了平地之后,那伙人丢下倒地不起的李美丽 扬长而去。

这时,李美丽的丈夫李华军闻讯赶来,见妻子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知道出大事了,他立即拨打了120急救。经过岳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立即抢救之后,李美丽才从死亡线上苏醒过来。经医生初步诊断为“脑震荡软组织挫伤”,李被抢救过来后,医生建议将她立即转至岳阳市妇幼保健医院精心治疗。

在岳阳市妇幼保健医院,李美丽做了B超等检查后,产科医生诊断,孕妇的脑部、腹部等多处受伤,其胎盘出血,胎儿受到严重影响且可能死亡,为了确保孕妇生命安全,医生立即实施了人流手术。后经法医鉴定:李美丽因脑部受到剧烈撞击昏迷,且腹部等全身多处受伤导致流产,构成轻伤。

谁为孕妇受伤负责 

2010年12月27日上午,记者就强制拆违弄伤孕妇一事采访了岳阳市岳阳楼区委书记李可波。他说,没有听说拆迁人员弄伤孕妇,更不清楚。李可波还要求记者告知详细情况“我会好好查一下。”

当天中午,一个自称是岳阳市岳阳楼区控违办的官员给记者打来电话,称那次拆违李美丽绝对不存在受什么伤,更别说流产了。李美丽丈夫李华军的亲哥哥之前是岳阳市政府的秘书长,现在是省某机关办公厅主任,这么大的高官,“我们敢对她动粗吗?”

这位官员还说,2010年9月17日,市规划局、楼区规划分局、区控违办联合执法,依据《规划法》对其违法建设进行强制拆除,洛王办事处、大桥湖居委会的有关工作人员也在现场维持秩序。对李华军的违法建设进行强制拆除,他们是依据《规划法》行使行政执法权,市规划部门是执法主体,控违部门是执法主力,办事处是责任主体,整个拆违过程依法依规。岳阳电视台的记者也全程参与,他们也保留了拆违视频,整个执法过程他们全部公开、全面接受社会各界和新闻媒体的监督。

对于岳阳楼区控违办的说法,李华军十分懊恼“难道我妻子全身的伤痕,是她自己摔成的?妻子不被执法人员不殴打他能流产吗?”李还告诉记者,即使要拆违也要一视同仁,不要点人欺负,那么多违章建筑偏要强拆他家的房子。

记者在采访期间,当地有百姓提供了一些细节,称就在强行拆除李华军房子的那天,有执法人员还与另外一正在违法建房的人称兄道弟打招呼。“把人家孕妇打伤了还不承认,这就是点人欺负嘛!9月17日强制拆违那天,是有人在录象,但政府为什么不能把那天所拍的东西全部在电视上公开呢?”

据记者了解,李美丽康复出院之后,她开始找领导反映情况,上红网发帖、甚至找媒体求助。她所做的一切就是希望有领导能重视自己的事情,但至今仍未有人站出来为她受伤、流产承担责任。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就在李美丽被拆违人员“推搡”流产前不久,还有官员在当地媒体宣传是“铁腕拆违,人性执法”。现在,恢复健康的李美丽逢人就说,“他们把我都围殴成轻伤并致流产,难道‘人性执法’就是这种结果!”

要翻墙? 用赛风.

2011年1月29日, 4:5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