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香港民主派元老司徒华先生去世,引起海内外华人的同声哀悼,连港府都出面表彰他的一生。这不仅是因为华叔常年在香港致力于推进民主的努力有目共睹,更是因为他则善固执,坚持不懈的个性为他在香港和海内外华人中赢得了极高的声望和尊敬。

“六四”之后,我跟华叔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是在一些推动民运的问题上长期合作,从他身上学到的更多的,是他那种个人品质。这里就说一件我们的交往中的小事,可见华叔品格的一斑。

2006年10月底,台湾发生红衫军倒扁事件,当时我与华叔一起在美国旧金山参加一场研讨会,会上围绕上述事件有热烈的讨论。事后,香港某媒体发表报道,题目是《严家其司徒华斥王丹派攻击倒扁》,说“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華指出,‘六四的学生反对台湾反贪倒扁运动真是不应该。’甚至还学当年共产党的调子,‘ 说倒扁运动受共产党操纵,所以是动乱’就更不可思议,更不应该。”其实,当时华叔的基本观点,与我大致相同,我们都认为台湾民主发展的成果应当珍惜,写该篇报道的作者本身对事件和我本人有成见和偏见,才做出这样违反事实的报道。

多年以来,有心人士对我进行的歪曲评论所在多有,我一般都懒于回应,觉得自有公论。但是华叔看到这篇报道之后,并没有一笑了之。他非常重视这篇歪曲报道,11月8日写信给该刊物负责人,指出:“其中引用我的说话,用了引号,亦即是说,那是我原来的话。其实,我完全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也没有对王丹有任何的批评,因为王丹没有评论台湾反贪倒扁运动。”并且严正声明: “我特此郑重要求,请贵刊将本人此函,于最新出版的一期,全文刊登,以澄清真相,端正视听!我更严正要求这位“湾区通讯员新海川”,不得回避,必须交代他的消息来源是怎样的?他撰写这一篇歪曲事实的谎言,动机何在?”他还将原信转给了我。

其实,该刊主编是华叔多年朋友,但是华叔的态度之严厉,是完全不顾情面的。这正是华叔的朋友都了解的他的个性。第一,华叔在事关原则的问题上,从来不会回避或者放弃立场,哪怕是细微末节的事情,他也要是非清晰,即使对方是多年好友,也不会有所犹豫。他不会和稀泥,总是在第一时间鲜明表达立场,这种精神,对我是很大的教育;第二,华叔对晚辈的关切是溢于言表的。多年以来,我得到华叔很多的关心,小到生日的时候他写来的贺信,到类似上述事情这样的立场上的澄清,点点滴滴都是他对薪火相传,对后继有人的热切期待。香港六四二十周年的纪念晚会上出现大批80后和90后人潮,正是华叔多年来致力于推动后代继承八九民运精神的努力的直接成果,因为有这个成果,我相信,华叔的在天之灵是应该会感到欣慰的。

华叔对我的影响是方方面面,刻骨铭心的,他的去世对我是沉重的打击,一时之间,竟然发现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只能随手记下一件小事,算是心中的一点点纪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