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和共享最终能否取代断裂和冲突,取决于话语空间是否充分开放,取决于网上和线下能否互相呼应。

这个问题目前难以给出答案,可以确定的是,话语转型会以加速度的方式继续进行,不可逆转,也不会停止。

作者:王晓渔

文化转型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思想观念,二是话语方式。

两者缺一不可,只有思想观念和话语方式同时更新,才说明文化转型进入纵深阶段。

2007年的散步、购物,2008年的打酱油、俯卧撑、叉腰肌以及雷、囧、槑,2009年的躲猫猫、被××(、被就业等)———几乎每个重大事件都会产生一个新词。

这些新词不同于奥威尔所说的“新话”,恰恰相反,新词有效地拆解了“新话”。在新词的映衬下,“新话”成了老话、套话、废话。

理性地表达反对立场和戏谑性地使用反讽话语,开始成为网民的主要文化特征。

2010年,话语转型主要出现两个趋势:一是从造词到造句,二是从网上到网下。

此外,还有从中文到英文的趋势,比如给力被翻译为Geilivable,不给力则被相应翻译为Ungeilivable。但这个趋势目前尚未对文化转型产生影响。

蒜你狠、姜你军、苹什么、油你涨、糖高宗、豆你玩、棉里针,物价上涨之处,就有新词应声而出。

但最值得关注的不是这些新词,而是各种新的句式、文体,这也说明话语转型更加深入,网民从造词发展为造句,新的语法呼之欲出。

除了鸭梨(压力)很大、神马都是浮云,“”和“恨爹不成刚”珠联璧合,成为年度流行语。

在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选手周洋表示,获得金牌可以让爸妈生活得更好一点。体育部门有官员声称,在感谢爸妈之前,首先要感谢国家。随后周洋按照要求,感谢国家。

但是,国家必须先于父母的说法,并未得到网民的认同。“感谢国家”被网友反复使用,这种过度使用恰恰是对国家必须先于父母的质疑。

这涉及个人和国家的关系,只有忘记个人才等于热爱国家,这种观念在“文革”之后就得到反思,但是先感谢国家、再感谢父母的话语方式,却一直沿袭。

直至此次“感谢国家”,这种话语方式终于获得重新审视,说明个人的权益不能以国家的名义剥夺,开始深入人心。

“恨爹不成刚”的原型是“我爸是李刚”,盛于河北大学的一起车祸。

虽然司机在何种情况下说“我爸是李刚”存在争议,但是从事后的处理过程来看,“我爸是李刚”发挥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恨爹不成刚”的出现,与此前对“×二代”的讨论有关。“”、“官二代”的隐形世袭,引发公众不满。

2009年的“”事件,焦点是“富二代”司机;2010年的“恨爹不成刚”,焦点是“官二代”司机。

两次事件的发生具有偶然性,但是公众的注意力从“富二代”转移为“官二代”,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

福建平南、浙江温州、江西武宁、江苏句容、安徽巢湖、湖南怀化等地的政府机构或事业单位,招聘条件向“官二代”倾斜,甚至为“官二代”度身定做,类似事件在2010年频频曝光,被网友戏称为“萝卜招聘”。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湖南冷水江市人事局长请求市委、市政府安排儿子的工作,市委书记、市长、常务副市长均作出批示同意。

在合法的私有财产得到保护的情况下,经济层面的“富二代”不应承担原罪。但权力层面的“官二代”则不然,因为财产可以继承,官员的职务却不应是世袭的。

“恨爹不成刚”,说明公众不再简单地把“富二代”和“官二代”等同起来,开始明确责任归属。

与此类似的是,关于房价上涨,此前公众批评的焦点是开发商或者经济学家,现在则意识到这与土地财政有关。

许多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内容,在2010年简约为三个字“你懂的”,这说明网民之间逐渐形成默契和共识。

通过各种“造句”练习,他们拥有了共同语言。

与话语转型同时出现的是话语断裂,网络话语与标准话语无法对话,一旦对话往往表现为话语冲突。

2010年,虽然话语冲突不断,比如“感谢国家”,比如江西宜黄官员的“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但是也出现话语共享的迹象。

2010年11月10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标题《江苏给力“文化强省”》,“给力”挺进标语话语。

在此之前,《人民日报》就曾多次“给力”,曾三次刊发评论批评宜黄强拆导致公民自焚。

9月14日发表《公民主张权利不能总靠自焚》,指出同一事件存在截然不同的表述,“究竟是‘强制拆迁’还是‘思想教育’,是‘风力作用’还是‘悲愤自焚’,是‘上前施救’还是‘冷眼旁观’”。

9月20日发表《围堵上访无助化解矛盾》,引用“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批评“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我只懂拆迁法,不知道什么物权法”等“蛮横言语”,这篇评论出现“给力”一词。

10月14日发表《值得警思的“强拆论”》,批评“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称之为“强拆发展观”。

网络话语和标准话语,开始共享一些“新词”。尽管这种共享仅是个案,但从无到有,有着破冰的象征意义。

2010年最受欢迎的文体是凡客体。

“爱网络,爱自由,爱晚起,爱夜间大排档,爱赛车,也爱29块的T-SHIRT,我不是什么旗手,不是谁的代言,我是韩寒,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和你一样,我是凡客”———这段广告文案加上韩寒的形象代言,使得凡客体迅速被模仿,几乎当下所有的公众人物都成为主角。

在网络话语的压力下,标准话语开始改变固步自封的习惯。

上海市静安区交警支队设计了两种凡客体交通安全宣传海报,其中一种是:“爱飙车,爱兜风,爱超员,也爱逃避处罚,爱超速,更爱不戴头盔,不是什么赛车手,不是行为艺术,我是交通违法人,我不走寻常。我和你不一样,我拿着通向天堂的签证。”

如果说“思想教育型”海报只能制造话语断裂,“凡客体”海报则使得话语共享重新成为可能。

对话和共享最终能否取代断裂和冲突,取决于话语空间是否充分开放,取决于网上和线下能否互相呼应。

这个问题目前难以给出答案,可以确定的是,话语转型会以加速度的方式继续进行,不可逆转,也不会停止。

A 奥特曼(Outman)

B 逼贪族 被时代白条毕业证博士工毕剩客

C 词媒体 城市柜族瓷器爱国主义

D 斗小三 地王 地沟油低碳爱情 大叔控大四空巢

F 发狂死 凤凰男与孔雀女负月薪反粉丝

G 高中航母Geilivable(给力)

H 孩奴 化学阉割海啃族海囤族恨爹不成刚

J 嫁碗族 胶囊一代焦郁碌僵尸粉丝拒无霸交口

K ××控快递依赖症克莱登大学啃老剧开领

L 绿猫 裸婚绿领廉政公积金裸捐廉内助

M 脉客 媒治芒果人

P 漂绿

Q 全裸政府全球语

R 日记门乳房炸弹

S 兽兽门 死不起世博庙会三无农民SCI崇拜421家庭双核家庭山寨婚姻

T 鸵鸟爱情TA时代

W 网络黑社会 围脖微骚客伪娘微富二代网络高考文化包工头伪婚族文化啃老

X 信凤姐,得自信 犀利哥虚拟人类橡皮婚姻下井助理

Y 院仕 隐婚 隐权力隐形富豪隐性世袭羊羔体

Z 足球寡妇章鱼保罗中产焦虑症足囚协会战略知识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