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艺术家吴玉仁“袭警”继续案开庭审理,多位维权人士和艺术家前往法院围观。庭审大约持续了1个半小时,法官没有当庭宣判。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星期五,艺术家吴玉仁案在北京朝阳区的温榆河法庭开庭审理。事前,李方平律师表示有事无法出庭,转由另一名葡其磊律师为吴玉仁辩护。庭审结束后,吴玉仁的妻子凯琳向本台表示,法官没有当庭宣判结果:”我原本就知道今天是走过场,我知道开庭的时候没有结果,我们还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记者:”他们为什么会突然通知你今天要开庭呢?“

凯琳:”11月17号的时候,他们有争执的问题,为了处理争执的问题,他们停了。出了争执以后,他们必须要把一些过场做完。他们说7月份在酒仙桥派出所里面把摄像机欢乐,原来的内容都没有了。“

去年2月22日,吴玉仁曾带领艺术家上长安街游行抗议强拆。6月1日,艺术家杨立才家被断电,发电机被抢走,吴玉仁陪同杨立才一起去北京朝阳区酒仙桥派出所报案时,先被警察殴打,后以“袭警”为名刑拘至今。

9 月6日吴玉仁的代理律师李方平拿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起诉意见书》。去年11月17日上午9点30分,“袭警案”开庭,艾未未,左小祖咒等一批艺术家以及众多网友前往庭审现场关注此案审理。大批媒体记者前往采访,而当局也加大了警力进行防范。由于吴玉仁的妻子凯琳是加拿大人,所以,此案件也在加拿大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加拿大政府也派出了代表前去观看。而当天的庭审持续到下午一点多,李方平律师提出要看监控录像。对此,法官宣布休庭五分钟。随后,合议庭认为律师提出看监控录像的要求合理,决定延期审理。

但此次开庭,当局却称无法提供录像,蔺其磊律师告诉本台记者:“我们要求法院调取当时派出所的监控录像以及摄像机里面的全部内容,因为他提供的是一部分画面,我们就要求他提供这两份证据。这两个月他们没有证据,就提交出两份工作笔录,所谓的证人证言,工作笔录之类的。还有就是说酒仙桥派出所的监控设施7月份就已经更换了,就没有保存,摄像机里的画面,因为摄像机是一个办公用品,所以就把后面的内容覆盖了,所以说都没有提交出来,就提交了一个工作记录,还有一个派出所副所长的证人证言,这显然是不能成立的。”

此次开庭,杨立才、左小祖咒等艺术家也前往法院进行围观。星期四,杨立才在推特上说:“上午接到通州国保杨春涛的电话,约我‘大过年的,见面聊聊吧’,我答人在家乡,约他28日温榆河法院见。”杨立才还表示,他之前在老家的时候就多次接到电话询问他的下落和行程。今天一出火车站又接到他的电话,沟通的内容跟吴玉仁被袭警案首次开庭前雷同。最后问他一句:要不明儿早坐他们的车去法院?”

目前,吴玉仁已经被中国当局关押231天。星期五上午9点半,吴玉仁被送到法院,法庭外聚集了200多名围观群众。网友艾米说:“温榆河法庭外警车警察国保戒备森严。提前拉好了警戒线。俨然是吸取了一审时的教训。目测估计加上上海来的访民已有一百多人在这儿了。”

左小祖咒告诉本台记者:“(当局猜想)在春节前审吴玉仁的问题可能人会少点吧,但是没想到人还是没有少多少。就是吴玉仁跟警察扯皮的视频没有了,就像钱云会一样,钱云会死的时候的录像就刚好没有了。你说吴玉仁的事情不是乱搞的吗,这样的事不是非常不合理的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