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开了一个新浪微博,有“V”字实名认证,可证其身份不虚。半个多月来,“西岗分局”只发了三条毫无技术含量的微博,远不如与其处于同一阵营的“平安北京”、“平安乐清”之流谈议风生;其粉丝数倒是超过了5000,所关注的人却有且只有一个,即著名人民艺术家、日本AV女优苍井空。

“西岗分局”是何许人也,我们都不陌生;苍井空是何许人也,有些人还不知道,或者故作不知。

这是一个无比悦耳的名字:。不像其他日本女优,饭岛爱的名字太甜,像一杯糖加多了的珍珠奶茶,武藤兰与松岛枫太俗,小泽玛利亚等则太长,不够清脆,星野亚希倒是一个好名,有些科幻人物的迷离气味,不过,比起来,唯有苍井空之名,能给人一种空灵与苍茫的听觉快感。再对比苍井空的表演,也许你会感慨:天地仁也不仁,生出这等尤物,却使其坠入AV之渊;然而,若非以AV为载体,世人怎能见识她所淋漓呈现的情欲之美?

可与苍井空并列的名字,是洛丽塔。《洛丽塔》的伟大开端,好像纳博科夫为苍井空而写:“苍井空,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苍—井—空: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地落在牙齿上。苍、井、空。”

我曾经说过,苍井空的意义,不仅在于她声嘶力竭、美轮美奂的AV表演,让我们在一个铁笼化的禁锢年代和封闭国度,在辗转反侧与欲罢不能之间,以一种隐秘乃至耻辱的方式,认识到了被阉割、被冷藏的情欲的青涩与美好;更是在于,她就像一串分隔符,一个防伪标志,一道人性的国境线,将我们与同一苍穹之下的另一群人,清晰分离开来。当我以最虔敬的语气说出苍井空的名字,你道貌岸然,你一脸厌恶,你避之唯恐不及,那么,对不起,恐怕我们这辈子都做不到肝胆相照、风雨同舟;我更愿意看到你的表情犹如干冷的冬夜之中被点燃的篝火,你的眼神在张皇与羞涩之中闪过一丝狂喜的光芒,至少,因苍井空之名,我们可以亲密分享一段青春记忆的压抑与冲动。

现在,问题就摆上了台面。一方是“西岗分局”,它代表人民警察,代表公权力,代表打击低俗运动的执法者;一方是苍井空,她是在数代人心底偷偷埋藏的圣母像与自由女神,但在中国,她的名字被打上低俗的水印,她的作品无法在合法的空间公开叫卖,质言之,她理应是“西岗分局”的执法对象。如果这二者发生冲突,不管是公安局刑讯逼供,还是苍井空暴力抗法,在这块神奇的土地,都可以找到相应的案例。然而,所发生的并非冲突,而是一方向另一方投诚,且是“西岗分局”粉上了苍井空,是狼爱上了羊,是公权力拜倒于日本女优的裸体之下,是反低俗者自身沦为低俗者,是“人民警察苍井空” 组成了一句流行语。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矛盾,更吊诡?

西岗分局后来解释说,他们的官方微博被盗号了,加入苍井空的粉丝团是盗号者所为。这种鬼话,估计连毛少将都不信。他们应该开出更符合逻辑的解释,譬如说,作为“西岗分局”之发言人的警察,自身是苍井空的铁杆粉丝,他一上微博,便主动关注了朝思暮想的偶像,可他未搞清楚,他一人的审美口味,并不能代表“西岗分局”的审美口味;“西岗分局”是公器,而他只是公器之下的一颗螺丝钉,他不能拥有独立于机器之外的思想与爱好。如此,只需惩处一人,便可保全一局的令名。

不过,反过来讲,人民警察粉上了苍井空,却也不是什么怪诞、耻辱之事。一方面,爱看苍井空的AV未必就是低俗,不看AV未必就是不低俗,AV不是低俗的标识,只是不幸沦为了反低俗的政法道具。警察也是人,也有欲望,他为什么不能看AV呢,一个看AV的警察就一定是坏警察吗?

另一方面,哪怕“西岗分局”作为一个集体,它依然有权作出自己的道德抉择。不能因为公安局姓公,公权力姓公,就推断它一切为公。谁都知道在中国,公权的运行夹带了多少私权的成色。这么说来,“西岗分局”关注苍井空,与关注110老民警郭韶翔,并无差异可言,这只是一道无厘头的多项选择题而已。

事实上,谁能说得清,“西岗分局”与苍井空,谁更低俗,谁更高尚?“西岗分局”粉上了苍井空,就一定是苍井空的荣耀,是人民警察的耻辱,而非相反?

“西岗分局”粉上苍井空并不可笑,可笑的是,在民意与舆论的交相嘲讽、批判之下,“西岗分局”居然取消了对苍井空的关注,转向关注“营口市开发区公安局”、“110老民警郭韶翔”、“公安文化基层行”、“平安温州”等微博。这不是亡羊补牢,而是欲盖弥彰。从此,该微博将沦为报废的播音器,无足观矣。

“西岗分局”如此紧张,大可不必。在微博的全球化浪潮之中,一个市区公安分局,近乎是虾兵蟹将,那么多高官、政要都在冲浪,都在经受网络口水与炮火的洗礼,都在兀自鏖战,从未言退,你一个小卒子,本来就是炮灰的命运,何惧之有?

且说远一点。如今最流行的微博,应是Twitter(推特)。许多国家的政府领导人都是其用户,如美国总统奥巴马、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德国总理默克尔、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意大利总统贝卢斯科尼、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等。中国是缺席者,因为在中国大陆,始终无法正常打开Twitter的主页。

这些政要使用Twitter,大多为实名制,从不遮掩。如奥巴马的用户名为Barack Obama,陆克文为Kevin Rudd。“唐宁街10号”的主人是英国首相卡梅伦,这不是实名,却胜似实名。查韦斯是一大例外,他的用户名为chavezcandanga,西班牙语意思是“意志力坚强的叛逆者”,其简介写道:“委内瑞拉共和国玻利瓦尔人的总统,社会主义者和反帝战士。”

他们的微博,像“西岗分局”这样,满腔官话,如“即将迎来春节七天长假,在享受假期欢乐之时,仍需提高警惕,加强安全防范措施,确保长假期间安全”,倒也有一些。不过,更多政要发言,都极具私人色彩,譬如陆克文请求关注者推荐电影,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隆讽刺、调侃查韦斯,查韦斯呢,他的战斗精神,都用在与关注者吵架上了。

如此盛况,在中国微博界几乎难以想见。以“西岗分局”和苍井空所注册的新浪微博为例,人气最高的用户,大多为娱乐明星(、小S、赵薇占据前三席),另一些是喜欢在公共空间抛头露面的成功商人(潘石屹、李开复等)。偶有政府官员的身影如午夜的幽灵闪过,最具人气的恐怕就是曾担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伍皓,他的粉丝数大约是姚晨的1/40,是苍井空的1/8。另有一说,称新浪微博粉丝数在六位数以上的名人,只有苍井空的数据货真价实。

我并不怀疑,某一天,为了中美友谊、世界和谐,奥巴马总统会在新浪微博注册账号并加“V”认证;我却很怀疑,也许终其政治生涯,中国的奥巴马们都不会、不敢像奥巴马那样玩一回实名微博——他们何时不再视微博等互联网工具为阴云密布的地雷阵呢。据说胡-锦涛考察腾讯公司之时曾获赠QQ号,但这号码是多少,尚且为国家秘密。相比奥巴马等人玩Twitter的投入,中国的微博革命可谓任重道远。

转念一想,国家领导人不玩QQ,不上微博,倒也省心。一旦他们入了门,实名注册,实名交流,就会发现连一句日常的问候语都发不出去,因为自己的名字居然是一个被过滤审查的敏感词。

供《新快报之意见周刊》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