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德里郊区的甘地陵

隔着车窗看到的象鼻子

——访印散记

心仪神往

印度诗人泰戈尔1916年在致异国友人的信中写道:“我对广袤的世界充满着思乡之情。”所谓故乡,无非那里有载记着我们熟悉的故事的器物景致,历久而弥新;有我们敬重的亲友师长的身影足迹,虽逝而永在。在这个意义上,印度最是我思念的“故乡”。

1

“西天取经”是我们自幼就熟知的故事;上印度文学课才知孙悟空脱胎于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的神猴哈努曼。与热衷“少林功夫”不相干,1990年代初,研究明代异端思想家李贽时,我寄情李氏所宗心学的源头禅宗的始祖、在中土首倡“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的天竺僧人菩提达摩;在广州的闹市步行街“上下 ……

……

Behind the Great Firewall? Click here to create a Psipho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