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由此事,我们也应该趁机反思,官方的“定性”和对“上访村主任被故意碾死”的“辟谣”为何难以获得公众的信任?此前类似争议性事件的“辟谣” 和“权威结论”也往往遭受“信任危机”,乃至大家宁愿相信一名小学生“鲜蘑菇9成被漂白”的调查结论,而不相信相关职能部门。 … 网民的“围观”已经成为一景。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