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税与先进文化

              
 
遗产税与先进文化

 

     
               
卢麒元

 

在雪山脚下清休数日,试图重新计算生命的价值。

然而,凡俗的我们,仍然无法逃脱社会的烦俗。毕竟,生命价值的盘点,也存在着财务的内容。

就终极意义而言,生命的轮回,也是生命价值的回归。任何生命的价值都不属于自己,更不属于血统意义上的亲人。人的生命属于自然。生命的价值属于社会。

先进文化,至少要对生命和生命价值表示尊重。

一个人生命结束了,另一些人占据本应回归自然和回馈社会的东西,这有违天理人伦。有违天理人伦,就不算是先进文化。

共产主义就生命终极意义而言,无疑是先进文化。在共产主义理想中,人类进入了无我的境界,一切都将回归自然并回馈社会。然而,共产主义仍然是一种理想。

资本主义强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即便如此,现代资本主义对于生命和生命价值的理解也具有现代文明的特征。现代资本主义主张社会共享一部份生命的价值。几乎所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征收了遗产税。

华人社会血统文化深厚。血统文化应该不属于先进文化。一些中国人对他(她)人生命和生命价值有着异常强烈的占有欲望。所以,长久以来,中国大陆对遗产税讳莫如深。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香港在开征遗产税九十一年后,于公元2006211日正式取消了遗产税。香港取消遗产税,算是香港文化回归本土的重要标志。可惜,这是一种文明的倒退。当然,香港将成为中国新贵们的“天上人间”。

原本收集了一些官员和学者关于免征遗产税的言论。本文实在不想介绍它们了。笔者一向厌恶时髦的废话。笔者知道,遗产税是一个政治问题。至少,遗产税是一个文化问题。所有经典的经济学逻辑在这一问题上都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一个民族,如果无法超越政治世袭,你让他超越经济世袭,这显然是非常困难的。

老实说,作为一个税种,遗产税本身并不重要。但是,作为一种政治显影液,遗产税就显得十分重要了。共产党人是有信仰的,共产党人是有主义的。当遗产都不能共产的时候,所有的思想理论都变得苍白无力了。

笔者没有能力定义先进文化。但是,落后的文化还是略知一二的。赌王何鸿燊先生一息尚存,他的遗产争夺战便已经如火如荼了。笔者知道,这显然不属于先进文化。然而,这类人生悲剧将由中国的新贵们继续演绎下去。时下所谓的先进文化,有多少无私奉献的内涵吗?在“先进文化”熏陶下的制度和政策敢言先进吗?先进文化是需要一点宗教情怀的!没有宗教情怀而谈文化,那只能是一堆时髦的废话。废话时髦而变成为文化,衰败也就不远了。

雪山脚下,行者匆匆。朋友拉住留影,笔者不想留影。人留不住,影更留不住。《金刚经》中讲“善护念”,笔者常常读成“护善念”。其实,能留住一丝善念也不容易。与其把影子留在照片中,何如将雪山留在心中。人在山脚下,人何其渺小;山在人心中,人才会变得高大。如果,能将人民像山一样放在心上,你还会在乎自己渺小的影子吗?

雪山永远不知道神马是遗产。造化永远不知道神马是文化。

你知道吗?

要翻墙? 用赛风.

2011年1月28日, 3: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