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云会死亡超级低俗屠夫山寨总结

我只是诉求法律是你们制定的,游戏规则你们制定的,你们要遵守,不要破坏,你们吃相好点,当公民不再信仰法律的时候,那么杨佳,乐清等事件将会不断地上演。我对这个国家爱的太深,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生活在一个没有公平正义,没有道德底线,没有羞耻感的土地,所以才不希望看到暴力和不稳定,我不是坏人,是稳定社会的建设者,我只是想做个真正的公民,去帮助那些可以帮助的人,去监督地方政府违法乱纪行为,如果连这点诉求,这么简单的想法,这么一个250公民都能破坏社会稳定,都能当敌人,那你这稳定也太鸡巴不稳定了,只有自己挖掘自己的坟墓,没有别人吃饱撑着帮你挖。记住,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是你们的主子,是一个纳税人!

作者:

钱云会死亡超级低俗屠夫山寨总结

一:超级低俗屠夫说明:

1:本总结部分文字可能会引起人反感,心理承受能力较差者请勿浏览。

2:我是有立场的,那就是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永远站在鸡蛋这边。

3:我这次不是以观察组或调查组身份去乐清,和以前一样都是以志愿者身份去为鸡蛋提供帮助,去找当地政府的毛病和违法行为,监督质疑他们,挖他们烂屁股,不让他们黑箱作业。为党中央清理底下腐败份子,帮清理给党中央抹黑的违法份子,用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

4:本总结只对我自己良心和为我出钱出力的草泥马们负责,他们是我的主人,我只是狗腿子,总结是写给他她们看的。(前几天仓管告知目前收到草泥马们提供粮草接近2万顿,由NGO帮我监管,我只负责干活,我怕接触钱,钱是好东西也是坏东西,但没钱也干不了什么鸟事。过一阵子案子告一段落再公布所有账目,如果你对我这狗腿子干活不满意,拿出捐粮草单子,我会如数奉还,我不会回应任何没出粮草的人质疑,关你屁事,人家出钱的没意见,你瞎鸡巴折腾干嘛?我人格就值那点钱吗?

5:我只有初二文化,本总结不是专业总结,我也不是诗人和文学家,不会用动人的文字来打动大家,我只用心理话来说事,我是这畸形社会的畸形产物,这些本来是由掌握社会资源精英们来做的,可很多人已经沦为圈养的猪,所以才有我这傻逼出来丢脸现眼。

6:本总结不是真相,在神奇的土地上真相是很难有的,但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真相,在信息不对称,在公权力选择性公布信息的情况下,我们没有权利要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所以谁说的都不是真相,谁都不是TMD权威,都可以质疑。我不能因为没有真相就不去做,而是要更努力去做,更努力去接近真相,还原真相,其实真相TMD不是好东西,为什么那么多流氓想尽办法要掩盖它。

7:如果你从钱云会案子才了解屠夫,说明你不是合格的网民,这个可爱的疯子,做了什么你们都不知道,什么风格你们都不知道,说明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娱乐化,麻木,冷漠畸形的土地,对伪人的盲目崇拜。我们生活在谎言,没有道德底线,缺乏信仰,没有信任,没有人文关怀文化,一些公共知识分子不说人话不做人事的环境下。在这神奇的土地上,总是发生一些神奇的事情,总是在向下突破道德底线。

8:我总结是凭掌握的信息,有的信息为了保护当事人将永远消失掉在这世界。还有就是凭自己的社会阅历常识和生活经验,我调查的思路是:他们不想公布的东西才是重点,他们努力想掩盖的才是重点,他们淡化不想说的才是重点,随着今后信息不断变化,对总结的内容也保留修改的权利。

二:几个疑点分析:

1:本案重点在:

(1):警方不公布钱云会那天早上谁叫他出去?谁指使叫王某约钱云会的?王立权和钱云会那么死党怎么不到他家里去说事,出去要干什么?见了什么人?见到面后发生了什么事?王立权现在什么情况?这么重要的证人怎么能忽略?怎么都没有见到他的证词和目前人身安全情况?电话清单能否出示?警方一直想掩盖淡化这件事,所以这件事非常重要。但这通话记录数据现在也可以修改,出示意义也不大了。

(2):为什么警方要在车速上,在刹车上,在司机处置当时的动作上(左右打方向之说)说谎?几个当事人和证人对车行速度描述为何差异那么大?对案发现场人员描述相互矛盾,为什么王小山等人要看案发现场勘查痕迹资料(照片,视频等)时被拒绝,为什么要拒绝?他们怕什么?

(3):还有警方不公布案发现场视频监控资料,为何前面几个摄像头都有储存,唯独就案发现场这个选择性失明,即使托词说安装好但没有存储,我请教专业人士后,他认为:原文『(移动公司在街上安装的所有摄像头在”安装调试完成后“都是”有存储功能“的,正式使用后不存在只看不存的摄像头,所有视频存储在中心机房。具体到乐清这个事情上从我了解的情况上看比较难说,移动说”21日安装,到25日中午完成调试。“

1.如果21日开始安装,25日中午具备存储能从工程安装角度看是正常的,甚至更晚一些也正常,安装调试都是有计划的,而且有一些技术含量。这需要两个方面的证明,一是21日移动方面的施工记录,一是安装的时候当地的人应该看的到,如果有条件可以两方面对照一下。

2.具体到25日上午是否有录像,我认为查查移动监控中心机房服务器的日志是一个必要的手段,这么长时间日志有被修改的可能,不过如果日志修改的不专业也容易看出来。如果在乐清有无限的权限,我想应该的方式是:警方、第三方专家和移动监控系统的软件商(这个我不知道是谁)共同去查日志。)』视频安装施工记录和机房数据这两个东西都可以修改,所以现在再出示意义也不大。

(4):钱云会死亡现场显示是他想往家里方向去,而不是出去的途中。

(5):村民和当地政府都有隐瞒一些事情,比如案发时冲突的情况,案发前几天堵路情况,有的村民有渲染夸大成分,当地政府极力想掩盖土地背后的事情,掩盖钱村长是因为挡住某些人的利益三次被关的事情,掩盖当地存在已久的官民矛盾和电厂矛盾,还有腐败贪污问题,而钱村长之死和这些事情息息相关。

(6):也就是最重要一点,那就是尸体体表检验,在这个问题上警方最害怕,所以撒谎说家属不同意尸检,但我们了解发现家属不是不同意尸检,是不接受交通肇事死亡的认定,所以不签字,警方故意偷换概念,说成家属不同意,是你们敢吗?再说上级温州市决定以交通肇事和刑事案并行办案,刑事案尸检就不必通过家属同意。新闻发布会说是撞到再压,如果是车祸撞击到钱身体,必定有撞击的痕迹,如果扭打过,那痕迹和撞击是不一样的,所以警方这个最重要的尸检故意不做,想掩盖之前钱身上有其他的外伤。按中国一般规定,交通意外后,尸体作为证据,存放在医院保存,需要时经家属同意进行尸检。因此通常习惯做法:如果尸体在家属手上,都是交警和家属协商后把尸体保存到医院。如果开始家属不在现场,由交警把伤者或尸体送往医院。期间家属可以到医院瞻仰遗容。但没有明文规定警方必须第一时间控制尸体,并需要立刻采取暴力手段实现。因此警方当天就急忙调用大批警力抢尸体,动作之快,极度违反常理,动机非常可疑。当地政府这样做的原因,或者只是由于钱云会多次上访,为维稳需要而第一时间抢走尸体,或者可能就是钱云会被车压死本身有更多见不得光的黑幕。目前关键的物证尸体,汽车都在警察手上,面对全国公众的压力,一直没有让第三方独立专家团公开对尸体,汽车做鉴定。没有公开信服的物证支持,只靠各方的口述证词,如何让公众了解真相。

三:钱云会怎么死的

土地利益问题,利益集团对弱者的掠夺,法律没有公信力,当地政府信用破产,当地贪污腐败横行,信访摆设,监督失效,才是这一系列事件的主要背后原因。

那钱村长到底怎么死的呢?根据我所了解和知情人所提供的资料(包括从未曝光的某些东西,虽然我一向主张所有东西都要见光,但有些要遵守江湖规矩道义)结合现场和当地历史背景情况来看,司机不是开车准备去谋杀钱云会,但他对案发现场情况说谎,也是警方教他说谎,说谎的原因就是想掩盖村长死亡前一刻他看到的真相。以下是一个知情人提供的消息,相对接近当时情况:当地政府由于2011年一月份蒲岐镇重新选举村委,而寨桥村民肯定会选钱某为领导。因钱某于04年征地的事,若当选后可能会带领村民继续反对临港开发征用滩涂,而导致临港开发事件处于尴尬状况,更可能引起领导关注04年电厂征地的事,所以政府领导徐某选择先“请”钱某谈话。2010年 12月25日早上,镇政府徐某,找村里王某(威逼还是利诱就不知道了)打电话给钱某,让钱某去村口(为什么不进村去找呢?呵呵这点不用解释了,徐某不敢进村,怕被村民围攻),然后指使手下抓捕钱某。当时政府的徐某开车到寨桥村村口,往南岳方向。也就是往南岳方向右车道,停在那里等钱某。而钱某出来后,发现车里人是要抓他的,随即想逃回村里,当时与徐某及其手下发生了肢体冲突,导致钱某的雨伞伞骨折断(温州警方调查的照片,我敢肯定雨伞绝对不是被工程车压到的),然后钱某转身往村里逃跑。而正这个时候,肇事工程车正好从蒲岐方向往南岳方向行驶,当时徐某的车正好停在正常行驶车道上,所以工程车选择了逆向慢速行驶。此时钱某往回逃,由于雨天路滑,也可能是背后有人推的原因滑到。正好扑到工程车车底导致车轮压过去死亡。徐某见到这个状况后,担心司机指认,就马上命车上司机及副驾位置同伴下车,随其一起逃跑。逃至蒲岐市政府大楼(几年前搬到了高速出口的那里—这里的路到寨桥村一直都是直路很好开车的)。此后徐某担心钱某未死,随即同赶来的边防民警赶回现场(蒲岐边防派出所就在政府500米处)。而到现场后,徐某下车,引起群众围攻。后面的事就正常了,逃跑了让特警处理。最后导致。。。。

以上是这个知情人所提供的说法,我是认可,因为许多东西可以相互印证,有一点我要加上去一下,这个是当地知情人故意要隐瞒的东西,那就是死亡前几天村民堵路的事件,钱云会是组织者之一,让当地政府觉得可以做文章,可以有罪名抓他,而把他送进牢里可以解决很多麻烦。现场没有太明显刹车痕说明当时货车逆向行驶,速度很慢,司机看到压到人,轻轻踩下刹车,就停住。因为速度慢,村长当时应该在快碾压过的时候,曾经要挣扎活命,但来不及,所以身体姿势才那样,大家也可以对比王小山窦含章询问保安和钱成宇,还有司机的相互矛盾不吻合的证词里看到一些猫腻。所以我个人看法是钱云会死于误杀,当地政府负有责任,所以想掩盖,以为普通一桩案子,结果没想到后来反应这么强烈,于是像这个神奇国家往常惯用的做法,那就是为了一个错,用更多错来掩盖,所有东西都经不起推敲,因为见不得光!

以上是我个人倾向性看法和意见,我的狗仔队和其他有关人员中有两个人不赞同我的误杀意见,他们认为在警方无法对我上述六个重点疑点做出合理解释情况下,谋杀可能性还是很大!看法不同可以理解和尊重!我个人认为目前根据许志永和王小山还有于建嵘等还有各个来源资料来看,按倒碾压死或打死碾压可能性应该可以排除,如有新的东西出来那是另说!

四:超级低俗屠夫的案外话:

做个理性的公民,做个不麻木不冷漠的公民,做个有判断能力的公民,不要相信谣言,不要因为公权力很烂就污名话它,不要因为前面观察组或调查组调查的看法不符合我们心中的真相就乱扣帽子,阴谋论,诛心论,什么鸟鸡巴收钱之谣言四起,这以后怎能让那些想做事的人怎敢去做事。不是每个人都有屠夫这疯子般心态做事,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担当,我们我们要鼓励公共知识分子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多说人话,多做人事,而不是整天高高在上扯淡装神,而不是占着社会资源不干人事,不说人话,整天做利益集团打手。要让他们走下来参与各种社会事务,监督质疑公权力,关怀弱者,建设健康有序的公民社会。

钱云会的死是必然,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今天不死,也会在牢里度过,因为他想挡住利益集团的掠夺脚步,这结果就是不是在牢里,就是在地狱里,要么在上访的路上,上访这是一条让人绝望的路,钱云会在北京上访他自己吃的像猪食,住的像狗窝,却舍得血汗钱给钱骗子记者,给无良律师,给所谓的能人大笔血汗钱,以为他们能帮助他,以为有包青天,以为上面的人会管管底下胡作非为的流氓混蛋们,可他哪里知道病根子在哪里?他哪里知道谁都无法阻止利益集团的掠夺的步伐。这就是一个农民村长的悲哀,他选择了清廉,选择了为民请命,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他不会随波逐流,同流合污,不会学余含泪,不会学王羡鬼,不会学周二波。

这案子完,我也离牢里生活也不远了,因为前面的几个案子的原因,(曾介入邓玉娇杀人案,昆明小学生被诬陷卖淫案,福建三网民被诬告陷害案等)我经常被强制遣回家乡,被无故拘留,被好心软禁,被。。。我只是诉求法律是你们制定的,游戏规则你们制定的,你们要遵守,不要破坏,你们吃相好点,当公民不再信仰法律的时候,那么杨佳,乐清等事件将会不断地上演。我对这个国家爱的太深,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生活在一个没有公平正义,没有道德底线,没有羞耻感的土地,所以才不希望看到暴力和不稳定,我不是坏人,是稳定社会的建设者,我只是想做个真正的公民,去帮助那些可以帮助的人,去监督地方政府违法乱纪行为,如果连这点诉求,这么简单的想法,这么一个250公民都能破坏社会稳定,都能当敌人,那你这稳定也太鸡巴不稳定了,只有自己挖掘自己的坟墓,没有别人吃饱撑着帮你挖。记住,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是你们的主子,是一个纳税人!在乐清你们把我当坏人强制送回,把我的狗仔队员以吸毒为由来验尿,贴心贴身“保护”我的律师,给酒店施压赶走我的狗仔队,这样只能说明你自己心虚。你们不要来违背中央精神,不要违背胡锦涛构建和谐社会理念,不要忘记温家宝打造阳光政府让公民监督批评的政府口号,不要违背法治精神,要为民服务。所以我奉劝温州市政府市领导,正人先正己,先把自己屁股擦干净,比如像钱云会死亡调查组组长沈强先调查,看看他到底贪多少,连安置房都敢名目张胆的牟利,还有什么鸟事做不出来的,连这么明显的违法行为都不去查去,还谈什么公信力,谈廉洁,谈你妈的头!你温州市长书记是干嘛的?整天鬼话连篇,这点事情都没有去做,鬼才会相信你们。我以自己公民个人名义向温州市政府提出以下几点要求:

1:公布所有关于钱云会死亡真相。

2:追究当事人法律责任。

3:查处土地违法事件,把贪污截留的土地赔偿款,归还村民。

4:对那些参与安置房牟利的混蛋们进行查处,向社会公布,如果无法做到我就合理怀疑温州市政府是腐败的政府,各个领导是腐败份子。

5:不准对村民进行打击报复,秋后算帐!

6:乐清公安局必须向我屠夫个人和狗仔队员律师赔礼道歉!你们违法强制我离开乐清和无故以吸毒为由对我狗仔队员找茬验尿,对我们造成伤害和名誉损失!

7:向中央写出检讨,因为你们的无能和腐败,因为你们没有全心全意为寨桥村民服务,让中央背黑锅,让全国人民百姓对中央有误解,让全国人民对温州产生及其恶劣评价,也影响了整个国家的声誉和公信力!

一码归一码,有一点还是要表扬一下温州政府,就是能让公民学者调查组观察组去调查观察,如果能再心胸宽一点,再包容一点,让我这个不入流的志愿组也进入你们欢迎的行列,我相信你们会更受大家肯定,我可是比那个宇宙电视台背书有效的多。公民调查组观察组和我们志愿组其实是做政府的桥梁,大家都会尊重事实,澄清事实,所以各地政府要懂得阳光的接受公民的监督和批评,我们都是和谐社会的构建者不是破坏者。

也希望寨桥村村民在维权的时候要理性不要使用暴力,我个人谴责暴力,也不会为先使用暴力的人提供法律援助,当然政府更不能使用暴力,村民也要讲事实,,不要渲染夸大事实,不要滥用网络的同情,只有尊重事实才能赢得尊重和同情!公盟(公民)律师们都是非常不错的,许志永博士的人格我是非常敬重,也信任他,他的结论可以探讨,他只是从另一个角度切入,并不一定绝对是错的,他们还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前提是信任。我也一样,我们还会继续关注和提供帮助,前提是足够的信任。钱云会死亡只是开始,后续还有很多事情,土地弊案等,屠夫还会和大家站在一起!你们有一个了不起的村长,一个真正为村民所想的好村长,一个无私让人感动的村长,我建议你们在村里中央应该立上雕塑(我会从草泥马给我的粮草中拿出一些)来纪念这个伟大没有什么文化的村长,他让那些道貌岸然坐在台上扯淡为民服务个别“高文凭”的衣冠禽兽官员羞耻,他们什么都不缺什么就缺德!村长什么都没有就有德!顺便诅咒在北京诈骗寨桥村民的那些无良律师,缺德记者,骗子能人,保定流氓店主们不得好死!你们怎么可以骗一个善良忠厚村长,怎么可以骗寨桥村民的血汗钱!你们良心都被狗吃了!屠夫会努力一个个把你们挖出来晒!会努力帮死去的村长讨回他和村民的血汗钱!

我个人及狗仔队员向村长至上崇高的敬意!在天堂你会快乐的,因为天堂没有流氓,没有骗子,没牢房,没有暴力,没有贪官,没有掠夺,也不用上访!

五:最后向给我支持的出钱出力关注我的草泥马们说声:谢谢!我爱你们!

超级低俗屠夫

2011-1-6

2011年1月6日, 6:44 下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