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没有预料过,在网络上没有一个人关注过的自己,身后,会成为所有意见领袖都屈下高贵的左派或者右派或者这派那派的操蛋派的头颅。他死了,每一个人才发现,他不是替村民们去死的,而是替我们每一个人。 这是一次无法消化的死亡。 这是一次无法吞咽的耻辱。 …. 就钱云会事件而言,真相不只包括他的死亡过程,还包括他作为村民推选出来的代表多次上访,包括他因此被判刑关押,包括他所了解和掌握的事实,包括他屡屡感受到的威胁,也包括导致这一切的围绕着土地征用和补偿的官民冲突。 …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