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反对实名制,实际上也是这种社会中保存的“中庸之道”。 其实对任何哲学化命题(或指责)都是不必去争、不必争辩!否则只能陷进对方偷换概念的陷阱里越辩越黑。无论你是争“是与非”,都等于和猪摔架,等于承认“你的利益是人家的哲学可以争出来的 …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