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只有当谎言不再是一个国家的支柱时,中国才有可能和资格向外界展示中国的“”。

来源:凤凰博报 / 作者:

据报道,中国大陆筹拍的国家形象宣传片,日前开始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不断播放,片长60秒,以中国红为主色调,选择姚明等名人站台。接下来的四周,宣传片每天由早上6时到凌晨2时,从早到晚,在时代广场大屏幕每小时播放15次,估计累积播放近万次。30秒的浓缩版,也在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各频道播放四周。

而据大陆媒体报道,中国在美国推出国家形象系列宣传片,旨在加深中国在美国公众心目中的正面形象。在首批播放的“人物篇”中包括宋祖英、刘欢、郎平、姚明、丁俊晖、吴宇森、杨利伟等代表文艺、体育、电影、商界、航天等各界的数十位中国名人。据悉,此宣传片也将陆续在拉丁美洲、欧洲大陆和中东地区播出。

这次铺天盖地的宣传,是北京一次前所未有的公关行动,香港著名专栏作家李怡看完影片后指出,宣传片给人的印象是中国很有钱,在时代广场和电视上不停播放,广告费是天文数字,不过仅通过这样的文宣,难以改变美国人对中国的固有观念。《华尔街日报》的网志批评道,宣传片与美国观众脱节。市场推广公司 Wolf Group Asia总裁沃尔夫指,该片堆砌中国的成就,吓人多于友好。海外资深传媒人和广告界人士认为,宣传片“似卖衫广告”,“所有人都站着,像块木头,毫无笑容,给人了无生气的感觉”,宣传效果成疑。

这次铺天盖地的宣传,是北京一次前所未有的公关行动,以提升中国人在海外的形象。但不少资深传媒人和广告界人士均认为宣传片拍得差强人意,难以改变美国人对中国的固有观念。针对中国在美国推出国家形象宣传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知名主播,近年两度采访中国总理温家宝的扎卡里亚认为,这样的电视片恐怕不符合美国电视观众的收看习惯。中国应该做的,是鼓励胡锦涛、温家宝等国家高级官员多接受媒体采访,“只有这样才能把一个可信、客观的中国传递给世界。”但民众认为,即使胡锦涛、温家宝这样的国家高级官员多接受媒体采访,人们也不相信能把“可信客观的中国”传递给世界,因为“客观的中国信息”,是这个政府正在通过网络封锁手段不遗余力地封杀的对象。所谓的中国形象宣传片,其实就是一条广告,不仅要砸钱拍,还要砸钱买广告时段,本质上跟广告“今年过节不收礼”没什么区别。大量网络评论认为,人权恶劣状况才反映中国真正的形象。

1287479663011 29691

“这50个名人有啥资格代表中国?!”“除姚明外,有哪个美国人认识?”“现在的国家形象是明星、大腕,简直荒唐!”中国大陆在美国曼哈顿世界金融中心砸巨资大搞形象工程,也引起大陆民众热议,认为权贵阶级骗不了身在中国的大陆人,就将重心转向国际社会,用钱输出红色宣传骗取西方承认权贵专制统治的合法性。有学者指出,若政府丧尽民心,无论如何对外宣传,都改变不了自身的恶劣形象,而只会“更加损害中国的形象”。

北京一位律师告诉说,“这次中国大陆的形象片,是以血色为基调,表现了征服,其中杨利伟征服太空,姚明、邓亚萍征服体坛,就是还没有征服世界。这个 ‘人物篇’其实表现了中国大陆企图征服美国进而征服世界的野心。中国大陆除了蛮横,在美国、在国际社会没有什么好炫耀的。”该律师还表示中国大陆此举只可怜了苏紫紫这样的,读人民大学名牌学校还要当裸模来谋生,还必须表现出喜欢那份职业。他还说:“当然,在中国大陆,很多人比苏紫紫命运差的多了。苏紫紫家不过是房子被抢了,家中老奶奶被强拆房子的暴力实施方吓得心脏病发作了几次而已。苏紫紫和她的奶奶还没有被逼得自杀,或者杀人,够幸运的了。”

一名不愿具名的美国政府工作人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形象片并不能帮助他更懂中国,另外,姚明也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中国派作这个用场了。

据《苹果日报》报道,正在美国播放的人物篇广告,共有两个版本。据宣传片的总策划朱幼光透露,筛选上述人物(包括中国公民和华人)有个统一原则,就是形象“正面”,从他们身上都能看到“中国梦”。据悉,香港首富李嘉诚、中国飞人刘翔等名人曾参与拍摄,但不知何故最终没有他们的画面。对于外国人熟识的李连杰、巩俐、成龙等人没有参与拍摄,据悉是与负面新闻多等原因有关。《苹果日报》还报道,中国大陆为争夺国际发言权,改善中国大陆形象,2009年就做出决策,拨出450亿元人民币,作为对外宣传经费。除了在海外卖广告宣传外,还包括让中央级喉舌媒体“扩军”,增加对外宣传报道篇幅和内容等。

内地网民近日透过互联网观看这辑广告片,并批评“用了没有中国籍的名人来宣扬中国的形象,这无疑会更加损害中国的形象”。中国外交部前司长章含之的女儿洪晃则在微博批评该广告,“像是唐人街一批最有钱的中餐厅老板,自己给自己做广告”。

中国大陆权贵阶级绑架了整个中国,可以随意动用中国人民所创造的一切财富,为它自己的统治地位进行服务,此举并不令人意外。这也从另一个角度看出权贵阶级的虚弱,民众表示,“它没有硬实力和软实力,它只有这么几个钱。透过表像可以看出,中国人有没有结社的自由?有没有新闻和言论的自由?有没有享有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中国监狱里面关了多少政治犯?从这些情况来看其实它不堪一击。”并指出,用体坛冠军来为自己贴金,中国大陆并不是第一个,“希特勒当年就做过,它用全国的力量、全国人民的血汗拿来培养几个运动员为自己贴金。”但“在这么强权政治之下的一切,并不是光荣而是羞辱,也是一种耻辱。中国人幸福吗?中国人有像他们既得利益集团那么愉快、那么高兴吗?他们是在穷人的血汗上面、整个中国人的苦难上面进行跳舞。”

安徽著名异议人士沈良庆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中国是两极分化,政府和官僚资本家真的很富有,中国的财政体制是中央很富有,地方相对差一点,越往下越差,最穷的是底层民众。专制政府有钱,他们在乎国际舆论,愿意花大价钱在西方进行欺骗、洗脑。看看奥运、世博的排场,西方民主财政反而捉襟见肘”;“中国大陆在国内宣传,因为贪污腐败、抢劫民财,没人相信那些东西,但西方人似乎很天真,这种宣传再加上利益输送,西方政府、政客为了自身的国家利益和选票,往往愿意同中国大陆在人权问题上达成某种妥协,只是应付舆论,轻描淡写地谈谈人权问题。所以中国大陆不惜血本搞形象工程、欺骗宣传。”

异议人士表示,希望整个西方世界要看透中国大陆的伎俩,“如果今天你们糊里糊涂的话,明天很可能就是你们的命运,我相信整个国际社会在人权深入人心的时候,不会因为这种表面的东西受到诱惑、被迷惑。这是牺牲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来取得这么一种所谓成就,这种成就没有基础、没有价值,显现一种人类的灾难,是一种罪恶。”

《南华早报》在2009年就报道过,中国大陆打算拿出450亿美元给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说,媒体扩张详细计划还没拟出,但主旨已明确,就是要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而中国大陆每年花在宣传上的费用不计其数,封锁互联网不遗余力。中国大陆的权贵阶级,其统治基础就是谎言和暴力。所以,老百姓并不因为这种宣传,就认同权贵阶级的专制与暴力。

大陆各个官媒都对中国大陆的宣传片在曼哈顿时代广场的播出,大肆吹捧,因为网民扔砖,干脆关闭各大网站有关新闻后面的评论。但在一些个人博客上,网管还没有完全来得及审查的地方,仍能看到一些读者后面的跟帖,清一色的对此进行抨击。

“花冤枉钱啊。晕!发烧了,搞这些有鸟用。人家看不起你,你再咋的还是看不起。”

“幸福?让国家领导人到网上看看评论去。”

“他们很幸福吧,呵!物价高的要命!房子买不起,食品不安全,法制不健全,流血事件不断,社会缺乏公平正义感!贪官泛滥,最底层人民的生命财产得不到很好保障,最起码我不太幸福。”

“切!幸福吗?去火车站看看吧,去大山里看看吧!然后再发表评论……纯粹是讽刺!”

“剥削阶级很幸福!被剥削者被骗得也很幸福!”

“这不是自欺欺人嘛。欺骗得了美国人,但欺骗不了中国人。 ”

“让中国的躲猫猫、豆腐渣、窑奴等形象也去美国放一放,给那些美国佬开开眼。”

“鞋合不合适只有自己脚趾头知道,你可以欺骗别人但欺骗不了当事人。”

“有谁见过美国人拿纳税人的钱,去拍所谓国家形象广告的?!”

“好啊,让美国人看看,我们的国家有钱了,非用钱把你们淹死!”

“50个人能代表这个国家?自以为是!国家的形像是怎么样,人民心中有数!”

“还不是假大空那一套!就只知道做表面工夫!把自己的事做好,比吹什么牛都强!”

“那么多人下岗,那么多人上访,那么多寃案惨案,还要涂脂抹粉,真不知羞耻二字!”

舆论认为,企图靠卖广告改善国家形象的想法不切实际。中国大陆近年积极進行国际公关,前年就制作名为《》的宣传片,意欲洗脱问题产品形象,但亦被认为功效有限。民间学者温克坚指,中国大陆做法是典型的“只要面子不要里子”,他认为“国家形像不是用广告卖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常务副会长郑砚农指,所谓国家形象,是指一个国家被其他国家民众所认知的印象,包括该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表现综合而来。他指出,中国大陆要塑造国际形象,首要提升本国民众对国家形象的认同感,没有民众配合,打造国家形象就是空话。

还有学者认为,中国大陆执政党缺少监督,不讲民主,而且建政以来政治运动频繁,造成寃案无数;当今社会贫富两极化严重,导致国家形像不佳,想靠卖广告来改善形象,是缘木求鱼。学者更指出,中国大陆要打造国家形象,首先要在重大灾难和危机来临时,不是隐瞒,而是公开事实真相。

《东方日报》文章分析,中国国家形像在国际社会中之所以一直负面居多,跟国内本身的社会问题尖锐有极大的关系。官员贪污腐败举世闻名,中国大陆贪官之多,层次之高,涉及金额之巨,为各国所罕见。因为这样,连外国人在中国办事,也是金钱开道,洋贿赂盛行。所以,“贪”这个形象早已牢牢深植于外国人的心中。又比如,中国食品安全问题突出,无论是鸡蛋、面粉、酱油,还是婴儿奶粉,不是造假,就是有毒,让来中国的外国人也心惊胆战,甚至一些国家元首访华还要自带食品。另外,中国水污染、大气污染也臭名远扬,被外国人深为诟病。文章分析,这些现实存在中国自身的问题,即使花多少钱制作国家形象宣传片,如何口吐莲花,做尽锦绣文章,也难以改变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

文章说,一个政权是否有生命力,不在乎想外国人怎么看,最关键是本国人民怎么看。如果外国人夸得花团锦簇,而本国百姓却怨声载道,这样的政权不垮台才怪!

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单就《人物篇》剖析,画面色彩浓艳,背景呆板僵化,播放序幕紊乱,人物表情紧绷。画面既没有民族团结友善,也没有国家强盛、人民精神的展现,手法没有跳出俗套。广告片只不过是一群既得利益者的所谓精英组成的明星表演。国家形象广告中这些非富即贵的人们,不能代表普通中国人,而且其中谭盾、甄子丹等是美国籍,还有至少七、八个是有美国绿卡的人。一群美国人和拿西方绿卡的人,居然成了中国形象!

在海外,中国大陆的“国家形象”是什么?是证据不足就可以判嫌犯无期徒刑的“法官”;是上访维权三次入狱最终送命的村长钱云会;是记录着工作中吃喝玩乐的官员香艳日记;是甘肃几十套还没住进去就成危房的地震“救灾房”;是想坐趟火车回家得腰缠棉被星夜排队的民工;是从血汗工厂坠下的那一条条曾经鲜活的年轻生命;是在地下劳作随时可能死的矿工;是灰头土脸地蜗居在光鲜城市里的蚁族;……。

国家形象不是塑造出来的,而是全体国民的现实生活体验反馈到国际社会表现出来的。靠几部宣传片、几次盛会企图粉饰太平,糊弄国际社会,不但于事无补,恐怕还会适得其反。

在海外,什么是“国家形象”?是被困井下68天全部获救的智利矿工;是7.2级零死亡的新西兰地震;是获得96个国家和地区免签证的台湾护照;是年租金近500年不变、不到1欧元的德国廉租房;是在首都只睡办公室沙发的美国议员;是让成田机场扩建一筹莫展的日本钉子户;……。

俄国作家索尔仁尼琴说:在我们国家,谎言已不仅属于道德问题,而是国家的支柱。是的,只有当谎言不再是一个国家的支柱时,中国才有可能和资格向外界展示中国的“国家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