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毛左特权不可侵犯的国企垄断,何来政治上搞公有制可以腐败寻租的空间? 任何契约都必然是利益互利的契约,也就必然是“利益主体”才有定约的资格。毛左不是当权者,毛左是当权者的寄生的狗腿子阶级,是国民经济的吸血虫剥削阶级;跟毛左“特权立宪”,如同 跟郑 … 所以民主改革的宪法政治之路,是不可能参考英国立宪的,只能参考甘地的拒绝冲撞实在法威力的“”,目的地是一如既往的“市场经济去特权化”,也就是“特权阶级平等国民化”。暴力与非暴力,不存在正义与非正义之分,只不过是成本最小化的选择。 …

更多翻墙方式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CDTcaonima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