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长于 风气丰盛的电影学院。 在这个国家还把某人一句对 意识形态 非议的激烈话语视为罪行的年代,我的母校,就已经让我们可以基本自由地施展个性并对哪怕病态的个性自由观持宽容态度了。 甚至,有的人偏激到了足可以被送去安定医院,也还是可以 …

需翻墙软件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CDTcaonima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