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傅一河

江苏镇江新区丁岗镇一所中心小学,多名教师因没有配合当地部门做好家属的拆迁工作,被学校强制停课,停薪,被各级领导批评为“觉悟不高,没有师德”。

这是多么邪恶的力量。

教师是什么人?不是人,是工具。是政治的工具,是“出气筒”,是“替罪羊”,是“尿壶”。这些比喻,用不着举一个例子来证明。

当然,教师也被当做楷模来歌颂的。央视年年“”必有教师,其全是苦难的化身,其几乎都是死人。人不死,文章做不出。汶川地震第二天,有媒体刊发《那一刻,他张开双臂护住四个学生》,报道四川汉旺镇东汽中学教师谭千秋的英雄事迹。时任老校长唐祖贵说:“大人们在这件事上说了谎,谎言一旦产生,就仿佛有了生命……” 而现任东汽中学副校长的唐祖贵却是大言不惭:“当时的确是需要这么一个英雄楷模。”

谁需要呢?要你死就死,要你活就活,要你不生不死也可以,要你生不如死也做得出。这是一种什么体制?

“李刚门”受害方陈晓凤父母,拿到了46万元赔偿;“乐清门”案中钱云会家人,得到了105万赔款。而真相呢?而正义呢?全国亿万观众无可奈何。武装到牙齿的公、检、法,可以用纳税人的公款化干戈,使公民权利伸张的一切努力化为乌有。

中国公民没有枪。

美国法律允许公民合法持枪。美国《独立宣言》写到:“当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於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并为他们未来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美国1791年通过的《权利法案》的第二条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托马斯﹒潘恩早就教导美国人:“当社会、政府、法院不能给你公平的时候,你可以用枪来实现。”因此在美国,私人领地受到侵犯,你有权开枪。假设一个美国的农民土地被掠夺了,他告状无门,这时开发商来拆他的房子,他还可以拿起枪支与开发商打一仗,维护最后的正义。

推理,如果教师的家人不赞同政府的拆迁,他们可以用合法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还用得着“请出”教师停课停饭碗,去完成上级领导交给的“政治任务”吗?

今天的教师,能在讲台上高讲人权、法治、平等、正义吗?没有这些思想上的武器,而工资及工作的权利又得不到保障,教师都有一双手,拿什么来捍卫公民的权利?两手空空,思想苍白,形同瘪三,状若乞丐,怎么去与控制着“师德”、掌握着资源(评先、晋级、加薪、提干)的势力抗争?所以干脆做缩头乌龟。

教师吃什么饭?点燃真理,播种知识。而一旦丧失人格,这一切都不能生根,不能开花,没有结果。思想在于自由,自由在于人格独立,人格独立在于不食嗟来之食。今天的教师,能不食嗟来之食吗?今天的教师,比“文革”中的“臭老九”还要糟糕。此话怎讲?文革中的“臭老九”即使发配“牛棚”,那颗心也是真诚的,还有理想的光辉,还有人格的力量,还有善良的信仰。今天的教师,还有多少人保持着这些崇高的品质?它们是怎样丧失的呢?又是被谁剥夺的?今天的教师,没有“文革”那样的苦难遭遇了,老婆不给你离婚,子女不给你划清界限,但是你自己呢?说违心的话,干违心的事,不觉得丢人,有的连做人的底线都没了。假话说得动听,丑事干得漂亮,讨得领导的欢喜,弄得一官半职,腐败一把两把;或分得一羹,而沾沾自喜。苟且于伪善的讲台,偷生于“拆迁”的盛世。从这个意义上讲,为人师表的教师,活得正气凛然的,多乎多,不多也。

唐孟浩然云:“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今天教师以什么为耻呢?如果连正常工作的饭碗都保不住,哪里还有尊严?教师没有尊严,怎么塑造人格?教师素质上不去,学生素质上得去吗?即使国家经济上去了,国民素质上不去,国家能强大吗?如果说,误尽苍生是

,那么祸国殃民的,一定是抓教育的“彼君子兮”。

孔子像在天安门立起来了,而其传承者却在现实生活中倒下,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这也正好说明,一切虚伪的东西骗不住人。自己塑造的东西往往是被自己打倒的。

更多翻墙方式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CDTcaonima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