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他们并没有不同的想法,他们只需瞥瞥报纸或电视,以便获取从开罗返国的焦虑的中国旅客的镜像。这旨在提醒人们:从中国到埃及的路途是多么地遥远!

原文链接:Egypt Wave Barely Causes a Ripple in China
来源:时代
作者: Austin Ramzy
发表时间:2011年2月8日
译者:蓝枫(
@lawrence2020)

中国的新闻媒体在报道埃及的骚乱时并没有将焦点放在反暴政争民主的斗争上。相反,国营媒体着重于大篇幅地报道中国政府上周增派8航班接回1848名受困公民的事情。根据新华社的一篇报道,一位在北京机场收到一束迎接的鲜花的归国旅客高呼:“感谢祖国!”

滞留旅客的事件无疑会和一如既往的有关中国新年的新闻报道一脉相承,有大约2.3亿中国人得在这个农历新年时节赶路回家并与家人共度节日。相比于开罗的混乱和暴力镜头,一个安全和富于关怀的中国形象正是中国政府所要给它的民众打下的镇静剂。中国毕竟也有其本身的民主运动,最为显著的就是1989年的天安门游行示威,当时有数百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的镇压中被杀害。这些抗议活动开始于相隔甚远的东欧的政治巨变之时,中国当局对会影响国内政治的国外重大事件始终保持小心翼翼。

国家控制的媒体在报道发生于2003到2005年期间的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的革命时都着重强调了那些运动的紧张气氛和不确定性,在有关于突尼斯和埃及的起义的官方报道方面依旧是老一套模式。 2月4日,政府支持者在开罗与示威者发生冲突之后,新华社的报道说,反抗团体的存在正在“引发严重冲突”。周日的《京华时报》的封面是一个巨大的火球在西奈半岛的某一终端喷发出来。报道强调了早前的报道所说的爆炸是人为纵火引起的。 “当你以大多数的西方媒体为新闻源时,所看到的是不满的民众、腐败的政府以及堵住了民众出路的埃及政治瘫痪,”单位网(http://www.danwei.org/,一个有关于中国媒体和互联网的网站)创始人兼首席编辑金玉米(Jeremy Goldkorn)说道。 “在中国,情况更是如此:有进行反政府游行的人群,街头混乱无序,银行关门歇业,军队在街头执勤”

虽然中国官方的报道确实提及了埃及示威人群对贪腐和通胀的抱怨,但通常对此都不会给予深度探究。例如,亚历山大商人哈立德·赛义德(Khaled Said)之死在中国几乎没有被提及,据说他于去年被埃及警察打死,并因此成为反政府示威者在网上号召战斗的口号。金玉米特别指出,这可能是因为它会提醒人们最近在中国的拘留所发生的一系列疑似死亡案。

在诸如新浪微博(一个流行的中文Twitter克隆网站)这样的微博客站点上,关键词“”的搜索结果被屏蔽了,并会出现一行说明:“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但含有“”字符的信息依然可以发送,少许的新浪微博用户一直在很活跃地传送有关于埃及局势的最新进展的信息。用户也可以通过搜索英文单词“ Egypt ”()来获取相关搜索结果。一副被大量转发的图片显示了一名女性所举的抗议标语:“谁在害怕Twitter?”这一标语不仅代表埃及在1月份后期针对这个微博客网站的封锁,也提醒人们中国在2009年将Twitter挡在防火长城外。

但是,对中埃这两个国家的一些重大事件进行像这样的含蓄比较在中国一直很少见。这要部分归于对报道埃及革命的新闻审查。 但是中国普通民众也并非愿意把埃及想作为一个同病相怜的国家,金玉米说道。“还权于民的运动确实会让政府感到忧心,并且在1989年中国受到外部局势的影响,”他说道。 “同时,埃及的革命并没有在中国当局内部引发极大恐慌,因为埃及是如此不同。中国普通民众认为中东并不是人们会拿来和中国相比较的地方。”他们并没有不同的想法,他们只需瞥瞥报纸或电视,以便获取从开罗返国的焦虑的中国旅客的镜像。这旨在提醒人们:从中国到埃及的路途是多么地遥远!

更多翻墙方式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fanqiang70ma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