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具有全球意义,因为这是世界上第一次借助网络技术而获得成功的政治革命。突尼斯””的成功立即就在阿拉伯 世界引发了巨大的”蝴蝶效应”。现在,全世界都密切关注著埃及。不论埃及的”茉莉花革命”能否成功,都改变不了这样一个事实:网络技术使政治游戏发生了不 利于专制的重大变化,21世纪的世界迎来了”茉莉花革命”时代。

2月1日,埃及首都开罗的民众涌上街头参加”百万人大游行”,图为参加者向士兵出示身份证。(法新社图片)

中国对”茉莉花革命”的关注程度,决不会逊于任何国家。虽然当权者与网民的立场截然不同,但每个人心中想到的是同一个问题,中国会不会也 发生”茉莉花革命”?其实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对中国已经没有意义,真正的问题是,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或者说,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更可能发生?

我 相信胡锦涛对中东”茉莉花革命”浪潮的反应是紧张的,但也有几分庆幸,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有机会阻止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在自己任期内发生,但接班的习近平 和太子党们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对习近平和中共太子党来说,他们对自己面对的形势的估计显然将更加严峻。中共高层围绕十八大的权力斗争将不仅仅是权力的 分配问题,而且将更多地受到如何防止中国发生政治革命这一紧迫问题的分歧的影响。

胡锦涛和温家宝虽然时间不多了,但他们还有足够的力量造 成一种习近平和太子党并不愿意看见的政治形势,从而增加中国在近期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可能。值得注意的是,温家宝近来的一系列言行,尤其是他亲自接见访 民的非常之举,已经明显地说明中共高层在政治改革这一关键问题上发生了难以弥合的分歧。温家宝打破高层政治游戏的规则,直接诉诸民意,向胡锦涛和太子党施 加压力,迫使他们加速政治改革。

现在看来,温家宝与胡锦涛有很大的不同。胡锦涛对自己能够混到权力顶峰,已经志得意满,不在乎世人和历史 对自己如何评价,而温家宝则对自己有很高的期许,他不愿意后人把他的名字和昏庸无能的胡锦涛联系在一起,而想为自己在历史上的地位作最后一搏。不论这种想 法是出于私心、公心还是”野心”,温的这种动向已经引起一种复杂的政治局面,而中东的”茉莉花革命”浪潮的爆发,很可能会把这种局面更加复杂化。温家宝已 经向民间发出了明确的信号,他将会从中共高层内部与民间力量配合,全力推动政治改革。

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温究竟有多大的政治实力?他能否 与民间支持政治改革的力量形成一种有效的互动?温家宝直接诉诸民意的支持,说明他的政治实力不足以在内部推动政治改革,但是,他的各种越轨言行,说明他认 识到了对手的两难困境:如果把温家宝搞掉,那么就完全暴露了中共高层的分歧,并起到动员民间力量支持温家宝的作用,如果让温家宝继续自行其是,他就有机会 继续争取民间力量的支持。总之,只要温家宝下定决心斗争到底,他就能够以一人之力造成一种胡锦涛和太子党都无法完全掌控的局面。

温家宝的斗争还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并不支持太子党的””,否则的话,他完全有机会对重庆模式表态,站在薄熙来一边。这个事实在当下的中国意义重大,因为很多人对薄熙来回到毛泽东文革的那一套十分反感,对太子党全面掌权后重归”红色恐怖”的危险深感忧虑。

如果温的斗争得到抵制”重庆模式”的地方和民间势力的支持,就有利于形成一种积极的政治平衡。这种平衡将有利于阻止中共专制的维护者对网络传媒的全面封禁,因而有利于中国的”茉莉花革命”。

前 苏联和东欧共产专制解体的过程告诉我们,只要政治领导人敢于担当,社会主义国家政治转型完全可以避免大规模流血冲突。网络技术带来的信息革命,更是减少了 大规模流血冲突的机会。事实证明,很难指望中共会主动改革来避免一场政治革命,但在外来影响的冲击下,中国的政治和社会危机使一场”茉莉花革命”已经出现 了非常现实的可能。

――RFA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