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尧:给蔡元培校长定什么级别 读一些国人写的域外游记,很佩服有些作者即便国外待一两周也能写出很长的观感。而我,现在还说不出我在哈佛的这些不算短的日子做了什么。如果说的话,我只能说自己没有什么,几乎没有开什么会,没有听学校领导讲话也没有给老师讲话,没有填写各种需要说明创新了什么、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如何的表格,没有听到此起彼落地称呼校长、副校长、院长、系主任、处长、科长,没有安排学院的创收工作,也没有接到匿名信、诬陷信之类的信件……这时,我知道自己到国外了,在国外的大学了。在国内时,常常有些恍惚,不知自己在大学,还是在机关和公司。 据说,“世界一流大学”的惯例是,学校领导的头衔只叫到校长, ……

……

更多翻墙方式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CDTcaonima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