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诗人: [廖亦武]

廖亦武简介
1958年农历6月19日,诞生在中国四川省盐亭县海门寺的一所城市小学里。1960年,因饥饿引起全身浮肿,差点丧命。1966年,因文革失学,一度成为流落儿。1976年高中毕业前夕,因在墙上书写”反动诗歌”而遭全校批评,并受到重大忠告的处罚。1976年四五期间,在成都总府街张贴反动诗传单《请不要信任他们》。1977至1980年,四次参加高考,均因政治、数学等科不迭格而落榜。1980年底至1982年,在川藏线开卡车,两次简直翻车。1982年发表诗歌,并接触到朦胧诗,随后步入文坛,发表〈儿子们的年代〉〈大盆地〉〈国民〉等长诗,引起惊动,几年间失掉20多个官方诗歌奖。1983年认识周伦佑、周伦佐、蓝马等大量在野诗人,步入文学黑道,介入或主编过〈中国当代试验诗歌〉〈巴蜀现代诗群〉〈古代主义联盟〉等地下诗刊,进入公安机关的黑档案。1983年到1989年,写作了〈死城〉〈黄城〉〈幻城〉〈偶像〉〈杂种〉〈天问〉〈挽歌〉〈大轮回〉等一系列反水性长诗,名闻遐迩,成为新诗潮的重要代表之一,并在反精力传染和反自由化活动中受到严历批判和围攻,曾一度被禁止发表任何舆论和作品。1986年,加入抗议中国作协停办〈中国〉文学杂志。1988年,参加中国新时代十年诗歌讨论会,却因姐姐夭亡而心智凄迷,每每捣蛋会场,丑闻传遍江湖。1988年夏,受作家方方推举,免试入武汉大学作家班混文凭,三个月后被开革。1988年至1989年初,受作家韩少功之邀赴海南”共创事业”,却因斗殴丑闻而离岛。1989年4月初上北京,胡耀帮去世时因”谢绝参加任何大众运动”而离京,在京时缺席了由北岛主持的〈今天〉首届颁奖典礼。1989年6月3日白天至6月4日凌晨,在涪陵家中创作并朗读了针对天An门惨An的长诗〈大屠杀〉,制造成磁带,交给在场的加拿大汉学家戴迈河。1989年至1990年,在草木皆兵中传布〈大屠杀〉,并准备出逃。1990年3月,组织、编剧、主演了〈屠杀〉之姐妹篇,诗歌电影〈安魂〉,并于同年3月16日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万夏等十余人。 1990年至1994年先后在重庆和大竹的收审所、看管所、监狱等地受审、坐牢和服刑,接触了大批的死刑犯、刑事犯和几代反革命犯。曾因违背监规,被背铐 23天,也曾因不堪肉刑折磨而自残两次,诗人的身份多少被忘记。1992年5月之前,同案们被全体开释,”文明特务”戴迈河也被驱赶出境,可廖作为反革命首犯,双手背铐着接受了机密审讯,获徒刑四年。1992年冬至1994年1月,在监狱内重操旧业,开端创作长篇文学作品〈活下去〉,写完了卷一〈汉人〉和卷二〈黑道〉的初稿,并师从80高龄的老和尚司马,学会了吹洞箫。1994年1月31日,因国际关注,提前46天出狱。1994年4月,前妻阿霞请求离婚,廖王老五骗子一条分开户口所在地涪陵,回到成都与父母住在一块。1994年3月21日,春分,意识18岁的宋玉,稍后断定恋爱关联,并于1999年2 月结为伉俪。1994年至1995年,因衣食无着,持箫在成都各酒吧卖艺,与三教九流之底层社会厮混得烂熟,动了写底层的动机。1995年至1998年,与宋玉一道跑推销、守茶馆,并在杂志和报纸打过工,曾自我倾销地下音乐磁带〈箫与啸〉近1000盘。出狱以来,参加多项Ren权、政治、改造方面的呐喊和签名。1998年5月,发出〈致美国总统克林顿的信〉,反对总统先生忌月访华。其外,也曾屡次独自上书当地警察机关,抗议对其生存权的粗鲁剥夺。出狱以来,被处所当局多次扣押,数度抄家,文稿散失上百万字。1999年2月26日,国An警察甚至在新婚大喜之际以”非法采访”之名逮捕了他。1997年和 1998年,主持出版了地下民刊〈常识分子〉,共两期。1999年,在海内公开出版了〈沉溺的圣殿–中国20世纪70年代地下诗歌遗照〉,书中描写了民主墙的历史,多次呈现魏Jing生、徐Wen破、刘Qing、刘Nian春等人的名字,引起普遍震惊。此书在被几十位专家、学者评为本年十大好书之一的同时,被中宣部列为本年十大禁书之首。同年,以笔名”老威”出版了〈流浪–边沿人采访录〉,引起强烈反响,书评如潮,三个月中重版五次,随后被查禁。书商逃逸,印刷厂被封。1999年6月4日前夕,冒险接收自在亚洲电台采访,并为留念六*十周年而朗诵了长诗〈大屠杀〉。2000年春节前后,与〈今天〉派诗歌元老芒克一道,主演了由日本公司投资拍摄的地下电影〈飞呀飞〉,艺术重现了出狱后的生存处境,此片曾入围2000年的柏林片子节。2001年,以老威之名公然出版了〈中国底层访谈录〉高低卷,引起强烈反响,50多家媒体报道并转载此书,几十名专家和几百名读者聚首北京国林风书店,开展剧烈探讨。直至薄暮,移师京郊大觉寺,廖在会上吹箫并朗诵了〈大屠戮〉。2001年4月19日,〈南方周末〉以整版发表了廖与有名记者卢跃刚对于〈底层〉的对话,引发了该报的人事地震,其主编、副主编及编室主任均遭免职。接着,〈底层〉被中宣部和消息出版署查禁,勒令烧毁,长江文艺出版社被整理,承受了巨额经济丧失。再接着,〈底层〉盗版泛滥,与海外种种禁书一道,流入地摊。2002年6月,因耶鲁大学康正果先生的力荐,〈中国底层访谈录〉三卷全本由台湾麦田出版社推出,在此岸文化界引起反响。与此同时,获得〈偏向〉文学奖。在颁奖典礼上,中国独立笔会主席刘宾雁和副主席郑义均对其创作高度评估。同年,再次改定已写了十年之久的长篇文学作品〈活下去〉,分卷一〈汉人〉,卷二〈魔界〉,卷三〈黑道〉和卷四〈证词〉,约80余万字。其它还有1999年发行的地下诗集〈古拉格情歌〉(后更名为〈犯人的祖国〉);地下随笔集〈说谎的石头〉;80年的诗歌集〈死城〉〈长廊〉也接踵编定。同年,开始了〈中国冤案录〉的采访与写作,并继连载〈底层〉之后,在〈〉上续载〈冤案〉。估量这项文字工程将进行两至三年。2002年10月7日清晨,父亲李德奎因肺癌在成都病逝,享年80 岁;一个多月后,难友蒲勇也因胃癌夭亡,悲极痛极,鬓须为之添白。12月18日凌晨,因王力雄发动为”活Fo爆炸案”要求司法公平的请愿签名,以及其它几项网上的Ren权签名,公安警察又一次突袭抄家并拘捕了廖。2003年5月底,〈底层〉法文版面世,引起反应,首版了3500册,两个月间已售出2000 册。〈世界报〉记者米福冒着萨斯,亲往成都采访作者,写出长篇报道。同年,〈中国冤案录〉的法文版也在同步翻译中,将于2004年初出版。在法译中的还有〈证词–从诗人到犯人〉,将于2005年出版。同年,申请出国护照遭受挫折,这是他第四次申请护照,均因”国度保险”的起因被拒。2003年7月,与刘宾雁、王力雄一道,获美国赫尔曼/哈米特奖,这是继1995年之后,他第二次取得此项嘉奖,理由是”面对种种危害,仍以充足的勇气保持独立的创作”。除了文字写作,廖几年中制作并出版的地下音响CD有–〈汉奴〉,2000;〈叫魂〉2001;〈大屠杀〉,朗诵,2002;〈情兽〉,朗诵,1989年制作,2002年翻录;〈箫吟〉,2003。与此同时,他对民歌民谣的追访、搜求怀有浓重兴致。他今后要尽力完成的文学作品是〈活下去〉第五卷–〈传与记〉。
代表作品:
〖辞〗我说你别濒临这些诗歌,这些石头、太阳和水,这些臆造的天堂,我说你要管住那双怯弱的手。这儿的每一个字都是成长的皮肤,它们主动聚合,完成了一个丽人,一首旷世的绝唱,但它们在实现美人或绝唱之前就已逐步衰朽,成为很薄很薄的货色了。假如你默诵了一行诗,就等于撕开了一片丝绸,就即是伤害了一块皮肤,你将眼睁睁地看着那伤口一点点红肿、化脓、扩散,最后将你的偶象活活烂掉。漂亮的老是很薄的,象纸、雪、羽毛、绸子、花瓣、唯丽、飞飞这样一些动人的名词一样薄。你想据有什么,成果什么也占领不了。在溃败的美后面,是空洞,无穷寂寞的空泛,美的自身就是空洞,眩目迷人的空洞,圣荷丰胸:http://www.tb70.info。我说你要管住那双怯弱的手!〖海〗你要朝向海,永远别回头。沙哑的海,情侣的海,被玻璃渣子刺伤喉管的海。它祷告着,喘息着,扭动着,从肺里呛出鱼,呛出嵌满鳞甲的血。你要住进去,在水和鱼中间,让你的声带变形。你要学会海,祷告,跟上它亘古的节奏。忘掉人,成为水,成为鱼,在波澜的重复搓揉挤撞下成为凝固的水和液态的鱼!那时你会领有他和她,占有一起你的那个女人或男人,他们的脸和他们的心。你在性别之间飘忽不定。当星星下降海面,幻化成亮晶晶的新人,你确定在他们旁边,作为星星家族的一员,与鱼,与水,与你的祈祷举办婚礼。你就是海。嘶哑的,永不回首的海。〖渊〗都逝世了,或者都睡了。雾茫茫的深渊,人体那样轻,宛如蜡梗火柴,一根接一根地上浮。我模模糊糊地起身,床跟垫子都不见了,所有的景致都碎成一块一块的,而后舢板一样退得老远,我失去方位,脚下不一寸土地,我只好踩在悬空搭成的人体浮桥上。众多低音在轮流唱我的诗歌,我也唱。不,我没有唱,是有人在我的丹田取代我唱。一些零零星碎的字眼钻进我的耳朵∶…幻城…巴人村…阿拉法威…面具…渴…我写过这些汉字么?真的写过么?都睡了,真不轻易,这是我毕生中独一永在的时刻。浮桥一截截断开,淹没,我警惕地趴下,抱住最后一块桥板□□它是女的。它说它是上帝。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