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倬云:做学术界的世界公民

许:问题在于,现在科学主义成了解决一切问题的咒语,而民族主义则成了堡垒。台湾的民族主义是本土主义,比大陆的民族主义更严重,而且还有一种悲情主义——“为什么我们400年来一直被人管?”可是别忘了一点,400年里有300年是在管别人,是闽南人管原住民。 …

更多翻墙方式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fanqiang70maATgmail.com

2011年2月9日, 9:2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