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既坚持自己的文化习惯和信仰系统,又能与其他文化和信仰的人和平相处,是需要学习的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

】(随笔|刘阳)一位艺术家朋友来美国参展,作品反响不错,他自己却很让人担心了几回。他是艺术圈里少有的朴实人,英语不太灵光,就在某日因走丢而被热心的警察送回家之后,他突然宣布,要一个人去纽约和华盛顿参观博物馆。朋友们担心,邀请方也担心,他自己摸摸光头一咧嘴,跑到芝加哥唐人街坐上巴士就走了。

我们叮嘱他,有问题就打电话。

电话响了,他说一切OK,餐馆里问路,遇到“美国好人”,问他介不介意“等我吃完了开车送你去?”,他当然不介意。在纽约,买地图的时候碰到两个加州来旅游的老太太,不但带着他结伴逛世贸大厦和自由岛,临走还送给他一本《圣经》,邀请他以后和妻子一起去加州作客。“我现在在时报广场,显示屏上正放中国的形象广告呢!在华盛顿我就看到这个片子了,忍着没给你打电话,来纽约又碰上了!”

旅行者经常有脱离主流社会的幻觉。为了帮助他理解自己的奇遇和当前的艺术形势,按照我对艺术新闻的嗅觉,赶紧给他介绍了一下他出发后的“最新消息”:

一、一部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1月17日开始在纽约时报广场和华盛顿特区画廊广场播放,时报广场电子显示屏的播放频率是每小时15次、每天300次,预计将播放8400次。二、一尊孔子塑像,青铜的,1月11日被立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门前,该塑像“在艺术上有很大创新,似巨石,似高山,气势磅礴,9.5米的高度寓意着孔子九五至尊的地位”。

他不愧是艺术家,有幸接连在两个城市观看到这部最新的片子。至于孔子像,回国后他有大把机会可以自己去天安门广场考察。

“哦,都是人像。宣传片里也是人像,十几个人像,很平面,一排接一排地立着,一动不动,穿着各种服装;孔子像我也做过,前年实在推不掉,帮人忙,去**县凿了一个石头的,现在应该还在。”艺术家淡淡的评论了两句,他对“美国好人”现象似乎有兴趣得多:“这一路,刚开始真不适应,街上你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看见你就冲你笑,还点头。在国内你敢吗?早几年非得被当成流氓‘严打’了,这两年,弄不好就被人当成SB和上访户一起关进精神病院了。”

我不敢多谈,怕自己的艺术感受力有偏差,误导了艺术家对今年中国审美趋势的判断。因为普度大学的教授们,这几天也正聊这些,只是他们都很严肃,压根没把这两件事当成艺术,而是和空军的歼20隐形战机试飞、200架波音民用客机的中国订单等等硬新闻混成了一堆。

一位数学系的老师在CNN上看了宣传片,觉得蛮好的,不过他只认识姚明,休斯顿火箭队来印第安纳和步行者队比赛的时候,他还捧着苞米花跑去看呢。他不明白为什么要找那么多模特代表中国,“那个圈子不是很乱的吗,这样太冒险了吧?”他很认真地问。我告诉他,那些都是国内的名女人,她们碰巧长得都挺漂亮。

商学院一位来自台湾地区的博士,发表了一通对歼20隐形战机试飞预示中国国际形象变化的感想之后说,他在《华尔街日报》上读到一篇报道,提到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经常骑着“永久”牌自行车到外交部接受中国官员对美国对台军售等问题的斥责。门口的中国警卫很不习惯,以为他会坐着防弹的卡迪拉克来。他收养了一个中国弃婴,他最喜欢的午餐地点是大使馆旁边一个卖麻辣川菜的路边摊。这些细节都起到了很好的形象宣传效果,因为他的目标就是帮助中美外交实现人性化。

社会学系的杨凤岗教授是研究宗教的,他对天安门广场的“青铜孔子雕像“更感兴趣。他认为这是个具有多重隐喻的标志性事件。从积极方面说,这或许表达了一种愿望,即:告别革命、追求文化回归。

“历史上,皇权政治强暴孔孟思想,生下了外儒内法的孽子,暴虐神州千年。祛除了皇权政治毒液的孔孟思想,应该成为中国人重要的文化资源之一。普通民众面对市场经济的冲击,发起读经运动,希望借此重建一种伦理道德秩序。而文化精英如果欲借九五之尊的孔子像把儒教推向至尊国教,抵抗宪政民主制度、平等自由等普适价值,则值得警惕。”

其实在美国,孔子的雕像甚至也出现在了最高法院的建筑上,作为人类圣哲之一。杨教授在调查中发现,美国华人中信奉基督教的人数最多,其中大多数人同样欣赏并认同儒家的许多观念。在全球化时代,文化和宗教信仰的多元性是大势所趋。如何既坚持自己的文化习惯和信仰系统,又能与其他文化和信仰的人和平相处,是需要学习的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

住在我楼上的Daniel是个美国帅哥,在传播学院读硕士,整天戴着耳机出入。周末上午,他邀请我去参加他所在教会的礼拜,台上电吉他、架子鼓一应聚全,“耶稣爱你,为你舍己“的赞美诗唱出来完全是摇滚味道,我身边很多年轻的中国面孔和我一样,禁不住跟着节拍晃起来。

“为什么不让崔健唱首歌?在时报广场一播,多酷!”回家的路上,他对我说,“中国拍片不是为了给美国人看吗,那就得知道美国人喜欢什么,除非你根本不是拍给观众而是拍给投资方或者其他什么人的。在美国,喜欢音乐你就很容易交到朋友。只要让美国人知道中国人爱听摇滚乐,他们就知道中国和美国一样,是个正常国家了。”

等我的艺术家朋友回来,他一定很惊讶,因为我不确定,是否我们把艺术行为,统统聊成了行为艺术。■

(作者为《南风窗》杂志原常务副主编,现为美国普度大学访问学者)


© 梦里狩猎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1/02/07. |
Permalink |光荣之路

Post tags:

[email protected]新浪微博──“OMM通讯社”,欢迎关注!
另:[email protected]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Related posts

更多翻墙方式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CDTcaonima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