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一篇又一篇的博客文章其实也给了我这个诗人一些启发。诗人是否真的就应该全部沉浸在自己内心的骄傲中的,是否也应该承担起一部分有文化、有力量的公民的价值呢。起码,我在近几年的诗歌中有所回应。但我不认为这应该成为对每一个诗人的要求,每一个 …

要翻墙? 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