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维坦油画:勃朗峰

 

枕席燕语之十:

 

善是一种选择

 

 

生活一如既往,像一条河流。几乎每天听说血拆,几乎每天听说各种疑似正常交通事故。老男人和小美女跟以前没什么不同,老男人继续读书、想古怪的念头、写微博,小美女读书、看碟、写小说,谁也不烦谁,相安无事,直到深夜临睡前,自然也还得继续聊天。

 

这回他们又聊些啥呢?

 

……

 

小美女:我困了,要睡了,你上你的网,不用管我。

 

老男人:啊?那不行,不许睡着,还没跟我聊天呢。

 

小美女:你跟微博聊吧,我要睡了。

 

……

 

老男人:我看你清醒得很啊,敢情是诓我呢。不过,你还是最好的。

 

小美女:一点都言不由衷,是不是又在想哪个老情人了?

 

老男人:没有啊,我在想所有老情人,用韩寒的话说“不带们”的。

 

小美女:坏人!是不是觉得跟老婆已经没什么话说了?

 

老男人:有啊,可以回忆老情人,也可以憧憬未来情人。地狱元年以来,不都这样吗?

 

小美女:哼,每天都在后悔结婚。

 

老男人:你知道我不是后悔,我既喜欢跟你在一起,又遗憾失去了孤独所需要的独身;如果重新独身,一定又会遗憾没有你。跟你在一起,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嘛,都是地狱,选个不那么地狱的。

 

小美女:反正你每天只会变着法子气我,哪天把我气死,就如愿了。

 

老男人:那我不是进了更地狱的地狱了吗,你忍心?

 

小美女:为什么我就不会想着要独身呢?我又处在劣势了。

 

老男人:因为你比我善,你好像天生就是善良的,觉得你的天性里没什么恶念,都没怎么发现过你特别不善的东西。我一直挺不能理解这一点的,因为我回忆起小时候,就会发现自己身上有很多恶的东西,现在也还常冒出来。

 

小美女:又瞎说。哪有天生善良的。我小时候也很厉害的,把男生的书包从楼上扔下去,还跟男生打架。

 

老男人:那肯定是男生先欺负你,你是正当防卫。

 

小美女:我也有过对别人的莫名敌意……,虽然没有直接表达出来,其实人家对我很好。

 

老男人:嗯,以前听你说起,没太在意,还真得好好思考一下,人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传说中的气场不对。

 

小美女:其实这些事大学以后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对别人莫名地敌意?人家对我很好,她也不会引起我嫉妒,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我嫉妒。没有什么天生的善,所有的善都是选择的。

 

老男人:嗯,可能确实不存在天生就善的人。不过,有些人就是让人觉得天生是善的,你要不说自己小时候的事儿,我都搞不明白,你会不会是个不会对人敌意恶意的人。

 

小美女:儿童身上最常见,孩子们之间这种天性的恶最容易直白地暴露,孩子们之间相处常常会有很残忍的一面。

 

老男人:是这样的。所以我在你爸妈家的时候,看着翔翔和小雅(侄子侄女)在那儿玩闹,他们从来没有发生过敌意的冲突,就很让我感动,两个小家伙都那么善良,所以我也就特别喜欢跟他们玩儿。不说小雅,对小姑娘我没那么懂,就说翔翔,感觉他特别善,似乎毫无任何恶意的天性。

 

小美女:嗯,翔翔好多事都表现出天性淳厚,他对妹妹很好。

 

老男人:你说的儿童间的残忍,是很常见,日常生活里常遇到,自己小时候也是如此,我小时候也会对别人产生莫名的敌意、恶感,比如欺负我弟弟,就是你不提我也常想起来。

 

小美女:好多事我后来好好反思过的,现在当然也会看不上一些事一些人,但不会是莫名的,通常会是品质的原因。

 

老男人:那是,我也觉得一个人可以被非善意对待的唯一理由只能是品质恶劣,问题是,这个社会恶劣的人和事那么多……

 

小美女:对事不对人呗,对人最多心里头瞧不起,不至于敌意。无论善恶,都是人自己选择的。

 

老男人:是太多人不考虑善恶问题,还是不觉得那些事里有善恶?还记得赵越胜写周辅成先生那篇文章吧,里面曾很痛切地谈到人的资格问题。

 

小美女:记得啊,他说“依照亚里士多德对人的定义,中国人是否完整意义上的人,还大可讨论。”(萧注:赵越胜《燃灯者》页82)

 

老男人:呵,我的“劣等民族”论让不少愛国人士对我恨不寝皮食肉,其实,赵越胜先生那样说的意思跟我没什么区别,只是他说得更委婉,更优雅有风度,骨子里反倒更轻蔑,而我说得更痛切,意思是一样的。钟祖康的《来生不做中国人》虽然全书没用过“劣等民族”这么扎眼的词,可是全本书的所有内容都在论证这个概念。

 

小美女:嗯,刚开始你用这个词我也受不了,现在慢慢也都接受了,许多人开头嫌这话太刺激,现在不也慢慢习惯了吗。

 

老男人:我觉得人生像一杯水,这杯水放在台子上,要用一生的时间把水里的杂质沉淀下去,沉到杯底,直到这水平静、纯净。这个沉淀过程我觉得就是反思、反省自己,改进自己,甚或改正自己。人的一生就该是这样的一生:不断地追寻善,而这个不断的过程必然伴随着发现恶。福楼拜曾说,一个人若过分长久地传布善美,最终会变成一个白痴。准确说,大善者,必知大恶;大愛者,必知大恨;大慈悲者,必知大残忍。未经选择的真善美愛,若非虚伪,至少脆弱,不堪一击。

 

小美女:所以你老说我天生就善,不对的。我也是在对各种各样的善恶进行甄别之后选择的。你只看到我对你的善,并没有看到我曾经对别人的恶。当自己在人品上否定他人的时候,会很容易对他们不善。只不过,即使事后没有去向伤害了的人道歉,心里还是自知的,至少不发生第二次第三次,也尽可能不发生对其他人的恶意。

 

老男人:是啊,所以任何一种关系,虽然可能难以杜绝恶意敌意,但至少应该持守一种理念,就是尽可能不对对方施恶示恶,哪怕对方这么做了,没有非常紧急和严重的情况,不报以恶待。

 

小美女:人和人的关系,如果不是相互之间激发善,就是激发恶。几乎不存在零状态的。好的关系,无论亲情、友情、愛情、婚情,都隐含着某种伦理价值,就是良性互动,促使双方至少在双方关系中是示善和施善的,比如互相体谅、互助;而不好的关系,则正好相反。因此,任何一种关系都应当尽可能避免互相激发双方的恶,一旦发现自己处于这样的状态中,就应该尽可能退出。

 

老男人:是的,你这个想法我很赞成,人是一种很脆弱的存在,一切美好和善的提升都不容易,甚至艰难,而堕落却很容易,一旦人际关系中一方恶门大开,如果对方很“配合”,你恶我比你更恶,那就没底了,这样的情况是最可怕的。最好的情况当然是良性互动,互相激发善,如果缺乏这样的条件,稍好的做法是,一方出现小恶时,另一方就将它终止在那个地方,而不是进一步发展。

 

小美女:拿婚姻来说,有些人好像天生就很容易激发别人身上的恶,于是双方日子越过越可怕,这种现象很普遍。我理解的好婚姻,就是夫妻双方互相都使得对方的人性更倾向于善,而不是恶,日子久了,双方各自都在这段关系中变得越来越纯净。

 

老男人:是啊,我常说的“相愛是缘分,持久的相愛则是美德。”就是这意思。人性的空间很大、很深,怎么发展,是朝美好的方向还是丑恶的方向,人是自己可以选择的,理性的人要走向美好的生活,就必须选择美德,它是幸福的必备条件。

 

小美女:嗯,套用你的句式就是“有美德未必幸福,没有美德必定不幸福。”

 

老男人:你看康德看出名堂来了。

 

小美女:他的伦理学用你的话说是最彪悍的伦理学,是贵族宗教——绝对命令下的善,这种善的目的本身就是善,而没有其他目的。按照他的伦理学,并不是为了幸福而选择善,而是因为善本身选择善。

 

老男人:大半夜的又聊善恶,又聊康德的,是不是很古怪。

 

小美女:聊兴奋了……赶紧睡。

 

2011年2月3日於追遠堂

更多翻墙方式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fanqiangyakexi1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