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词:两会说钱   

一.两会花销知多少?

    去年政协会议花费5900万

3月2日全国政协新闻发布会上赵启正被美国记者问及每年开“”花多少钱?赵启正被问住“花多少钱,我还真没有数据。”

两天后答复:去年政协全体会议的花销是5900万元。据了解,会议费用包括了会议期间委员、工作人员及各项会务、后勤保障等方面的花费。


——记者问的是每年两会,得到的答复是政协全体会议的花销,而且只是会议
直接支出部份,并不包括地方政府支持会议的开支其它社会成本。比如安保费环京护城河造成的经济损失委员往返专机……



   
如图:这个费用肯定不包括在内

 


即便只算会议直接开支,2237个委员,平均每人2万6千以上,数目也巨大。一人几天会议的直接耗费跟我国去年人均年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比比?

 


所以,当云南地震、日本地震发生,网上呼吁

“代表们,人民喊你们捐款了!!!”从3/3~3/14日共12天,全国人大代表2981人,政协委员2237人,共5218人。他们的吃、住、行和办公经费都由中国纳税人负担。代表们既然代表人民自己投票,就应该代表人民自己捐款!建议每个代表向中国-日本遭受地震灾难的灾区各捐款10000元人民币!爱无国界!生命至上! 

 

 

二.政府之富,富甲天下

    分税制事权、财权极端不平衡之下,地方政府卖地财政、跑部钱进

    全国人大代表、清远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周海波:


财力严重失调,地方政府卖地筹钱 

    周海波说:《预算报告》可以看到,2010年全国财政收入是83080亿元,其中中央收入42470.52亿元,占总财政收入的51%多,地方本级收入40610亿元,占48.9%. 

中央财政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财政,全国财政支出89575亿元,中央本级支出15972.89亿元,占本级收入比例的37.6%,而地方本级支出73602亿元,占地方本级收入的181%,缺口由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这也让地方中央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资金成为支撑地方本级支出的重要部分,财权集中在中央,而保运转、保民生、促发展等任务都落在地方政府肩上,政府的财力和事权已严重失调,地方政府为了完成中央交给的任务和人民赋予的重担,不得不依靠出卖土地和负债来筹集资金。据统计去年全国卖地收入达2.9万亿。”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制度安排让地方“跑部钱进”
按照目前分税制的制度安排,中央虽然会按比例返还地方,但“这些以转移支付的方式返还的资金,很多是通过部委来执行,结果就变成了部委掌握了大量的财权,让一些地方时常跑北京跑部委跑钱,而这也要花大量的钱”。 

    


如图:全国人大代表、广东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

 

  
 
贺优琳“这种高度集中的财政,虽然有转移支付,有一些补贴,但再次分配过程中不尽公平、合理,甚至浪费、滋生腐败,人情关系‘跑部钱进’、增加成本、层层截留”。

      


三.出钱的太没钱、花钱的太有钱



    如图:全国政协副主席、前审计长李金华

 

李金华:有些事不能太讲排场 不能太争世界第一

我到一个县看过,一个县搞一个体育馆花了8个亿。类似问题可能不在少数。

有些事情不能太讲排场,不能太争世界第一。我们搞了那么多运动会,花了多少钱,有没有必要花那么多钱?有些活动放烟火就花多少钱,有这个必要吗?南非搞世界杯也没花多少钱,我看效果也很好。

外国来宾看到中国部分城市超前的体育设施建筑,甚至难以相信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有些国家来中国想援助的,看到这些现象后认为中国根本不是发展中国家,要对世界做贡献,要中国给援助’”

李金华说:中国政府花钱最容易,给老百姓增加点补贴难得很

    “政府、公共机构、国有企业、国有金融机构,浪费尤其严重,有些花钱也要跟老百姓打个招呼啊,都是纳税人的钱啊。中国政府花钱是最容易的,国外要通过预算讨论不是那么容易的。” 

“如果我们8万亿财政收入节省出10%,拿出8000亿去解决老百姓的问题,给中低收入家庭增加点收入和物价补贴,那效果就不一样。现在要是增加点补贴难得很,为什么有些钱就花得那么容易呢?”

“有时我们邀请国外政府人员来中国,他们就回复来不了,因为是预算不够。我们中国只要有指标,有钱没钱都能出国。”

他希望政府能拿出更多的钱,让老百姓享受到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经济实惠。 

 

 


   
如图:中国人均收入世界排名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高明华

参与调研的《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报告显示,中国国内居民收入水平远不如美国,但一些垄断行业产品的价格,却高出美国很多,而美国的这些行业却不一定有国有投资。

同为报告起草人的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赵农也指出


2001-2008
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累计获得利润总额为4.91748万亿,但同期少缴纳的利息、地租、资源租以及获得财政补贴共计64766.91亿元。如果排除一些不必要的各种享受的补贴和各种低额的成本,2001年至2008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平均的真实净资产收益率为6.2%


——啊,真实净资产收益为负数!


    


    
老百姓钱不够 政府突击花钱 



如图:蒋洪委员盼财政公开盼白了头

 



如图:
蔡继明委员


      

蒋洪:现在不少老百姓买房买不起,看病养老都需要钱,可钱不够。另一方面,政府花钱好像钱层出不穷,有的还要想着法子花。


    
蔡继明:得突击花钱,年底前必须花出去。 

 

 

   贺优琳痛陈民艰,“我真不知道那些一两千块钱收入的老百姓是怎么熬过来的”“发展建设宁可慢几年,也要使百姓活得更有尊严”。 

 

 

四.公车消费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监察局副局长杜黎明公车仅三分之一用于公事 

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目前党政机关及行政事业单位公务用车总量已经达到了200多万辆,还不包括医院、学校、国企和军队的配车,这些公务车辆每年消费支出已经达到了1500亿-2000亿元,每年车辆购置费增长率都在20%以上。 


   
 公车使用奢侈浪费、资源利用率低、行政成本高、公车私用突出、货币补贴被当福利……

他说,据统计,每辆公务车年消费额平均为8-10社会轿车每一万公里的运输成本是0.82万元,而机关公务轿车则高达3万元以上,运行成本是社会轿车的三倍多。而在使用效率上,公务车辆仅为社会运营车辆的六分之一至五分之一

办公事的占三分之一,领导干部及其亲属私用占了三分之一,此外司机私用占去了三分之一。一些地区和单位不按照规定配备公车,耗资超编超标购车,他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超编配车率达到了50%以上,有些地区的主要领导甚至出现了一人配备两台专车的现象。 

 


如图: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交通厅厅长杨光成


杨光成:
公务员下乡需要25万元以上的车


他说:云南94%是山地,交通非常不便,大山里应该配好车,这样才能保障安全。公务员下乡坐25万元以内的车,那不现实。


——杨厅长荣获南都报“
忧官哥”称号。据南都,杨厅长的发言让众多网民不解:官员进山,路不好就要配好车,“乡下人要到城里办事,派好车接不?”说到保障官员行路安全,网民的建议还是值得听取的,比如骑驴、抬轿子,或者干脆走路算了。


我建议,配直升机得了!

   

五.税与费 


赋税沉重:

政协委员蔡继明:

现在要从过多依靠投资转向靠国内消费需求增长拉动经济。很明显的一个条件就是要增加居民收入。我们期待:第一,个税起征点应该提高,在初次分配、再分配当中,提高劳动者收入。第二,要减少个体工商户的税收负担。 


  

政协委员蒋洪:

企业,“三险一金”也是政府管理。统计显示,这部分有的相当于工资的40%,也有说是40%以上,还不包括各种各样所得税、流转税等。从这个意义上判断,中国人负担肯定过重。 

 


个税起征点(或免征额)之争:


   

 蔡继明:最初起征点是800块钱,当时平均工资才40块钱,起征点相当于全国平均工资的20倍,纳税的是很高(收入)的阶层。现在起征点是2000块钱,还达不到平均工资水平。不可能再达到过去的20倍标准,但至少2倍总可以。


    


如图:政协委员、北京星牌体育用品公司董事长甘连舫

甘连舫

“我建议多收我们点税,我们不怕。”“我现在平时工资是3万多元,一个月交9000多元的税”,“把我们这样的管好了,对老百姓就放一马。”“国家这么富,老百姓囊中羞涩”


我是针对中低收入人群的建议,应该说是呐喊:为什么这部分人纳税这么高? 


   
稿费、加班费、福利,都不应包括在内,这方面(征税)应该免除。因为这是工资之外额外的劳动,劳动法规定是8小时工作制,他去加班了,额外取得的报酬是要成本的。 

我是针对中低收入人群的建议,应该说是呐喊:为什么这部分人纳税这么高?赚3000元,还要纳几百元钱税,这几百元钱对我来说无所谓,对他来说就是煤气罐的钱。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常委陈万志

消费税和企业增值税分别占营业税的23.5%和28.8%,都摊到商品价格上,“很多国内生产的商品,到国外买便宜得多”。说,真正构成低收入家庭生活负担的不是个税,而是增值税、消费税。 


——这种税是隐形税,每个家庭消费就在纳税,但纳税的事实和纳税人身份却被遮蔽了。

 



   
如图:


崔永元提议个税不应该
一刀切”。他说崔永元一个月挣3万,征他税也许合适,一个煤矿工人挣了8千就不应该收税,他是在玩命,他进去就不一定能出来,我进演播室就一定能出来。 

 

 

针对民间、学界和不少两会代委提出个税考虑赡养系数、按家庭征收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表示:

操作上有困难。就家族信息的掌握情况来看,目前在一些地方掌握的翔实程度是不够的。  


——
“操作有困难”,你信吗?谁发了不受权力待见的言论,跨省拿人,那可是精准得很。对拆迁钉子户搞株连,对付拆迁血案、校园飙车致死人命的家属,连远亲都摸得清。


而且,
关键还不在起征点(或说免征额),而在于绝大多数纳税人的身份和权利被遮蔽以及“为什么交税”,“税款怎么使用”这样的根本问题不清不楚,税收实际上往往取之于民用之于官,更糟的是用于对付纳税人,维稳经费逐年增高甚至超国防经费,对纳税人来说,是悲剧。

 


费重如山:

 


如图:全国人大代表广东惠州市科协主席黄细花

黄细花“拉货不超载肯定会亏本”    

黄细花全国人大会议递交了一份“关于降低公路收费标准的建议”建议写到:“全世界建有收费公路的国家和地区有20多个,建有收费公路14万公里,约有10万公里在我国;我国公路收费高于欧洲9倍,公路运输成本中20%是各种路上收费,公路收费、过桥费名目繁多”。“山西大同市的交管部门曾做过一次试验,用红岩牌16吨的载重汽车按照规定装载,从大同运往天津,一路上这辆车没有任何违规行为,但到达天津后这辆货车还是亏损了3200多元”。

她得出结论原本“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收费公路,成了一些地方政府和一些利益集团垄断和牟利的工具……收费公路林立正制约我国经济的发展。 

有网友笑言,“大同到天津才400多公里,就亏3200元,广州到北京2000多公里,那得亏多少?” 

    黄细花“拉货不超载不违规亏损3200”的内容在网上曝出,司机反应热烈。一位司机叫苦:650公里高速大客车缴1024元路费一辆从福建诏安开到浙江汾水关的核载32人的大型客车,经过了650公里高速路,过路费竟高达1024元!平均每公里收费约为1.58元。司机金仁杰叫苦连天。

    ——过路费,只是多如牛毛的费中一种!

    

六.财政公开、独立预算

    李金华公务人员用的是纳税人的钱,你在用钱的时候必须是非常节省的,应该是穷政府,现在我们很多政府很富裕,花钱大手大脚。说到底,还是我们的体制和制度如何深化改革的问题。 


   
 关键领域要推进政务公开


    
李金华认为要进一步深化和推进政务公开。原来我搞审计的知道,比如财政预算公开发展还是很快,但真正要想在一些关键领域实行政务公开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除了涉及国家机密以外的重大决策,比如问题比较多的投资领域,一些关键的岗位上,比如政府采购,基本建设的招投标,这些地方的政务公开还有待完善。


    “
除了财政预算以外,还有一些钱在财政预算以外不受监督。李金华告诉记者,比如通过小金库等其他渠道,而土地出让金有的已经纳入预算了,还有些城市没有纳入预算。


 
    很多问题涉及到体制和制度的深化改革的问题,这个不容忌讳的事情,但恐怕还有个过程。比如说,如何控制权力、如何监督权力、如何深化政府部门权力的监督和国有金融机构、国有企业和重要的环节加强权力的监督。” 


   
李金华说的问题,
重庆黄奇帆代表、香港刘梦熊委员提供了佐证

    黄奇帆:


一些国企在汽车产业上“高歌猛进”,一些国企老总已经疯了,昏了头。“这样的企业到处布点,如果他们是我管的话,我一分钱都不让他动……我有心理预感,这些企业会把过去20年辛辛苦苦积累的资本,在5年里付之东流,将来全部坏账,你信不信?” 

他还说:国企对坏账累积的民营金融机构进行重组,救活了这些金融结构。然而“一个银行的资产,90%多是老百姓和企业的存款,资本金只占8%到10%,一旦倒闭,国家只损失一点,而社会资产就会蒙受巨大损失,容易引起社会振荡。”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特区政府策略发展委员会委员刘梦熊;按国际金融交易惯例,购买债券、股票的中介有佣金可收,中国投入
两房债券数额惊人,其佣金也惊人。这些佣金真正流向如何?有没有人以权谋私、中饱私囊?

    早前,他曾怒斥:“你们这班败家子哪里来这麼大的胆子,拿国家人民的钱,来买天文数字的3763亿美元美国两房公司债券。现在两房基本上已破产,你们如何向全国人民交代?如此离谱决策有没有黑幕,人大常委会应立即组织特别调查组彻查,追究责任!

 

 

 

    
   
如图:全国政协委员秦晓

秦晓表示:“要通过资本市场和社保,把国企资产稀释掉,分散到民众中去。政府应该拿这些钱,做更多应该做的事,比如住房、教育、医疗。政府,从长远来看,不需要去经营国企。”应该破除公有制、国企是执政党基础的错误观念,执政党基础首先是老百姓的拥护,然后就有正当性的税收


——不过,
吴委员长一连串“不搞”,回应了包括在内的种种诉求。


如图:全国政协委员王大成


  


   
王大成
建议借鉴美国,设立独立预算局


      

美国在总统下设专门机构,叫做行政管理和预算办公室,通俗点说就是预算局,直接对总统负责,有国会审查并通过,再由财政部负责任税收和预算的执行。总的来说就是决策、执行、监督三者相分离,整个预算的全过程分别由预算局编制、财政部执行、国会批准和监督


    
如果把预算编制和预算执行放在一个部门,就好比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自己编制预算自己执行,权力过于集中,很难说这是科学的。美国的预算是世界公认比较科学合理的,我认为我们不妨借鉴和学习。不要因为它是美国的,我们就排斥。 


    
我建议成立国家预算局,既不要放在财政部,也不要放在发改委,而是直接对总理负责。

美国在行政制度设计方面,决策、执行、监督的做法,我们可以根据国情实际予以借鉴。我去考察了十多个国家,目前就只有美国的预算制度比较科学,这是国际上公认的。 

 

 


——财政公开、独立预算都是必须的,可是,如果权力不在阳光下运行,财政公开、独立预算,都只是忽悠。


如图:全国政协常委、济南大学副校长张承芬

 


张承芬
向人大提交议案,要求推进公共资源市场化配置建设,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力争从源头上斩断腐败产生的条件。


    
“腐败情况触目惊心,腐败官员让人痛心。”提起公共资源配置中存在的腐败问题,张承芬委员就不断摇头叹气,“目前国家绝大部分财政和公共资源实际上被全国不到10%的人操控和掌握,仅为30%的人享有和利用。

“只要有利益,没有不去捞的!举例,“一个地方的爱卫会利用采购鼠药之机就受贿30多万元,就连专门与死人打交道的殡仪行业也成了腐败热门”。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常委、华东师范大学商学院副院长黄泽民

作为金融领域的专家,他对我国外汇储备管理方面的漏洞感到忧心。“外汇储备没管好对我们中国来讲是大事件,国内的就业问题、内需不足的问题、内外经济不平衡的问题,根子就在外汇储备没管好。”

指出,在中国,政府掌握着越来越多的资源,这些掌握资源的权力如果没有人监督,就容易猖狂。

黄泽民建议政协发挥民主监督作用,就要监督官员。“你监督他,他就把你当回事,你不监督他,他就越来越牛,就会糊弄你。


——黄委员说得是:权力无监督,就容易猖狂。就越来越牛,就糊弄你。可问题是,没有制度保障,官员升迁沉浮的最终决定权不能掌握在民众手中,你说监督就能监督得了吗?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caonimaaiziyou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