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曾经流传着一张图,大意就是腾讯的战争。图中腾讯居中,四周团团围着各种各样的竞争对手,从门户到游戏,不一而足。后来我发现,这张图也是C2C(Copy to China)的,原图是“微软的战争”,也是讲微软的战线之广的。

然而,说到四处出击广树对手的,亚马逊绝对是其中的翘楚。在它的财报中,足足列出了六组竞争对手,如果要画“亚马逊的战争”的话,大概规模远远比微软和腾讯宏大得多。

世人都认为乔布斯是个桀骜不驯的家伙,经常不买这个账不鸟那个人,但其实乔布斯自从被苹果踢出局自己在那里捣鼓创业之后,已经学乖很多。Google两位小年青当年也在VC的压力下请了施密特做总裁。而真正嚣张的,大概就是亚马逊的贝索斯了。有一篇文章曾提到这样一个细节:在01年股东大会时,一位妇女问道:我想问问,批评是否对您彻底无效呢?

亚马逊基本上奉行的是“万事不求人”的原则,事实上,它也有这个实力。当当苦熬十三年,也就搏出个刚刚上市。亚马逊奋斗七年,不仅熬过了亏损难关,还建成了一个重型电商——配备强大的地面库存和物流。

分析当年贝索斯的执着狂热与亚马逊今天的成功,其实意义并不大。我坚持认为,这里有着很多不可复制的因素在里头。亚马逊的阵势已经客观存在,现在应该关注的重点是,它会对整个数字世界的未来有多大的影响。

从市值上说,亚马逊已经达到了800亿的规模,但还是次于google和苹果。从舆论上,facebook和twitter上比它更占据评论的版面。这个公司感觉上并非风头浪尖的公司,除了一个kindle,也没见它搞什么和普通大众有关的东西。即便是kindle,亚马孙也一直不肯公布具体的销量数字,完全没有任何做公关宣传的意思。

套用一句不太好听的俗话,“会咬人的狗不叫”,亚马逊在资本以及技术上的实力是相当强劲的。当年贝索斯纯粹由于盈利的压力而出租库房,慢慢演变成了一个庞大的业务:云计算(其实就是信息处理能力的出租)。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一些知名网站从亚马逊的云计算起步,比如DropBox,比如Twitter。

与google利用搜索这头现金奶牛不断拓展商业疆域类似,亚马逊则在利用电子商务这头奶牛,做互联网更底层的服务。云计算部门的收入目前尚不到6亿美元,但它卡位卡得相当好。正如当年它不顾一切地建立地面物流从而奠定了电子商务领头羊一样,今天,它不顾一切地在云计算上的投入,可能在未来建立起一个更大的商业帝国。

因为说到底,做网站也好,搞应用开发也好,都需要信息数据处理能力。传统IDC机房式的服务,相对于云计算而言显得价格更高。这个道理就像你也许高峰时需要复印一本书但平时只不过复印几张纸而去“租借”一台复印机一样。亚马逊则就像开了复印机店让你随需随印然后支付这些需求的货款。云计算将信息数据能力变成了交水费交电费式的模式,这对于整个数字世界的商业进步而言,是发动机式的位置。

沃尔玛大概是唯一能够阻止亚马逊扩张的有力竞争对手了,因为亚马逊的电子商务一旦受到巨大冲击,在新技术领域的投入就会受限。不过,以沃尔玛毛利24.8%和亚马逊毛利22.6%的对比来看,亚马逊并不惧怕沃尔玛。

这是一个需要密切注意的公司,从某种意义上讲,它远远比Facebook和Twitter更需要值得注意。社交功能带娱乐成分更多,但亚马逊,这个真正在互联网卖水的,有可能大部分人都在哭它还在笑。

software wars 腾讯攻伐图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本周专栏 ——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无觅猜您也喜欢:


跨国巨头的回潮


您的意见得到了我们的注意


结婚这档子事


美食

无觅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gongminshehui1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