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关心 公共 事务是人的自然状态的一部分,只不过以前很长时间,我们的政治体制把这个东西给蒙蔽了。现在因为互联网,社会发展,全球化等等,被蒙蔽的东西被揭开了。实际上中国至少从五四以来, 知识分子 们大多是有清晰的政治意识和 公共 生活意识 ….. :参差不齐是社会常态,你有追求 公共 生活的 权利 ,也有隐退个体内心的 权利 ,这是常态,不能强迫人人都做积极 ,做消极 我觉得也没什么。在一定意义上,一定程度的政治冷漠其实是健康政治的必要前提,所有人都成了积极 ,所有人都要这个要 …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wangluoziyou2011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