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孙宇晨
来源:人人网

昨日看了大家的很多回复,让我感到有继续将会商制度讨论进行下去的必要,这是第三篇文章了。

北大学工系统一直以来,秉行着一种非常彪悍的决策工作方式,便是所有与北大师生相关的决策,都不无需通过北大师生的批准,便可付诸实施。这种工作方式长此以往,让学工系统的人觉得通知北大师生都变成了一种多余的行为,因此后来不仅丧失了批准权,连知情权渐渐都沦落了。当然,北大学工系统也会与相应的学生代表进行听证会,座谈会,但这些学生代表的唯一意义,只是不让这种彪悍的决策方式显得过于简单寒酸而已。

会商制度的曝光引起舆论大哗,只不过是学工系统长期以来决策方式致命弊病的暴露而已。北大的学生老师几乎是一夜醒来,通过满大街的报纸与满屏幕的新闻,才知道学工系统准备将自己放入会商制度的实验之中。北大有诸多众所周知的悲伤往事,如一塌糊涂BBS的塌杞,如未名三角地的覆灭,都是通过这种近似于珍珠港的快速偷袭来完成的。

我们上次在中国土地见到这种决策方式,还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后期,侵华日军在华北平原的主要统治方式,用当地人话总结,便是“鬼子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村民也几乎一夜醒来才发现已经被大东亚共荣了,当然我们知道,鬼子已然与当地的村民代表商量过,是当地村民代表邀请的。众所周知,在那几近亡国的岁月中,找几个汉奸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这时有人反驳我,虽然大家承认此二者都是“偷偷的进村”,但是毕竟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鬼子是为了奴役中国人民,而北大学工系统为了大家好,这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对此我表示完全同意,当初三鹿也是为了强壮中国人,提高蛋白质含量,才加了那么多三聚氰胺,哪会想到居然有婴儿顶不住药性而引发惨剧呢?当初富士康也是为了响应员工需求,让员工多劳多得,才设置了发指的每周100小时工作时间,哪会想到居然有员工心灵脆弱到居然跳楼寻死呢?,毒大米,黑心棉也都是为了提高中国人的抗辐射抵抗力,总而言之,他们都是为了我们好。

以上我自然也是完全同意的。对于这一切的决策方式,我们应当正确看待,乐观面对学工系统工作的细微漏洞与问题。因此,我打算怀着感激之情,谈谈接下来的会商制度应该如何解决。

实际上我知道我仅仅是杞人忧天,北大学工系统的人早已对此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会商门’事件也再次暴露了北大在新闻发布和媒体公关方面的缺陷。”(见评北大“会商门”事件)是北大学工系统话语权的缺失,未抢占新闻真相高地,丧失新闻主动权,才酿成了今天的局面。当然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三鹿如果早点知道这点,中国婴儿对抗结石的能力还会进一步提高,富士康要是早点知道,也能够进一步提高中国劳工的抗击打与勤劳精神,向每周150小时工作时间迈进。新闻媒体如果进一步提高觉悟,中国人民的防毒能力也能取得突破。

但我始终觉得这个建议有个最大的问题,是它否定新闻真相的存在,否认这个世界有颠扑不破的事实。这个世界似乎是谁把握话语权,谁说的便是真理,但往往我们知道,极力鼓吹这一论调的人,往往手中沾满了谎言的污泥,因为他们永远认为:“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谎言没人相信,并不在于它是谎言,而是重复的次数不够多,宣传的范围不够广。

当然我们知道,中国从来都不缺公关的人才,做好公关,无非是钱与强力(乃至暴力)两项,真相并非战无不胜,往往在此二者面前折戟沉沙。中国最好的公关人才便是蒋介石,申报是民国第一大报,历经清政府,北洋政府战无不胜(我们可以认为此二者公关工作没做好),到了蒋介石任下,委员长先是重金收买,收买失败之后,直接派人将申报掌门史量才迅速暗杀,干净利落,从此报业万马齐喑,委员长心患已除。不知这是不是一个抢占新闻高低,争夺新闻话语权的公关好例子。

如果你看到这里毛骨悚然,其实没有这么严重啦,学工部顶多是想掩盖一些事情而已,保住他们可怜的乌纱帽,他们平常温柔可爱,杀只鸡都不敢的。所谓公关很简单,无非是拿钱收买,或是威胁警告,利用人脉,抑或是多管齐下,总而言之,让自己多发几篇文章,让别人少发几篇文章罢了。北大官网首页多发两篇文章,也算是抢占了北大的新闻高地,只可惜外界没人看,你们还要想想办法。

第二种方法,我本来是不打算讲的,因为我没指望有人会听。便是学工系统真诚与北大师生对话,对会商条款进行修订,重修北大形象,接续北大师生对话解决问题的好传统,甚至恢复北大师生在决策问题上的知情权,乃至发言权。当然我知道这基本是不可能的,日本人讲大东亚共荣的时候,我走过去让他们退出中国,这不仅没人会听,而且要冒着活腻了的风险。

我知道第二个方法是对牛弹琴,因此就写了这么点。

其实该怎么做,他们比我更清楚。

2011/3/28

于北京大学

下面的话,送给其他大学同学,请你们持续关注北大的会商制度,因为我们知道,我们都是中国的大学生,北大会商制度一旦建立,将会以燎原之火的势头为众多高校所借鉴,会商制度将极有可能成为中国高校普遍实施的学生管理新形式,你们与北大的同学休戚与共,我们与国家民族的命运共同进退。

第二篇文章时,我贴上了这句话,全国有许多大学生向我反馈了关于他们学校类似的“”,许多学校已经成型,甚至完全建立,这不仅告诉我们,北大的形势不容乐观,全国的形式不也是如此么?如果你还有信息,Email:[email protected] 你的信息会完全匿名,众所周知,我们中国反映情况就从来没有匿名过,但在我这里,是匿名的。

不知道会商制度是什么?请看:

来,让我告诉你什么是会商制度

http://blog.renren.com/blog/308446797/718709184?frommyblog

北大将对“思想偏激”等十类学生进行会商

http://news.163.com/11/0325/03/6VV9LSVK00014AED.html

相关阅读:

学业会商:一项支持学生学业的工作探索——访学生工作部查晶老师

http://pkunews.pku.edu.cn/xwzh/2011-03/26/content_196188.htm

评北大“会商门”事件

http://blog.renren.com/blog/39642942/718621457

公关:奴才的通行证与纳粹的墓志铭——评北大学工部的一些言论

http://blog.renren.com/blog/248153845/718705798

我总感觉自己生活的并非北大,这是纳粹,还是纳粹呢?——就会商制度致所有北大师生的一封信

http://blog.renren.com/blog/308446797/718562829

新浪微博:@史小博北京
Twitter:@shixb90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ixb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