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与茉莉花(上篇)
作者:吴祚来 文章来源:独立笔会《自由寫作》3月號 点击数:58 更新时间:3/19/2011 8:58:08 PM
狗与抹你花(随笔)

吴祚来     

 

 

 

(上篇) 

因几天前就受诗人老巢之约,到王府井他的新工作室小聚,所以五点多就赶到王府井,那座著名的教堂后面,一家写字楼里,茶叙。不一会儿吴稼祥兄也应邀来聊天。吴稼祥兄正在写一本宏篇巨作,思想深远,他说这部书使他兴奋莫名。

在边上小饭馆吃饭,七八个朋友,吃到820左右,家人来电话,说太阳宫派出所民警找我,我想民警怎么会找我呢?是不是因为吃饭时喊了夏业良老师,但夏老师没有来,是不是这儿吃饭引起了警方误解,怕我们在这儿吃饭有什么行动?

饭局还在继续,我就提前回家了,上网,不一会,电话又打到家里,还是太阳宫派出所民警打来的,说有事找我问一下,语调还算客气,我说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吧,他说他登门吧,我说这么晚了能不能明天,他说还是今天吧,就问一下情况。

我说这么晚了,别上家了,家人都睡了,楼下聊几句吧,他说好。

十多分钟,他们到了楼下,我下楼见他们,开一辆警车,二个人,他们让我坐到车里,我进去了。

一位警官后来知识他姓卢,问我,你在家上网吗?我说上,家里几个人住,几个人上网,我如实回答了。

他说有一篇茉莉花与狗的贴子(微博短文)是你写的吗?还是你家人写的?

我说,我记不清了,我得回去查一查,明天再说。

他说,这还记不清啊?我说这贴子有什么问题吗?如果贴子没什么问题,你问这个有什么意义?公民有发贴子自由吧?如果因为这事,我就回家了,没什么好说的。

他说你不能走,你得跟我到派出所调查一下。

我下车,卢警官厉声说,你回来,你必须跟我去派出所一趟。

我不理,一遛小跑,回到小区楼里,没想到,他下车追了过来,我没想回家,因为孩子睡了,怕惊扰孩子。就近跑到楼下物业,那儿六七个中老年人在那儿聊天。

卢警官追了进来,说,你必须跟我去一趟,他出示警官证,告诉我说:我可以当面传唤你,你必须配合。相持不下,他喊另一个警官过来,要强行带我走,我让家人打110电话报警,并让警官出示所谓有问题的贴子,让大家看看,有什么问题,他不敢让别人看那篇微博小文,一味的只要让我跟他走。

另一个警察进来了,他们坚持要带我走,新进来的警察说,何必弄成这样,没大不了的事情,还是跟我们去说明一下情况吧,这样没什么意思。110在外面了。

我们一起出门,110两个警察已到小区里面,也就三分钟的样子吧,看样子,现在警察维稳的迅速,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看他们之间熟悉的样子,我没有去与他们交流了,我想,去看看他们到底会怎么样我。

电话跟家人说了一下,就上警车了,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坐上警车。也可能是第一次坐警车吧。

十分钟左右到了太阳宫派出所,一路上卢警官显得轻松,说你还跑,你根本就跑不过我,我说,我如果跑上楼,二十五层,你根本就跑不上去。他说,下车咱们比一下百米跑?我说,今天太累,下次找你跑。

卢警官拿出笔与纸,做笔录。

我说,口渴,弄点水喝吧,他说,我也想喝水呢,忍会儿就完成了。

我说,那贴子有什么问题,不能由你们来决定吧,就是杀个人,也得经过法律,也得可以申诉,你现在说贴子有问题,就有问题,警方有什么权力判定贴子有问题呀?

他说,你得配合,我们是执行任务,是上面下达下来的。我说,上面是谁呀,他说,我只能说是上面。

看我渴的样子,他出去到别的地方弄两杯热水,我说谢谢。

我抬头看上面,上面只有天花板。但肯定不是天花板说的,也不会是楼上的人说的。

我出门时带了两本《通往公民社会的梯子》,送他一本。他翻阅了一下,说,你还写了警察啊,这不是写得不错么,后面就写到了批评。他没看下去。

一位副所长进来了,说了一通稳定重要性,我说,稳定是重要,但不能限制别人发贴子自由吧,他说,这是上面下达的任务。

他说,我在网上看了你的东西,你写的讽刺明显,什么宝玉与贾政,太明显。你有点郑板桥风格?还是鲁迅,又不太像。我说,鲁迅是指着鼻子骂当局啊,我可客气多了。他说,也不是吧。

送他一本书,他说这不能拿吧,我说,这与案情有关,你得了解当事人更多的说了些什么,想些什么。

他留下一个电话,给卢警官,就走了。

卢警官开始问我那篇贴子的事情。

我说,贴子是转来的,从哪儿转来的,记不清了。贴子就是一个笑话,因为搞笑,就转了,没任何恶意,没有任何联想。我说,你看看那贴子,有什么问题呢?

他在记录,然后不断外出与相关负责人沟通,近一个小时吧,没事了,让我看后签字,并写一个情况说明。

没事了。

他开车送我回家,我说你们一人一车啊,他说不是,谁有事谁开车,有时还真不够用。我说你这样不归家,是不是影响孩子学习啊,他说是啊,今天妻子有点发烧,孩子十岁了,学习只能由她管,很小学习压力就这样大。

我说,是啊,我家小朋友一样啊,如果不抓孩子学习,孩子在班级里学习成绩差,就会影响他心理成长,会认为自己就是个弱智。如果抓学习吧,压力过大,孩子没有快乐失去很多。这样的教育体制,家长怎样做都是错的。

他说是。

我说,今晚我也一样,怎样做都是错的。

他不理解地看了我一眼。

我说,我如果今晚不来,与你们发生冲突,这是完全没必要的冲突,不配合警方问话,可能是错的,但我来了,你们因我自由发贴而问话,明显是错误的,我配合了你们的错误,你们是在限制公民的合法发贴自由。这样的贴子,如果有问题,怎么得由相关文化机构认定,警方不能别人发贴就找上门来,是不是?当年一些图片涉及黄色,警方还专门找我院专家去认定,如果警方什么都自己认定,那么就乱了。

他说,以后会有定论的。

我说我不主张与底层警察发生冲突,有朋友就因此发生冲突,我觉得不应该,这样的事情还是应该在制度层面上解决。

他说是啊,我们也是受上面指令的。

我说我还可以用极端的方式,就是什么都不配合不说,并一定要与所谓的上面人对话,凭什么要动用警力来影响公民自由言论,如果不得到答复,就绝食而死得了,看看到底谁在破坏国家法律,在滥用警力。

他说不用这样。

我说,我如果不写批评,如果纯粹去做有利于自己利益的事情,就会获得更多财富,但做现在这样的角色,其实是给自己惹麻烦,但社会总得有人说几句真话吧,总得有人批评政府吧是不是?

回到家,已是十九号零点半了。

这就是那篇引发事端的贴子:
 

吴祚来:狗与茉莉花

这家人有趣吧,给狗洗澡时,不是说洗澡,而是说,抹你花,但这狗极厌恶洗澡,如同杀它一条小命,每次家人喊它洗澡,它都躲到床下或角落里。这天 亲戚到访,听到这个故事,就把狗抱在怀里,然后呢,开始向浴室前进,边说,抹你花,狗猛一口咬住这个的鼻子。狗也有敏感词啊,碰不得的。小心。

                                                                            2011-3-19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wangluoziyou2011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