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能向一名能与其他人分享经验的中国人提供我们对美国的新见解,我们就已经完成我们的工作了”

》见习记者修磊发自北京中国网民的微博热似乎也感染了外国的驻华机构。从去年开始,美国驻华使馆、英国驻华使馆、埃及驻华使馆旅游处、法国文化中心等驻华使馆和机构都纷纷开设了中文微博,发布本国信息,与中国网友互动。

这些动向还催生出了一个新单词——Twitplomacy(由twitter和diplomacy两个英文单词组合而成,意指“微博外交”)。不久前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上,社交媒体大亨马蒂亚斯·鲁夫金斯就在发言中指出,“微博外交”已成为国际政治的新潮流。如今,这股潮流已经席卷中国。

:介绍本国,慎提中国社会问题

“昨天晚上11时许,东京上野动物园迎来了两名新客人:来自中国四川省一雌一雄的两只大熊猫宝宝。尽管时间已经很晚了但仍有许多忠实的‘熊猫粉丝’在公园等待。该消息也成为了今天早上的新闻头条,从而形成了一股‘熊猫热潮’。”

2月22日,日本大使馆在其微博主页上发表了这篇新微博,还在微博的后面贴上一个可爱的熊猫头像。这条微博在短短的时间以内,就引来了众多中国网友的转发和评论。有的博友评论说:“熊猫面前没有敌人”,有的提议“日本人好好学四川话,不然他们听不懂会吓到的”,还有粉丝感慨“下辈子当熊猫好了”。

自2011年2月1日日本驻华使馆在中国网站上开通微博以来,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粉丝人数就直线飙升到2万以上。日本驻华使馆新闻中心主任山田重夫公使介绍,日本大使馆希望通过微博向大家提供大使馆活动和大使出访等大使馆动向,文化交流活动等预告、报告,以及本馆授予后援名义的活动的相关信息,除此之外,还提供日本最近的经济、社会、文化相关话题等。

“作为大使馆希望尽量地与更多的中国朋友进行交流,希望更多的朋友关注日本、对日本感兴趣。但是,现实是中国幅员辽阔,没有与外地朋友的交流机会。通过微博,可以在网络人口最多的中国,与各地的朋友直接交流。”山田公使说。

博友“波澜不惊”对于日本驻华使馆宣布正式开博时曾评论道:“日驻华(使)馆开博,标准官方的。会不会敏感了点,怕就怕好多人会觉得,中国人的问题,中国人说得,就日本人说不得。”作为与中国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百年恩怨的邻邦日本,其驻华使馆在国内开博,很多中国网民对此有着复杂的情绪。

如果你浏览过日本驻华使馆微博的话,就会发现他们字里行间中体现的谨慎——对中国的内政与社会问题保持着近乎于刻意的回避。也许,这样的特点与博友“波澜不惊”的那份担忧有着某种关系。

美国:广泛涉猎,公开推介西方价值观

相对于日本驻华使馆对于微博内容的“克制”,美国驻华使馆就显得很活跃。不仅美国驻华使馆以使馆名义在中国网站上开博,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还在另外一个中国国内网站上以个人名义开设了微博。

针对中国国内社会的热点问题,如版权、男女平等、种族、电价、环保等,使馆都通过介绍美国国内的情况来表达他们的某种态度。

也许正是因为美国驻华使馆微博对于中国社会问题的关注,使得其微博的内容屡屡登上国内媒体的版面。这也吸引了不少中国网民的眼球。

复旦大学博士生Perlinsging就在某次浏览手机早晚报时,无意间看到美国驻华使馆的微博中谈到了有关房价的问题。“我很好奇,就在微博上关注了美驻华使馆。后来又搜索到了日本驻华使馆,也就关注了。主要是想看看他们都会发布哪些内容,也许就会有我需要的。”

微博中,美国驻华使馆还经常以橱窗般的形式展现他们对其所信奉的价值观,如自由、平等、公正等理念的推崇。

“我们的使命是向中国公众提供一个了解美国政治、文化、历史、价值观以及美中关系和时事的独特的窗口。我们希望运用社会媒体来加强我们的相互理解和人民之间的交流,而这构成了美国在华公共外交的基石。”美国驻华使馆新闻发言人包日强对官方微博的功效直言不讳。

1月14日,美国驻华使馆推出一条介绍美国国内带薪休假和员工假期捐赠制度的微博。随后就有很多博友跟贴称赞“好可爱的制度”、“真是人性化”。

2月16日,美国大使馆的另一篇微博还颇具技巧性地既宣传了美国第一夫人和美国社会,又巧妙地表达了美国人的某种理念和自豪感:“作为第一位成为美国第一夫人的黑人女性,米歇尔打破了世世代代对黑人女性和职业母亲的成见……她事业成功婚姻美满,与粗俗搞笑电影中常见的黑人女性形象截然不同。”

经常光临美国大使馆的微博,Perlinsging有了进一步感受,“美国大使馆似乎是在讲述美国的文化、历史、生活,略显生硬,于我而言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在进行一种‘隐性宣传’。”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驻华使馆晒房价那条微博的转发量达到将近7000次,评论也达2200余条。

争夺粉丝,注重与网民互动

经过半年多的网络深耕,美国驻华使馆微博的粉丝人数已将近5万,日本驻华使馆虽然正式开博不到一个月,粉丝人数也已突破2万。

“我们相信互联网属于每个人,在中国有超过2.5亿年龄在25岁以下的中国人今天正在互联网上。我们认为中国和美国年轻人将要定义我们两国的未来,并且关于此的诸多讨论将是在互联网上。我们很兴奋地促进这一讨论。”包日强向《国际先驱导报》解释了使馆开微博的初衷。

对于微博外交的重要性,包日强有着深刻的体会。“中国微博的独特之处在于他们所达到的程度。他们的普及程度及他们作为中国讨论意见和分享信息首选平台的重要性每天都在突飞猛进地发展。拥有超过4.2亿中国互联网用户,这还不包括散居在海外的华人社区,其潜在受众是惊人的。成为世界上最通用语言谈话的一部分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能向一名能与其他人分享经验的中国人提供我们对美国的新见解,我们就已经完成我们的工作了。”

包日强还给记者打了个比方:“就像在北京的紫禁城和在旧金山的金门大桥。美国人和中国人听说过关于各自的这两个标志性建筑的一切,每个人都知道它们看起来什么样子,但是对于有什么感觉,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只有一个十分模糊的想法。直到他们从曾经亲自走过那为数众多的门或者穿过大桥的某人那里听到第一手信息,他们才能完全掌握这段经历和它的历史。这对我们两个国家来说也一样。”

如果说美国大使馆着重借微博发布美国自己的故事,日本大使馆则把重点放在了改善民意上。

“丹羽大使之前曾指出,国民感情的改善对于日中两国关系的切实发展很重要。大使还说‘为什么两国国民感情这么差?就是因为两国大部分国民之间还没有和对方百姓打过交道。’我期待微博成为大使馆和中国网民的沟通桥梁,成为中国各位理解日本的一个窗口。”山田公使说。

中国4.5亿“潜在外交官”?

面对“微博外交”的广泛兴起,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庆安分析指出,“微博外交这些年来成为公共外交的一种重要形态,本身是基于网络传播的重要影响力开始的。这些年来,西方主要国家针对网络发展速度较快的地区,开展了大量的网络外交活动,甚至在近期取消了美国之音的中文广播,加大了网络传播力度。因为大量的网络传播能够第一时间抵达,不经过传统媒体加工,使得信息传播的便捷度和针对性大大提高。”

针对美日等国驻华大使馆运用“微博外交”的现实功用,周庆安补充道:“使馆和大使本人的微博,是瞄准了中国日益增长的网民群体,以及微博的快速传播和平行普及能力。这是一种重要的公共外交方式。他们很看重网络带来的中国公众舆论,由于微博的参与者日渐增多,微博作为中国社会意见的一种表达途径,也在受到各方面的重视。这些外交微博的开启,也能够为外国使馆和外交官了解中国社会部分舆论,创造一种新的可能。”

2月15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华盛顿乔治大学发表网络自由讲演时表示,“美国国务院在使用阿拉伯语及波斯语发送‘推特’信息后,还准备推出中文及俄文的‘推特’账户。不仅如此,美国今年将花费2500万美元,用来保护网络作者,帮助他们突破网络限制。”可以预见,今后美国将会更多地通过网络制衡他国、抢占舆论高地。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赵可金副建议,对于这种机动灵活的公共外交形式,中国完全可以积极探索,走出一条符合中国国情和国家利益需要的“微博外交”之路。“中国有着人数上的优势,4.5亿网民本身就是4.5亿外交官,要采取行之有效的办法,使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得到充分焕发,努力使之成为中国公共外交的强大生力军。这是今后中国公共外交的一个发展方向。”


© 梦里狩猎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1/03/01. |
Permalink |光荣之路

Post tags:

[email protected]新浪微博──“OMM通讯社”,欢迎关注!
另:[email protected]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hulianwangziyou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