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斐弘
来源:人人网

在中国大陆,只要你打开电视,翻看下报纸,就能看到这种言论:即“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对华贸易制裁……,ccav经常做节目,各种砖家滔滔不绝:这是西方反华势力的卑鄙伎俩,是西方一些政客冷战思维的延续。这种让人蛋疼的说辞,背都背过了。

西方如此,那中国周边呢?倘若中美爆发战争,谁能跟中国站在一起呢?南韩??想都别想。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的盟友,想都别想。缅甸,越南?金兰湾可不是租借给中国。印度?藏南的土地忘了咋回事了?阿富汗?那是美军的主基地。蒙古?那是俄国人的后院。数来数去,也就巴基斯坦 北韩这两个好朋友。但巴基斯坦也是美国的好朋友,而且跟美国更亲。北韩?那是一条疯狗。

数来数去,中国有没有好朋友呢?中国人民大概有几个独裁者老朋友。这几年死的死,亡的亡。

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中国大陆面临的政权环境,一句话以概括之——国际舆论对中国的不信任,西方自由主义世界(官方称其为霸权主义)与大陆的矛盾冲突。

但是,与中国大陆同时崛起的印度、巴西等金砖四国成员,却没有遭到如此力度的围堵,和打压,这是为啥?

为什么要围堵中国大陆?为什么要处处针对中国大陆?为什么西方社会“亡我之心不死”?

中国大陆政府强调:永远不出头、不称霸、要和平崛起。邓 小平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过,中国永远不称霸,中国永远不会挑起战争。
而外界解读则是,中国大陆现在不出头,不代表将来不出头;现在不称霸,不代表将来不称霸。中国人历来都强调要隐忍,要有城府,要做卧龙。
况且,中国人出尔反尔,也是有先例的。

抗战期间,毛泽东说要团结地主,团结资本家,利用完他们,接着赶尽杀绝。三年戡乱战争,毛泽东说要给农民土地,等他们抢完了田产,国家又立刻收回。反右前,毛泽东鼓励提意见,结果引蛇出洞,残害知识分子。

当年毛泽东窝在延安,高喊团结起来,一致抗日的时候,不也跟中国现在埋头谋发展一样吗?

大家不妨扪心自问,我们心中是否真的想过中国不出头,中国不称霸?我们今天蒙头搞GDP为何?只为了刷新数字?

如果真如此,我们还提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华民族复兴,究竟到了什么样的状态,算做已经复兴成功的标准?

怕是今日中国大陆教育体制下的人都认为,最起码,也要达到汉唐水平吧;怎么的也要“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吧。别的不说,看看这次地震不少国人对日本人的态度,倘若这样的国家真的崛起了,怎么可能不引起地缘其他势力的担心呢?

说来说去还是说到了意识形态。毛泽东出尔反尔是为了意识形态,国人痛恨日本也是意识形态。 所以还要回到意识形态这个关节点。

我可不相信,当年就算德国政府拼命强调,德国不出头、德国不称霸,英、法、俄、美就会被忽悠了?

只要当年德国军国主义教育不改变,先军思想不改变,独裁政体不变,这一战、二战都不会必避免。

为什么中国大陆现在没有朋友?大多是意识形态使然。在毛时代,早饭时批判美帝国主义,上午批判苏联修正主义,中午吃饭时抨击西欧老牌资本主义,下午批判日本西德军国主义,晚上还要抨击下南韩分裂势力。有个休息时间,还要批判个犹太复国主义。全世界就这么多国家,大陆因为意识形态,把几乎所有国家批判了一遍,怎么可能有朋友。
自己因为意识形态,把整个世界批判了一遍,自然就没有朋友了。

如果仅仅是因为信口开河,随便骂人,那还罢了。要是再输出革命,别人受难还幸灾乐祸,那就更不可能有朋友了。1966年,美国受水灾,中国大陆非但不表示同情,反尔敲锣打鼓,欢天喜地的庆祝美帝国主义受灾。

这样的国家,怎么能有朋友?

没有了朋友,只能自己意淫:亚非拉,好朋友,手拉手。

谁tmd跟你是好朋友?今天你剥削农民,省吃俭用给他们送援助,送大米,非洲人民哈哈大笑:中国同志真是我的好朋友。明天中华民国的援助送过来,人家又跟中华民国建交去了。今天你给北越送大米,明天他们就拿这个当沙包打你中国人。

现在呢?现在比毛时代好,但也够呛。现在中国官方的逻辑:凡是美国反对的,我们就支持。关键是美国反对的都是流氓国家:北韩,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美国反对苏丹的种族大屠杀,那我偏偏支持。结果呢?是让全世界看到,中国在支持一个搞种族屠杀的流氓政权。其他人,怎么敢放心中国的崛起呢?

为了反对美国而跟流氓为伍,怎么可能给别人种下好的印象?

在世界上,大半国家都是民主政府,有民主政体。中国的马基雅维利手段做就做了,但做的如此肤浅,外国民众看到的是一个搞双重标准,支持流氓政权的中国。倘若本国政府跟中国关系日益密切,他们会高兴吗?他们的意愿会影响政府的作为。
大陆媒体,经常说西方政客以冷战思维,来揣度今日中国大陆,咋听起来,确实这么回事,冷战都过去二十年了,为何还要搞围堵,搞敌对,当今世界的潮流,不是和平发展吗?

首先,要搞懂冷战思维是什么?

就是相对于发动战争这种手段外,使用一切手段打击敌人(包括代理人战争)。

美苏冷战,在物质层面是美苏两个军事集团的国家利益冲突;在思想层面。除去资本主义、共产主义之间的意识形态对抗,还有就是民主宪政的政治理念,与专 制独裁的政治体制之间的对抗。

冷战结束了,资本主义、共产主义的直接对抗结束了,但是西方盟国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国家利益冲突还存在。社会主义阵营大国的社会主义思想残余也在,国家间利益冲突也在,所以美国依然跟俄罗斯对峙。

冷战的胜利,并非美国用技术政治手段赢得的,其根源还是80年代以来,世界范围内,民主意识的觉醒,第三次民主浪潮的作用。正是这第三波民主浪潮,才使得民主法制的宪政社会制度,最终战胜了专制独裁的人治社会制度,结束冷战历史。

意识形态的对立,才是今日中国大陆被世界围堵的根源。

同样可以解释,印度、东盟、日本,虽然都在崛起,但是作为围堵中国的地缘政治砝码,却得到西方盟国的扶持。

印度同属英语成员国,地缘政治版图中处在优势地理位置,关键是民主政权,意识形态上,没有根本对立。其他东盟、日本等皆如此。

所以,每当媒体上说道,西方盟国以冷战思维对待今日中国大陆,不妨大胆抽脸——今日中国大陆仍操冷战时期的落后政治构架,俨然成了冷战期间某种政体的活化石,别人怎能不以冷战思维应付之?况且,并非是他国以冷战思维应对中国,而是中国以冷战思维对抗世界。

放弃冷战思维,放弃结交流氓国家,以自由,民主,开放,博爱的形象出现在世界面前,才是中国走出外交困境的根本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