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的司法化,实行宪政,就是通过专业化的力量,实现渐进的 社会变革 。他戏称之为“和平演变”。 不是所有北大人都很聪明,贺卫方就很傻。在中国,贺卫方的种种言行举止无异于瞎折腾。给人翻案、批评重庆施政、搞宪法司法化,说不准就会触痛什么人的神经。 … 这就是儒家提倡的“文武之道”。 贺卫方是典型的文革一代。文革爆发时,他读小学;文革结束时,他高中毕业。品尝过文革的苦,他也就比谁都知道宪法与正义对中国的意义。他痴心于法学,是中国最出色的法学家、中国最有影响力的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caonimaxingdong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