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2011年2月28日星期一05:05
明报专讯】「」对中国的影响,逐渐显现,除多个城市出现小规模「茉莉花集会」, 北京 也大举搜捕较开明的维权律师、作家等。 中国的政体与「茉莉花国家」很相似,贪污腐败、社会不公、贫富悬殊等问题也如出一辙,即使在强力镇压之下,民怨只能以零星抗争宣泄,无法形成大规模街头运动,但对北京已造成极大冲击。 事实上,北京当局已在部署因应。

本月中, 胡锦涛 在中央党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明白地告诉各级干部,中央将如何回应民怨变成民乱的挑战,地方干部必须做好8项工作予以配合。

其主要构思是,强化政府、中共各级组织及其外围团体的共青团、妇联、工会等对社会的控制能力,学校、医院等事业单位及国营企业都被赋予社会控制的职能,从而构建一个覆盖全国、组织严密的监控网络,更有效「管理」13亿人。 胡锦涛还提及互联网的管理,「进一步加强和完善资讯网路管理,提高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水准,健全网上舆论引导机制」。

至于软的策略就是设立机制,「纠正损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近日北京已增加「派糖」力度,中央跟地方政府签下军令状,限令今年建成1000万个保障房(公屋)单位,副总理李克强更表明,这是「硬任务」,各地应尽早开工。

领导人还执迷不悟?

这些措施和构想,既为应付日益增加的「群体性事件」而设,也是要对付来势汹汹的茉莉花革命,加强互联网管理更有极强针对性。

这次茉莉花革命,被视为互联网兴起的结果。 互联网揭露真相、刺穿政治谎言的能力,正是摧毁专制独裁的「独门武器」,中共对此焉有不明之理。 「茉莉花集会」后,北京立即收紧网络防火墙,封掉大部分中国网民上twitter围观集会、获取茉莉花革命资讯的中介网站,增加更多敏感词以过滤及阻截外国资讯。 在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前,北京当局已对互联网实施严格管制,其防火长城堵截网页的能力已是世界之最,更何况还有网站管理员负责删除内容敏感留言和文章,网络警察追踪监控网民。 近年已有数以百计网民因在网上发表「反动言论」,被传讯、跨省追捕及入狱。 可以预见,北京对互联网监控将「进一步加强和完善」,这也是茉莉花革命对中国的冲击之一。

更令人忧虑的还有公安势力的借机膨胀。 过去几年各地抗争(群体性事件)此起彼伏,虽然规模不一,但大多跟老百姓房屋土地被夺、赔偿被中饱私囊、官员贪腐有关,而最后都靠公安武警镇压。 民间抗争愈激烈,对武装力量的依赖日增,不仅令2009年维稳经费激增至逾5000亿元,超过军费开支,更令警权急扩。 公安看守所不断发生离奇死亡个案,任意拘捕、逾期拘留的例子不胜枚举,「我爸是 李刚 」式事件无日无之。 重庆为打黑反贪,公安就拥有莫大的法外特权,重庆公安的地位在当地可说如日中天,严刑逼供「涉黑」商人及官员、罔顾法律拘控辩护律师等,皆被视为合法的打黑手段,令稍有起色的法治再现倒退。

过去,北京当局就是以威迫利诱方式应付民间的怨气,到头来却制造更多群体性事件。 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已被事实证明无法妥善解决中国的深层次矛盾,唯一出路就是改革制度、切实还政于民,难道中共领导人还执迷不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