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隘民族主义形成的原因(

2011-03-16

日本发生了规模九级的空前灾难性地震,全世界表现出来的都是对日本人民的同情,对死伤者的哀戚,以及自己作为人类一员面对这一无法避免的大自然悲剧表现出惊恐与谦卑。电视上传来的画面,虽然是千里万里之外不相识的人生命逝去,家园被毁,城乡淹没,但坐在电视机前面关注的人,无论在哪里,相信神情都是肃穆的,内心都是伤恸的,感受都是相通的,情操都是悲天悯人的。

我相信这是全世界五大洲六十亿人共同的情景,然而,我在中国的互联网上看到了令我感觉奇耻大辱的文字,“庆祝!”、“活该!”、“死的还不够!”中国互联网,这个在严厉新闻媒体控管的国家唯一的公民言论平台充斥了不少这样不堪的文字,令我这个中国人深感惭愧和震惊。

中国社会很多年轻人的民族主义言论和行为,这些年被报导出来之后,令世界为之侧目。有人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柏林来形容,也许有点夸张,但那种气氛是一样的,都是一个专制国家在在经济上崛起之后对世界充满愤恨,总觉得这世界要专门与这个新兴国家作对。

我在早年曾经对网络上的民族主义言论表达无需过分介意的态度,认为这些言论属于表面现象。我当时分析,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需要一个坚实的基础,那就是明确受到了他国的欺压,而在过去几十年,尤其在过去取得经济发展的三十年间,中国与外国的关系是基本正面,可以说在绝大多数问题上都没有实质冲突,而且是互相依赖的;在这互相依赖,寻求共同利益的过程之中的个别摩擦也都能够找到解决方案,这些个别的摩擦基本上存在于所有的国家之间,可以说,中国与任何外国,包括日本,包括美国,都没有超越常态和超越历史的矛盾,本来,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民族主义即使存在,也绝不该有这么大的空间。

为何民族主义在中国能够掀起这么大的噪音呢?

首先,中国共产党在无法提供令人满意的理论来合理化自己的专制统治的情况之下,采取了和当年纳粹、法西斯、军国主义一样的模式,宣传虚拟的外国威胁来凝聚国民对国家的支持,并蓄意模糊和混淆国家、政府及执政党之间的分界。爱国主义与朴素的乡土情怀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因而在任何国家都原本有其市场,更何况中国政府多年的主动宣传。

然而,这种朴素的健康的乡土情怀本不应该变种成为仇外的、偏狭的民族主义,尤其在中国面对和善的与之一起架构共同利益的外国时更不该出现这种异变,那么又是为了什么出现了这种遗憾的现象呢?

中国有一句古语: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句话是说在一个自然的、流通的环境之中,即使有着可能令水腐败的细菌,以及觊觎着木材的蛀虫,只要同时也有自然界健康的有机物与之平衡,与之消长,并不停顿于某个状态之中,这种腐败和被侵蚀的情形就不会发生。

中国没有开放的言论、思想、新闻、媒体、以及辩论的环境,因此,即使中国本没有出现极端民族主义的历史和现实背景,在共产党刻意滋养之下,再加上不健康的心理成长环境,中国网络上就会存在这么一群有如缺乏流通空气的环境中滋生的蚊虫一样的不健康噪音。但我对中国未来,从长远来看并不会走向法西斯军国主义还是抱持着审慎乐观的态度,除了我再三强调,历史与现实环境中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基本良好和善之外,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一旦言论自由媒体自由出现在中国,就像清新的空气和水能够让感染了感冒病毒的病患很快痊愈一样,这种听似宏大实则嘈杂的状态很快就会消退。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打印本文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CDTcaonima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