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过去几周以来的一系列证据显示,为了去抑制任何迹象的反政府情绪,中国当局在监控手机通话、短信息、电邮和互联网接入方面比以往愈加决然。
来源:
发表时间:2011年3月21日
译者:蓝枫(@lawrence2020
北京——自从示威浪潮开始席卷阿拉伯世界后,中国政府是否强化了它对电子通信的控制?如果有人急欲知道答案,莎士比亚或许可以为你提供指引。
一名北京企业家上周和他的未婚妻通过手机通话谈论餐馆选择时,引述了皇后葛楚德(Gertrude)对哈姆雷特(Hamlet)的回应:“我觉得那女人表白心迹的时候,抗议过火了些 (The lady doth protest too much, methinks)”。他第二次说出单词“protest”(抗议)时,她的电话被切断了。
他通话中讲的是英语,但另一名通话者星期一通过不同的手机用中文重复了同样的措辞,也是说了一半就断线了。
过去几周以来的一系列证据显示,为了去抑制任何迹象的反政府情绪,中国当局在监控手机通话、短信息、电邮和互联网接入方面比以往愈加决然。在目前这场以电子通信为特征的猫捉老鼠的游戏中,分析人士指出,猫正变得越来越膘肥,特别是自席卷中东和北非的起义运动开始扩散开来,以及尝试在中国自家组织抗议活动的号召在约一个月前开始流传于互联网之后。
“强硬派已在这一领域取胜,而现在我们正想看看他们接下来还想如何运作,”驻北京的中国政治分析师墨儒思(Russell Leigh Moses)说。“我认为他们正磨刀霍霍,欲放手出击。”
上周日,(Google)指责中国政府干扰它在该国提供的Gmail邮箱服务,并使其看起来好像是谷歌本身的技术问题——而非政府干预 ——应受到谴责。
几种流行的专门用于避开政府的网络审查的虚拟专用网络服务,即VPN,已陷入瘫痪。这引起了用户的强烈抗议,年轻的用户甚至只是有参与学校研究项目的九年级学生,令人沮丧的搜索服务器根本难以满足这些项目,所以最后只能去翻越人们所称的防火长城,防火长城相当于一套直接审查和“舆论导向”体系 ,旨在限制和约束互联网用户的在线阅读和写作行为。 VPN在希望自由使用互联网的中国庞大的外籍人士社群、中国企业家、研究人员和学者中间广为流行。
VPN供应商WiTopia因为其服务被阻断而向中国用户发出的一项道歉声明中,提到了“日益严重的屏蔽行动。”目前还不清楚谁是作恶者。
除了这些问题,观察性证据表明,用于拦截传输中的数据和与不断变化中的被禁词汇和网站清单加以比对的政府电脑正在封锁更多信息。其动机往往是显而易见的:过去至少六个月以来,审查人员屏蔽了在谷歌上对英文单词“freedom”(自由)的搜索结果。
但其他项目的网站突然或偶尔地被封锁,其原因令普通网民捉摸不透。北京一位因担心其公司遭报复而要求不要透露其身份的技术顾问说,上周有好几天他在不使用代理时无法访问香港证券交易所的网站。 LinkedIn,一个网络平台,有一天是被封锁了,当时的背景是政府正处于对几周前网络上出现的在中国若干城市开展示威的号召的高度关注中,他说。
北京大学的传媒教授胡泳说,政府审查人员在不断地发现新生的潜在威胁,并对此作出反应。 “技术正在提高,敏感项目的清单也在不断被拉长,只因为他们所必须管理的事物的深度和广度在一个劲儿地持续扩展,”胡泳如是说。
中国的审查机器自2008年年中以来一直在更为有效地运转,而且一系列的限制曾经被认为只是暂时性的——例如对脸书(Facebook)、优兔()和推特( Twitter)的屏蔽——现在却被认为是永久性的。亲政府的替代品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并形成了一股跟风之势。
伴随着被中国当局认为具有政治敏感性的重大事件遍布于日历表,其中包括明年中共最高层的权利大转移,几乎没有分析家认为政府会在短期内放松管制。
“防卫在被成倍成倍地加强,而且你永远都不会听到放松管制的声明,”在中国生活了17年的BDA中国公司董事长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说,该公司是一家位于北京的投资和战略咨询公司。 “在中国生活的这么多年里,我们还是首次所见这么高强度的管制,我自从互联网进入中国开始就已经在这儿了。”
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去压制电子通信目前还不明朗。 “他们还有更多事情可以去做,但他们一直迟疑不决,”位于北京的互联网专家比尔·毕晓普(Bill Bishop)说道。一些分析家认为,官员们正在探测中国人情愿忍受多大程度的不便。虽然大众情绪难以去衡量,但社会上确实有某一部分人拒不接受审查。
对于许多用户而言,无法使用VPN带来了不便,但并未酿成一次危机。但是有互联网顾问说,干扰人们每天都会用到的电子邮件服务更为严重。 “人们应该将行为表现得更为强烈和深入来对此加以回应,”一名互联网顾问这样说道。
谷歌一个月之前开始收到来自Gmail用户和公司在中国的员工的投诉,当时恰逢网络上出现敦促对政府不满人士每周日举行集会的匿名帖。一些Gmail用户发现在他们试图去发送和保存信息时,服务连接不上。
工程师确认在谷歌的终端系统上并不存在技术故障,谷歌表示,相反,是中国政府在进行幕后操控。中国外交部周一并未回应谷歌发布的声明里提到的语音或传真问题。
干扰网站和互联网连接是政府用来对付失去其支持的公司的标准手法。互联网顾问马克·撒旦(Mark Seiden)说中国官员是不出所料地让用户和公司去猜测原因。
在谷歌的案例上,共产党的机关刊物《人民日报》网站上有一篇文章有着强烈的暗示意味。 3月4日的这篇文章据说是由一名网友所作,文章称谷歌是美国政府的工具。文章还说,就像Facebook和Twitter,谷歌已在“制造社会动乱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寻求插手别国的政治。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都是将谷歌看作是一个威胁。去年,谷歌关闭了它的搜索服务并将中国用户转移到谷歌的香港站点。此前该公司表示,中国在幕后发动了部分是针对Gmail帐户的网络攻击。
驻北京的分析师墨儒思说,最新的举措进一步强化了政府对电子通信的控制。他说:“这个政府的模就是,每一天都是在这个国家内部展示政府力量的新挑战和新机遇,”他说。 “中共政治局对于维护稳定的能力信心满满。”
Jonathan Ansfield 和Claire Cain Miller分别从北京和旧金山参与报道。Jonathan Kaiman and 李碧波(音译)在北京开展了调查。

本文刊载于2011年3月22日的《纽约时报》纽约版A叠第4版。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gongminshehui1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