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南京托尼酒吧。

核心提示:新一代人未必会忘记历史,但他们的目光坚定地注视着未来。


原文链接:A Rising Nanjing Thrives on Youth and Art
来源:
作者:JUSTIN BERGMAN
发表时间:2011年3月18日
译者:蓝枫(@lawrence2020


这里是周六晚上的位于中国的托尼酒吧,和在任何条件好的大学城一样,大量有些粗犷的学生在一个劲地开怀畅饮。小小舞台上的一名着黑色皮夹克的长发吉他手在低声吟唱着中国情歌。年轻男子弯下腰围着桌子在玩掷骰子的游戏,而他们在一旁的女友,头发被染后呈现出红色和褐色的各种色调,在若无其事地抽着烟和发短信,手机发出的光亮使她们看起来荣光满面。

“我告诉我妻子我这一生只有两个梦想,”酒吧主人托尼·赵( Tony Zhao)说道,他穿着一件上面印有用纹章装饰着英文单词“Viking School Softball”的夹克和一条低腰的滑板牛仔裤,并蓄着山羊胡子。 “在我的家乡开一间酒吧和抱上我和她的孩子。”

多亏像托尼这样的年轻企业家群体,同时也由于庞大的大学生数量和当地及中央政府为振兴这座城市作出的努力,今日的南京呈现出一派朝气蓬勃的景象,这在几十年前是难以想象的。事实上,这座拥有650万人口并坐落于上海以西185英里处的正蓬勃发展的长江沿岸城市,与二战中遭受了残暴扫荡的当时的中国首都已几乎没有相似之处了。

日军于1937年年底夺取上海之后,在南京(Nanking) 进行了长达六周的扫荡,短时间内,一波又一波的针对平民的屠杀和强奸浪潮此起彼伏,这就是后来所称的南京大屠杀(the Rape of Nanking) 。大多数历史学家通常认为,至少有15万人在这场大屠杀中遇难——中国将死亡人数定为30万——并有成千上万人遭强奸。

这一事件在近年来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它一直是有关书籍和电影的探究题材,最为出名的一本书是张纯如1997年出版的畅销书《南京大屠杀》,电影则包括由张艺谋(执导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导演的即将杀青的《南京英雄》,克里斯蒂安·贝尔(Christian Bale) 作为主演在剧中饰演为妓女和学生提供庇护的美国牧师。这部电影于今年1月份在南京开拍。

“南京的每一户家庭都有一个故事去诉说,”生于苏格兰的一家南京媒体咨询公司的创办人弗兰克·霍萨克(Frank Hossack)这样说道。他妻子的祖父在20世纪30年代时是中国军队里的一名士兵,也是目前被认为仍然在世的大约300名大屠杀幸存者之一。

但是南京在它2500年的历史中早已显示出其卓越的重塑能力。最近这些年,南京已经从悲惨的过去中走出来而成为了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这应部分归功于其位于繁荣东部沿海的中心地带的地理位置。增长加速还得益于地面交通的改善:连接南京和上海的新型子弹头列车去年开通运营,将两座城市的旅行时间从几个小时缩短至只有75分钟,而京沪高铁也预定于今年晚些时候开通运营,其中一站就是南京。在城区,两条地铁线也于过去几年建成开通,还有15条线路也预定到2030年全面投入运营。

展现南京新近获得的财富和乐观主义的迹象随处可见。在市中心的新街口一带,耸立着一尊孙中山铜像,孙中山被认为是近代中国之父,俯瞰繁华的商业区,布满了面向富裕阶层的奢侈品牌专卖店和汽车经销店 [ 古琦 (Gucci)、爱马仕 (Hermès) 、兰博基尼(Lamborghini)]以及迎合年轻人和潮流人士的西方连锁店 [星巴克(Starbucks)、H&M]。

展现南京城市变迁的最引人注目的标志莫过于那座高达1480尺的紫峰大厦了,这座摩天大楼于去年五月份对外开放,容纳了写字楼、餐厅和一家洲际酒店,是中国(大陆)第二高楼,也被宣称为世界第七高楼。

所有的这些发展都得奠基于其庞大的中国及外籍学生人口之上——这里有若干所重要的大学,外加一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国际学院分支——同时还有众多被工作机会和较低廉的生活成本吸引而来的外籍人士群体。他们在Ellen’s这样的地下酒吧流连,在这里汉堡只卖3美元,iPod播放清单里有M.I.A.的歌曲,客人们被怂恿在墙上涂鸦。实际上,艺术与音乐活动开始在各种场合绽放。

“又有一项艺术展在一家意大利餐厅的面积扩充了一倍的艺术空间开展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乐队到这里巡回演出,”从所出生的爱尔兰搬迁到南京并与人合办一本英文城市指南的Keith Maguire如是说。“更多的艺术和现场音乐可使我的杂志得益,而举办这些活动的场地大都是在大学校园周边。”

在很大程度上,当地政府官员和私人投资家正在着力将这座城市打造成为一个新兴的当代建筑与艺术中心,希冀籍此将游客从邻近城市上海的霓虹闪烁的街头吸引过来。”

举目四望,最为雄心勃勃的项目就是中国国际建筑艺术实践展(CIPEA)。这项私人融资项目位于离主城区12英里处的一座国家森林公园内,目前还在被建设当中,将包括美国建筑师斯蒂文.霍尔(Steven Holl)设计的未来主义风格的当代美术馆、一座“会议中心”以及20栋别墅,别墅分别由艾未未——当代中国的政治挑衅者——和来自英格兰的大卫•阿加叶(David Adjaye)在内的建筑师们设计。

由于建设问题而被延迟,这个耗资2.5亿美元的园区拟定于10月份向外开放。由霍尔设计的南京四方美术馆馆长朱彤相信,这个项目将会使南京在世界艺术版图上占有一席之地。 “许多人认为当代艺术的中心是在北京和上海,”朱彤说道,“但我们想向世界表明,南京将会成为中国在当代艺术领域最为出色的城市。”

另一个新成员便是去年2月份开放的江苏省美术馆,该建筑非常引人注目。尽管展品偏向传统——书法和卷轴画——江苏省美术馆去年10月份也举办了南京首届双年展,特别展出了玛莉娜•阿布拉莫薇琪(Marina Abramovic)和托尼•奥斯勒(Tony Oursler)等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独立艺术领域则发展相对缓慢,主要归因于展览场地的缺乏和公众在艺术市场上对当代艺术兴趣不足。但仍有少部分艺术家一直试图通过在餐厅、咖啡馆和自己的小画廊里办展来改变这种现状。

这群人的代表之一就是钱大经,他在纽约呆了20年以后回到南京,因为他相信家乡如今会接受他的公共艺术装置作品。他说希望利用在西方的所学在家乡创造一些“真实的东西”。“在美国,一切都是正常的,一切都井然有序,”他说。“在中国,我们有一些新的机会。”

彼得•黄(Peter Huang)在芝加哥、上海和北京学习和工作了几年以后也回到南京开办了一个展览空间,叫南京药艺术馆,他现在是馆长。“五年以前,我就感觉到环境起了变化,”他说道。“过去我和朋友在南京办展览,政府会在开展第一时间就前来阻拦。但是现在,我办一个展览还能得到政府的支持。”

即便城市在持续变迁,但历史的记忆仍萦绕在人们心头。为铭记残暴行径而建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在经过两年的扩建后于2007年重新开放。在最近的一个阴霾之日,参观者神情肃穆地凝视着一面白色花岗岩墙壁,墙面上用中文镌刻着遇难者的名字。

“我来之前有了解过这段历史,有些犹豫要不要来,”从新加坡过来的何慧茹(Huey Lu Ho,音译)在纪念馆的浮光掠影的水池旁停下说,“纪念馆很庄严,最终传达的信息仍然是和平。为了去获得和平,你就得了解历史。”

在纪念馆外,气氛则显得轻松了许多。年轻情侣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却一个个摆出颇为痛苦的姿势在相互拍照,不远处的少男少女则在打开手机查看短信。新一代人未必会忘记历史,但他们的目光坚定地注视着未来。


交通提示
沪宁高铁往返车票最低292元(或45美元外加人民币6.4元)。

玩转四方
南京四方美术馆 (老山国家森林公园佛手湖;电话号码空缺)
江苏省美术馆 (长江路266号; 86-25-8445-9455)
南京药艺术馆(定淮门12号22号别墅; 86-25-8375-2646;drugartchina.com)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 水西门大街418号; 86-25-8661-2230;nj1937.org/english)
托尼酒吧 (进香河路6-79; 电话号码空缺)
Ellen’s Bar (广州路132-3; 86-25-8364-1119)
本文刊载于2011年3月22日的《纽约时报》纽约版旅游专刊第10版。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fanqiang70maATgmail.com